燈閃閃人兒得見

文章日期:2021年06月06日

【明報專訊】北京逢六四便不能走近天安門,今年六四維園午後警方亦罕有地引用《公安條例》封閉球場和草地,公園多處不得其門而入,不准集會的結果並沒有導致市民停止悼念,形形式式的燭光游走分散形成一道道新的風景,標誌着一番未竟的心志,攝記弘以慢快門捕捉了好些這個晚上帶燈散步的人,以作記錄。

馬嶽形容新風景是國安法在香港打開的一個新的平行時空(另文),而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最後在這天沒能點起燭光,因為她在早上已被警方拘捕。拘留期間她寫下了心情記錄,從她的手稿可以見出,她是個思路清晰條理分明的人,下筆甚少刪來倒去,而且好像是先起題再下筆的一類人。

回溯行政權流失的故事到今周來到有如大合奏的高潮,林超英的系列之四再次回看「孫九招」,控訴香港的行政機關斷送房屋供應權及隨之而來的樓價脫韁;新加入年輕學者葉鈞頌的「基建圍城系列」,他爬梳了大量中英談判前後的歷史檔案,重新為天水圍的悲情故事添補鮮為人知的大國政治背景,溫提一句:文章很長但趣味盎然。今期「樓夢達人」、年輕學者曾仲堅的訪問也是合時的補白,普羅市民在香港房地產市場的熱情投入背後,裏面那團燒得大旺的火又是什麼一回事?跟時下流行的「躺平」熱話有什麼關係?

就趁星期日,躺平慢讀。

編者話˙黎佩芬

圖˙鄧宗弘

編輯•蔡曉彤

sunday@mingpao.com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