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這一塊

文章日期:2021年06月20日

【明報專訊】今期好些版面接續上周新電檢指引的討論,沒想到繼爆出抽起短片《執屋》震驚電影業界後,不過幾天,隨時不明不白犯禁國安法的大忌便來到新聞傳媒這一塊:不知道這一秒仍是正常的採訪,下一秒會不會忽然被畫紅圈變成不正常,依然沒人說得出一套客觀準則。另邊廂,曾志豪忽然「已離開了」港台。

程展緯剛出外展覽回來,抵港後入住酒店隔離。行開吓個人果然係零舍唔同。當偶爾滑到他在臉書張貼的最新作品,雖則一樣是回應港事,但影像就多了一重奇幻,尤其這些天裏,夾雜在臉書牆上搜報館扣查電腦拘記者和那些瘋買報紙的群像之間,有如被橡筋帶繃緊多時後放鬆的肩頭一樣,有一股力。也許正因為他活現了外在環境如何侷促,靈魂也可以好自由吧。我問他怎麼被困在房間中,都可以搞得如此出神入化?他有點得意,答我是啊,然後就開始講解作品背後的原理,當中涉及一點中三程度的物理常識。

「基建圍城系列」今期來到最後一期,開首有關「基本工程儲備基金」到底係咩料,何解賣地收入不用來起公屋的謎題,終於解開;同時「行政權流失故事系列」推出第五篇,林超英從頭整合了機管局的故事,作為回歸前後新自由主義禍港的一個範例。幾位影評人包括專欄作者陳力行準備搞一場放映,播放《去年煙花特別多》,事前他們與導演陳果及陳健朗吃了一頓飯,從頭再看又發現,電影簡直是神預言,陳導對年輕電影人有一番寄語。

編者話˙黎佩芬

編輯•蔡曉彤

sunday@mingpao.com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