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永楨有系統完善「收藏工程」 鍾愛單色瓷素雅不浮囂

文章日期:2021年06月09日

【明報專訊】「總有一日藏品會離開你,或你離開藏品。」修讀土木工程的香港著名藏家簡永楨鍾情單色釉,其珍藏曾借予瑞士鮑氏東方藝術館展覽。自言一生人「95%以上都沒有買錯東西」的他,分享如何以工程師思維建立收藏系列,在脆弱的瓷器世界中尋找永恆價值。

「如收藏沒目標,盲目追捧,便是不認真;倘若主意拿不定,知識又追不上,效果便不佳矣。」簡永楨說收藏並不純粹為了保值,背後最好有相關學識。「一個人的學識有限,全世界有這麽多值得收藏的物品,如何挑選並按自己的愛好有系統地收藏是一種藝術。」

少了彩繪 更講究整體美感

工程師日常工作的目標清楚,在收藏時亦有清晰藍圖,對美和結構有其獨到心得。「我素來不喜歡複雜的東西。」他指出瓷器由元朝發展至清朝,當中大有學問。「元、明、清有三個大系,包括了青花(藍、白色)、彩瓷(彩色)和單色瓷。」

以上月底佳士得春拍的「重要中國瓷器及工藝精品」拍場為例,有不少瓷器形品,但最吸引他的是單色瓷作品。彩瓷「有很多嘢睇」,「但有些人卻只愛看一樣東西,單色瓷看似簡單,但因為少了彩繪,對瓷器的整體美感要求更高」。他比喻有些人喜歡不同顏色的汽車,但自己卻覺得若干顏色只適合某些款式的汽車。「例如法拉利紅、平治灰等,雖然這不是定律,但如果前者是紫色,後者是法拉利紅,效果將會是如何呢?」他欣賞單色瓷的簡潔,不單指顏色,還有器形的設計。「有些器形極複雜,如不規則或尖角等造型,我都不太喜歡。」他喜歡單色瓷其中一個原因,是表面沒有太多複雜圖案。「不浮囂、不靡媚,素雅淡淨,賞心悅目。」

珍稀宋瓷「難玩」 無謂強求

「宋代可算是瓷器最好的時代,有官、哥、定、汝、鈞五大名窰的說法,技術登峰造極。」簡永楨說宋徽宗時代的作品可說是宋代最崇高的一個品種。「當時工匠起初燒製白色的定窰瓷器,碗口、瓶口的造工不潤滑,稱為『芒』,飲用時不舒適。宋徽宗要求改良,工匠燒出效果較理想的汝窰瓷器,特點是顏色藍藍青青。至今,全球存世的汝窰瓷器有90多件,當中完好的大概有20至30件,主要在中國大陸和台灣。」他說自己亦有收藏宋瓷,但指它是「難玩」的門類,並以腕表比喻。「同一品牌會有品質高低的不同系列,價錢可相差近百倍。如果要買最高品質的,不要說價錢貴,有時甚至買不到,因為是限量版,出了三幾隻便停產。如果用高價買一件品質不太好的東西,也無謂。最好的可能已被國家級博物館擁有,無謂強求去追得不到的。」簡永楨的「收藏工程」,也會細心分析用料和造價的關係。

「我現在擁有這些珍品,但後人未必保留下來,所以我認為記錄較為重要。」瓷器脆弱、易破損,如何保存其永恆價值呢?2018年,簡永楨和瑞士日內瓦的鮑氏東方藝術館合辦展覽,簡永楨提供了百多件展品,館方提供70多件,並一同出版了一本單色瓷「天書」,不少拍賣行用來比較研究類似珍品。

初期純粹收集 中期修正路向

「我是讀土木工程,工程師一般思考有系統,不過未必喜歡寫作,較鍾意計數,我自己則兩樣都鍾意。」他說工程師設計工程時不會亂來,會逐個樓層考究重量和負荷能力。他便是按類似邏輯建立自己的收藏系列。「首先要有一定經濟能力。如鍾意紅色,也未必一開始便買紅色的瓷器。如未遇到心水,可先買同樣喜愛的藍色,日後有機會才買紅色。如此,經年累月便可買到不同顏色。」他說收藏初期可說是「純粹收集」,至中期便會去想將來的路向。「此時如發覺需要修正方向,對某一門類興趣不太大,便要隨即修正,思維類似以往電腦程式Program Evaluation and Review Technique(PERT),經不斷修正便會出現焦點。」

他說收藏興趣有不少變數。「我鍾意某一種顏色,但未必鍾意該顏色的器物,例如我不喜愛清朝時期拜神用、有角突出來的器皿,鍾意圓滑的器形。」在「天書」中,可發現他與鮑氏的口味略有不同,他着重顏色而鮑氏着重形制,揭兩三頁可大概掌握其口味。他愛豇豆紅,卻不喜歡器皿上有綠色螭龍的品種。「我鍾意純的東西,好像一粒塵都沒有。」

著書辦講座 分享珍藏

簡永楨把收藏和生活連結。「當一邊飲紅酒,一邊欣賞手上的瓷器時,最重要自己看得舒服,能安然入睡。多看綠色瓷器,亦可令眼睛放鬆。」他自言不太愛青花瓷,覺得藍白色比較單調,太太也不太喜歡;他想像眼前有一個大櫃,紅、黃、綠色配搭,便像一條天虹,可以擺放至自己稱心為止。

「我很清楚步驟,因為我是工程師。」他一開始便清楚自己的收藏路向。「很多人的目的是投資,思考買什麼會升值,而我是根據自己的愛好蒐集藏品。」收藏界有句口頭禪,就是「交學費」,即買錯東西。他有時會替朋友「幫吓眼」品賞藏品。「我見得東西較多,也有好奇心,我95%以上都沒有買錯東西。」多年來,他收藏的興趣和目標都沒有太大變動。「目前較鍾意寫書、辦講座,而非年年買一些古董,最近正在撰寫有關以色列古城歷史的書籍。」他說自己有一天會消失於世上,「有一日藏品會離開你,或你離開藏品」。著書立說似乎是他「收藏工程」的最後一環。當這文化工程完工,便可和後世分享交流,讓這學問川流不息、永無止境。「收藏不是收埋,而是分享。」

在瑞士鮑氏東方藝術館的單色瓷特展中,有中國人在留言冊上用英文寫了一句話:「 I am proud to be a Chinese」,意思是驚歎中國的單色瓷文化如此浩瀚。早前他計劃在新加坡舉行展覽,但因疫情影響未能成事。「我已有不少搞展覽的經驗,未來辦展覽與否也是隨緣。」而吸引他辦展覽的是兩個F:Fun及Fraternity。「好玩和博愛都好重要。如果不好玩,合作伙伴又冷淡,做也沒意思。」

● 其他精選

元龍泉窰青釉高足盌(圖)

清光緒秋葵綠釉供盤一對(圖)

清光緒秋葵綠釉刻龍戲珠紋盌一對(圖)

文:呂一心

編輯:梁小玲

美術:謝偉豪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 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