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萬塊LEGO演繹香港眾生相 積木達人拼砌「無譜」人生

文章日期:2021年06月22日

【明報專訊】由3歲起接觸LEGO,到31歲成為香港樂高探索中心的模型拼砌達人(Master Model Builder,簡稱MMB),梁進業(King)一雙手砌過上億塊LEGO。小小配件,不止拼砌出破格作品,還拼砌出他的人生。如今他全職砌LEGO,羨煞一眾LEGO迷。

他得出一個結論,模型拼砌毋須靠說明書,人生也毋須靠說明書。與其循規蹈矩,不如由心而發,這樣走出來的路,才是屬於自己的路。

天台上兩個男子怒目而視,其中一人拔出槍,瞄向對方額心,上演《無間道》經典一幕;旁邊的IFC燈火通明,戴上蝙蝠面具的身影危立牆邊,準備一躍而下;而樓下街道正是人山人海,幾個阿叔阿嬸於公園熱烈共舞,遠方還有人右手抓着懸崖危石,左手致電求救……這個位於香港樂高探索中心的迷你世界,看得人會心微笑。場內「一磚一瓦」,都由King主力拼砌而成。

為把一幕幕眾生相、經典電影場面生動地呈現,這個MMB使出了渾身解數。先把外國團隊送來的高樓大廈配件修整一番,再構思逾百個小場景、小故事,配合大廈和街道佈局,最後,便是最艱巨的一環,高大的他需站上展台,避開各個可能被撞散的大廈和配件,把積木逐粒逐粒砌好。他擺出一個行平衡木般的姿勢說:「那兩星期有如長期做瑜伽,長期踮起腳,像跳芭蕾,在大廈之間穿插,深層肌肉痛了整個禮拜!」

以上是他成為MMB後,遇過最棘手的難關。辛苦,但滿足得不得了,King以LEGO迷的口脗說:「我成世人,就像是為了預備做這件事。」

出賽多國 懂射箭機械人得獎

自小,King的父母便不吝嗇給兒子買LEGO,到4、5歲,他已砌得比姊姊精準,也許是因為家中幾盒玩具常常混合為一,他順勢「無譜」地隨意拼砌,創意漸漸萌芽。升中後,他多次代表學校到北京、新加坡、韓國參加LEGO大賽,更曾以一個懂射箭的標槍機械人,贏得WRO世界奧林匹克機械人競賽「創意賽」金獎。

「獎項通常分兩類,一類是要跟從規矩的常規組,另一類是零件不限的創意組。」不愛墨守成規的他,通常都是在創意組獲獎。他讚歎當中的多變,令他的創意得以發揮,「6塊LEGO(2×4積木磚),可變出9位數字的拼砌組合,沒多少玩具可做到啊」。

「說明書是限制你的工具」

到大學歲月以至打工生涯,King身邊亦可見LEGO蹤影。除了閒時玩樂,他還教過中小學生砌積木,甚至獨自遠赴英國、丹麥的主題公園朝聖,「我連大學畢業照也是去丹麥Legoland拍的,倒是大學證書沒特別回校拿」。聽來有點任性,但其實King本來就如此隨性自在,就像他玩積木時,甚少跟隨說明書的規矩行事,「說明書是限制你的工具,人生亦是同樣道理。到你懂得相當技巧,便要懂得放棄說明書。這亦是人生最難的轉捩點」。

未任職現時的工作前,King是一個工作不固定的slash(斜槓族),相比起穩定收入,他更追求人生閱歷。畢業後不少同學投考政府工,他卻沒打過一份長於2年的工作。所謂最穩定的一份工,是這10年來每逢萬聖節,他便會化身海洋公園的特技演員,化一臉駭人妝容,過過表演癮。履歷表中,還有working holiday、動物拯救隊成員、跆拳道教練、健身教練、保險從業員等身分。

靠熊貓燒賣蝦餃 贏得夢想工作

直至去年他看見香港舉行拼砌大賽,勝出者將成為香港首個MMB,並獲得探索中心的全職合約,他想也不想,馬上報名參賽圓夢。為了贏出比賽,King需在3輪比賽中過五關斬六將,他笑言:「那種絞盡腦汁的感覺,就像昔日高考要一天內連考6小時。」他接連拼砌出熊貓、燒賣、蝦餃,一再晉級。而同時,他另一個長處亦被評判相中。由於探索中心專為孩童而設,故大會特地安排一群孩子到場,測試參賽者與小孩的溝通技巧。有趣的是,King就像一塊磁鐵,總是能吸引大部分孩子圍繞着他。「也許因為我表演經驗豐富」,他形容和小朋友溝通也是一場演繹,「他們能量充沛,你要發放更大能量,才能吸引他們」。最後他擊敗對手,成為MMB。

得到全職合約後,他不再視自己為單純的模型玩家,而是半個教育家,半個藝術家。探索中心裏,九成是精力爆棚的小孩,King的精力也不輸他們。一拿起用積木做的米高峰,這個King哥哥就兒童節目主持上身,滿口童語、浮誇語氣,吸引小孩投以目光。他常對小孩說,「砌錯,咪拆咗再砌囉。LEGO就是神奇在即使砌錯,你也不會有loss(損耗)」。拼拼砌砌中,他磨練着孩子的韌力和創意,藉模型拼砌傳達人生哲理,並期望在本月舉行的拼砌小達人比賽中,找到有潛質的小小LEGO迷,擔當他的拼砌小助手。

眈天望地找靈感 記錄地道文化

如今他時時刻刻都在腦海中構思作品雛形,例如看見小心地滑告示牌,他便想做個LEGO版本,並寫上loose brick,叫人提防配件鬆脫,幽大家一默;想起阿婆跌橙這常見劇情,他又將之LEGO化,以此記錄香港地道文化。眈天望地,俯拾皆是醞釀靈感的引子,甚至回到家,他時而也會掏出積木玩,難道不會厭倦?他搖頭說不,因為那早就是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藝術家就是下筆前已體會到某些靈感,不會畫畫時才構思,只不過畫家用畫筆,雕刻家用雕刻刀,我的媒介就是LEGO。」

文:宋霖鈴

編輯:梁小玲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