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r her say...:Rainbow Tse享受創作的直覺 香港街景水彩畫出熟悉回憶

文章日期:2021年06月10日

【明報專訊】現年24歲的畫家Rainbow Tse,早在17歲便舉辦了第一次個人畫展。畫風題材圍繞自然粗放的水彩和香港街景,也許不是什麼具話題或熱門的新興藝術,Rainbow亦直言只想觀者從畫中的香港聯想到自己的故事和回憶。一幅朦朧的雨夜街景,可以是途人雨中回家的日常,也可以是香港某個烽煙四起的晚上。若觀者能投入獨特的聯想,自然成就一幅別有層次的畫作。

1. 有什麼人或事情對你人生有最大的啟發,從而帶你走到今天?

沒有特定很重大的人和事引領我,反而我覺得每個人或每件事都可能帶來引領或提示。以我的畫家之途為例,我小時候已經很喜歡畫畫,但卻沒有想過要做一個畫家,過程都是一步一步走過來,經驗多了便發展出某種畫風,某時某刻又遇到一個機會等,我會順應自己的好惡和際遇去走每條路。

2. 你17歲就開始舉辦個人展覧,年輕有什麼優勢或劣勢?

年輕的優勢是我不會對自己有太大的期望和壓力,因為當時還沒想過以畫家作為一個職業,但同時對很多事情都沒有頭緒,還在figure out自己的想法和意見,人生經驗是要不斷累積。

3. 為何會選擇水彩作為主要創作媒介,你個人覺得水彩有什麼特質與你的創作/個性脗合?

我也會用其他方法作畫,例如computer graphics,但我覺得我與水彩有一種很自然的關係,它既是一種挑戰,也能令我樂在其中並自然地創作。水彩要留白,要留意和控制水分,有時要趁未乾就落第2次色,相比起來,油畫可能要在創作途中等一天讓油彩變乾才能繼續作畫。畫水彩畫的整個過程非常連貫,一畫就是大半天,令我非常投入。

4.很多現代藝術家喜歡使用混合媒介、電腦數碼來創作,題材也愈趨多元甚至娛樂化,而你運用水彩這種傳統技法,題材亦是平實的香港街景。你覺得怎樣才能在藝圈脫穎而出?

水彩可能沒有其他繪畫技法那麼bold,因為水彩畫的尺寸有限制,不能夠太大幅,觀眾要靠近來欣賞。另一方面,即使與其他傳統繪畫方法比較,水彩畫還是較難複製,因為水彩顏色的幻化,似是畫家控制,又似意外出現,即使再畫一張也不能夠一模一樣,令水彩畫更罕有珍貴。

另外,自己大學修讀過心理學和藝術史,明白藝術是反映當代思潮的媒介,即使藝術變得娛樂化,我仍覺得很難去界定什麼才是真正的藝術,或什麼才是好的藝術,只要這些藝術與人能產生互動和共鳴就好了,而我們這些傳統畫家也不代表會被淘汰。

5. 你喜歡繪畫香港的特色街景,並認為會喚起觀者的回憶及與香港的聯繫,但經過這一兩年發生過的大事,你會否覺得香港已今非昔比?有沒有特別的感受?

我始終覺得我的畫要表達的東西,遠不及觀者與我的畫之間產生的互動重要,這個互動是美麗的地方之一。而香港經過這一兩年的動盪,我的潛意識或會影響我的用色或筆觸,但我卻沒有深究當中分別。

6. 創作令你最享受的地方是什麼?

與日常生活相比,我覺得創作時應用了腦部的其他地方,創作令我最享受的是憑直覺、不需太講邏輯,自然而然的感覺。

7. 時裝對你來說是什麼?

我覺得時裝是一種溝通方法,跟面部表情或談吐一樣能表達自己。

8. 怎樣形容自己的穿衣風格?有沒有特定的時裝必備單品或特別的個人喜好?

我喜歡簡單舒適的風格,但有時因應場合會穿得「企理」一點。而且我很重視衣服和配飾的功能,手袋固然要實用能放東西,鞋也不能只顧好看而穿得不舒服。

9. 你認為什麼是美?

我覺得美是一種awestruck,當你看見美,會覺得它很宏大,自己卻很渺小。

10. 現今社會有什麼被高估了?

我覺得資訊發達、社會發展被高估了,人卻沒有時間去感受自己真正的需要,若我們不能停下反省,只會隨波逐流。若能停下,將更容易發現美,更容易意識到自己的感覺。

■Rainbow Tse

香港土生土長的年輕畫家,擅長以水彩描畫香港的城市街景及夜景,畫作曾獲多個國際獎項。

文:溫兆明

編輯:陳淑安

facebook @明報副刊

Instagram @mp_lifeandstyle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