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零的殘影

文章日期:2021年06月27日

【明報專訊】過去個多星期,香港以至全球睜睜看着出版26年的《蘋果日報》被迫步步走向自我了斷,終期一到,網站清零,網上網下都是作者作家讀者來不及備份的哀嚎。緊接的白天是一輪更大的搶購潮,爭取在空寂之前得到最後的一點溫存。送別當晚,記者玲在現場感受到葬禮一般的悲傷,悲傷背後要哀悼的失去,除了一個可以打拼的園地,也是一個有今生無來世可以自由跑新聞的時空;攝記弘說,這個晚上射燈的強光,穿過照相機視窗在他的右眼留下幾日不褪的殘影,他還以為是相機壞掉了。

特首一再強調不是打壓無關新聞自由,失去倚傍的大批新聞工作者若果仍然選擇留下,各自都在努力尋找繼續報道的方式,無法再為港台拍攝紀錄片的鄭思思,在清空的蘋果大樓內訪問了兩名前有線同事。傳媒往後是否必然會有更多審查,以至公眾只能看見一個個殘影而無法看清真象?記者朱琳琳訪問了來自內地的老師方可成,問他是否要學內地傳媒「跪着反抗」?雖然傾頹來得如此不可抗力,他仍覺得其實可以不用太悲觀。

疫情清零則因着有機場地勤確診而要由頭來過。李瑞山醫生今期撰文分析,以清零為目標訂定檢疫防疫措施並不現實,呼籲思量exit strategy,否則等到疫情完全過去,香港已是元氣大傷。

編者話˙黎佩芬

攝˙蘇智鑫

編輯•蔡曉彤

sunday@mingpao.com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