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最後時光 好好道別 放棄治療,或是最好治療

文章日期:2021年06月14日

【明報專訊】不死,是否代表活着?我看過不少病人躺在牀上,繫着喉管,昏昏沉沉,看似沒有知覺;相信如清醒的話,必感到莫大痛苦。

生命抉擇 ,從來都不容易;放棄治療,可以是選擇嗎?

「萬福,給我一些意見吧!媽媽的癌病,究竟怎樣醫才好呢?」碧瑤焦灼的問我。

碧瑤和永享兩夫婦是大學時的老朋友。碧瑤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大家姐,對人照顧有加,對事一力承擔。他們對父母非常孝順,可算是我輩中「孝順仔女」典範。

碧瑤父母早年移民加拿大,兩老本來對異地悠閒生活十分適應,但在約7年前,碧瑤察覺父母相處漸出問題;父親這個「愛妻號」竟然在日常生活上常與母親起爭端,齟齬頻頻。原來母親確診患有認知障礙症,記憶力衰退,兼患妄想。碧瑤知道若兩老繼續留在加拿大,沒有兒女照應,生活必定遇上更大困難。因此,她將父母接回港,安頓在她家附近方便照應。

認知障礙媽媽 入醫院便發脾氣

回港後,碧瑤媽媽做身體檢查發現,除了認知障礙症及妄想外,更患有支氣管擴張,常有濃痰及咳血,而且病情反覆,嚴重時要入院接受抗生素注射治療。但是,老人家抗拒陌生環境,每次入院都大發脾氣,甚至要待出院後數天,情緒才能平復。

去年7月,碧瑤媽媽例行身體檢查時發現右邊肺部有一個影,隨即做正電子電腦掃描檢查,沒有腫瘤迹象。醫生建議定期監察;6個月後,即今年1月,碧瑤媽媽再做電腦掃描,今次卻發現肺部影子大了3倍。醫生立即替她做支氣管鏡檢查,但仍發現不到腫瘤細胞。縱使支氣管鏡檢查看不到究竟,但影子在肺部擴大實在使人擔心,碧瑤決定為母親找來放射診斷科醫生,做皮外穿刺檢查,取出肺部細胞組織化驗。今次結果竟是:肺癌。

母親得了肺癌,碧瑤着急為她找專科醫生診治。呼吸系統科醫生看了報告後說:「肺癌治療一般可包括:外科腫瘤切除手術、放射治療(電療)、化療、標靶治療及免疫治療等。對病人而言,標靶治療無效,因她的癌細胞不對標靶藥物有反應;外科手術亦不可行,因為病人患有支氣管擴張,肺功能只得一半,如果要做腫瘤切除手術,將三分之一右肺切除,恐怕手術後,剩餘肺功能未能支撐;餘下可供選擇的治療,即電療、化療及免疫治療,我建議採用最新的免疫治療。」

肺癌兼支氣管擴張 無合適療法

聽過呼吸系統科醫生建議後,碧瑤及永享夫婦找腫瘤科醫生為母親診治。然而,腫瘤科醫生卻另有看法:「沒錯,電療、化療及免疫治療都可以醫治肺癌。但是,三者都不適合用於你媽媽身上。」他說,「首先,化療不可行。因為病人有持續肺部支氣管擴張感染,萬一在化療期間,因白血球不足引致肺炎,會隨時致命;電療亦不可取,因為老人家平常已有氣喘,間中要使用氧氣。電療雖然可以減慢腫瘤生長速度,但亦會打擊周邊肺組織,直接影響肺功能。電療後,病人肺功能變弱,氣喘更頻密,甚至會有呼吸功能衰竭;至於免疫治療,對你媽媽來說亦不適合。首先,病人基因測試並不相對應;其次,免疫治療會大大減低抵抗力,支氣管擴張感染的風險更大」。

不死,是否代表活着?

聽了腫瘤科醫生的意見,碧瑤更感困惑。於是,找我這個老人科醫生問意見了。

「基本上,我認同腫瘤科醫生的意見。」我對碧瑤說。

「那即是說:什麼也不做!明知她有癌症,怎能不醫、不理呀?」碧瑤追問。

過去20多年,醫學研究及腫瘤治療急速發展。過往視為束手無策的病例,現在有了嶄新治療。病人確實多了不少治療選擇。在先進醫療技術下,病人即使在沒能力進食、排泄、說話、活動、自主呼吸,甚至沒了意識,仍然可以繫着喉管及設備維持生命,勉強活着。但是,不死,是否代表活着?我看過不少病人繫於牀上,昏昏沉沉,看似沒有知覺。但是相信如清醒的話,必感到莫大痛苦。

無盡的醫療又是否最好的醫療呢?有一個朋友曾告訴我,父親患上前列腺癌,已確定是末期,但仍然安排了一連串電療及化療。目睹父親最後一段路走得淒慘和折磨,成為她畢生遺憾。什麼是最適當的治療呢?我認為最好的治療應該是:以病人為本。即是考慮病人個別情况,為他提供最適當的治療。

「碧瑤,現階段最需要考慮的是:你媽媽的生活質素。她肺部雖有腫瘤,但暫未構成氣促及痛楚徵狀。在家,她仍能行動自如,自己上廁所及進食。如果她要入院治療,情緒必有起伏,到時或許要限制她的行動。你可想像,一開始治療,她的生活質素就墮入冰點。而且,任何介入性的治療,都會帶來副作用及不適。我們應考慮什麼是最合適她。」

「不過,萬福,現在就放棄醫治,我們會否錯過黃金機會呢?日後若病情惡化,會後悔嗎?」碧瑤不安的追問。

治療以生活質素為代價

「醫療無論怎樣發達,仍然存有不治之症。就算做了治療,她的腫瘤仍然會惡化。要百分百消除她的肺癌並不可能,我們最多只能減慢腫瘤增長速度。她年紀已這麼大,在現階段仍毫無徵狀,要治療,就要即時付出生活質素的代價。這又是否適當呢?」我再補充,「萬一腫瘤徵狀開始惡化,到時可為她選擇不同的紓緩治療。賽馬會安寧頌曾製作不少『微電影』,分享末期病人及家屬如何面對人生最後階段。你可到網上查看一下,或許這些影片能夠給予一些啟示」。

勿隱瞞病情 爭取時間圓願

我深信在生死面前,能夠真正掌握,其實十分有限。面對無可逆轉的疾病,最難的功課就是:接受疾病的現實。一般人很忌諱談論死亡,家屬選擇向病人隱瞞絕症病情。他們或許怕病人接受不來,又或者仍然盼望有奇蹟出現。但是,我看到的現實卻是:病人,尤其是老人家,大都知道病情的嚴重程度及接近死亡的事實。如果不向病者坦白病情,只會使他們沒有足夠時間做好心理準備及完成最後心願,到頭來走得牽掛,彼此深埋更多的苦。每個人都是人生過客,最終只能留在別人的記憶中。到了最後階段,如果我們仍能爭取時間,好好道別,了卻一切遺憾,我相信生命定必會更精彩。

「我們倒不如讓她好好享受餘下的生活,多與至愛相親相聚,度過一個愉快及無憾的最後旅程。」我續向碧瑤勸說。

文:梁萬福

編輯:王翠麗

facebook @明報副刊

明報健康網:health.mingpao.com

電郵: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