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青:從遺物整理師看韓劇的深度

文章日期:2021年06月11日

【明報專訊】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

韓劇《Move To Heaven﹕我是遺物整理師》,片名已經帶出了全劇主題,主角韓可魯(陳峻相飾)和他的父親韓靜佑(池珍熙飾)的職業是整理遺物,替逝者最後一次搬家,從人間搬上天堂。橋段巧妙結合推理與生死思考,因為整理師會從遺物推理出逝者生前的想法,遺物可以是給兒子最後的禮物,也可以是死者被殺的真相。父親這樣告訴可魯:「只要仔細觀察遺物,亡者就會讓你聽到他們想傳達的話……如果沒有用心,就會聽不到。」

剛開始看到導演佈置死者逝世的現場,總是令人毛骨悚然,有獨居老人的家,牀上生滿蛆蟲,也有遍地血漬的兇案現場,有種看另一劇集Sweet Home視覺特效的感覺,當下自然會覺得惡心。而劇中路過的行人、社區的街坊,都對遺物整理的工作有所偏見,例如有小孩走過去,告訴韓可魯和他的叔叔曹尚久(李帝勳飾),和他們說話會被細菌傳染,總要求他們把車停在別處。

透過遺物推敲死者想法

韓可魯患有亞氏保加症,能夠過目不忘,而導演用視覺特技重現亞氏保加症患者的思考模式,例如記住執拾過的遺物,可以在腦海中逐一展示排列,思考其中的關聯及可疑的地方,因而能推敲出死者留下的信息,這部分也適合愛推理、解謎的觀眾收看。

此劇被譽為2021年催淚韓劇,在各單元故事外,主線劇情,也就是韓可魯自己的故事,非常感人。他是孤兒,母親因癌症早逝,在第一集中交代了父親也因車禍離世,他一直堅守着父親要他善良的教誨。他的叔叔曹尚久小時候目擊父親對母親家暴,哥哥韓靜佑(即韓可魯父親)本來要帶曹尚久離開殘忍的家,可是韓靜佑卻因百貨公司倒塌的意外受傷無法赴約。癌症、車禍、家暴……不少人笑韓劇有方程式,但近年很多韓劇脫離了偶像劇框架,把重點轉移至社會議題如貧富懸殊、學生自殺、女性定型,還有迷信和偏見,讓韓劇更上層樓。此劇是由《花樣男子》、《求婚大作戰》的編劇尹池蓮撰寫。

談韓劇也想起韓國電影,近年有《上流寄生族》及《農情家園》分別在奧斯卡獲獎和提名,為何香港電影都有強烈的社會視角,但沒有像韓國電影一樣大放異彩?近日上映的電影《濁水漂流》用紀錄片視角說真實故事,相對於韓國作品用虛構故事說道理,富娛樂和追看度的橋段貫穿作品,香港的社會故事,像背負着包袱一樣,商業題材與社會題材尚未找到調和的空間。從壓抑中找生路,背負逝者與苦難者的傷痛前進,是香港人此刻要學習的課題,《我》是值得一看的。

文:劉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