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彩圖騰回應當代

文章日期:2021年06月15日

【明報專訊】廣彩是在燒好的白色瓷胎表面上彩再燒製的工藝,以水性或水油混合的媒介作顏料。藝術家嚴惠蕙指,廣彩起源自廣州,1940年代末有大批廣彩師傅從廣州來到香港,把技藝帶來,加入了不少本地特色,如因麥理浩夫人而出現的「督花」花紋,繼而在1970年代中至90年代達到興盛。

廣彩技藝十分精細考究,需運用多種技法。嚴惠蕙提到,上色步驟中會運用「織填」的特別工序:織填即「織金填綠」,金色顏料會用上乳金,要專人磨上幾日幾夜;綠色則是特別難填的顏色。繪畫花朵時,又會用上「撻花」等廣彩獨有技巧。

設計包羅萬有 融合中西花紋

傳統廣彩技藝博大精深,但傳授技藝之餘,嚴惠蕙作為當代藝術家,又如何引導學生創造出屬於這個時代的廣彩作品?「我首先希望他們明白,廣彩不是靜態的東西,從來都是一樣活的東西。它隨着時代發展,一直對它的當代做出回應。作為香港本地從事工藝、藝術的人,你如何運用設計的花色回應這個時代,很值得思考。」廣彩的另一大特色是其「DNA」包容度極高:由於廣彩瓷器外銷到世界各地,所以設計包羅萬有、百花齊放,在瓷器上可以看見中式花紋和西式圖騰共冶一爐。

她鼓勵學生以當代的眼光審視如何運用廣彩傳統元素:例如廣彩的「錦地」(即瓷器上的背景裝飾)常見「萬字錦」花紋,有學生就改用了現在香港城市中隨處可見的花紋圖騰,例如大廈窗花、衣服的花紋等;有學生則加入自己喜愛的元素,例如《愛麗絲夢遊仙境》、動漫題材等。又如廣彩中的「錦邊」(即瓷器上的邊緣裝飾)多用花朵、果實圖案以表達畫師對美好生活的期望;而現在我們對美好生活的期望又是什麼呢?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