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薯:電視看新城市新開始

文章日期:2021年07月09日

【明報專訊】最近有不少報道都捕捉到家庭親友在香港機場難捨難離的場面。離別的一刻固然傷感,但在異地擁抱新環境,吸收不一樣的文化或可成全更具挑戰、更有意思的新生活。近年電視上亦有不少有關「人在異地」的喜劇,或者可以用來緩衝這陣子的離愁別緒,讓我們對移居有更多的想像。

剛在Netflix推出第二季的Feel Good是棟篤笑喜劇家Mae Martin的首套電視創作。來自加拿大的Mae於10年前移居英國,在英國展開她的喜劇事業。Feel Good就是她自傳式故事,她自己飾演自己,在英國一間酒吧表演時,遇上女生George,二人展開了一段「feel good」但又充滿掙扎的關係。

Feel Good其中一重要主題是性別認同。Mae屬非二元性別者(non-binary),對性開放具冒險試驗精神;George則是英國本地女生,較傳統保守,從未與同性談戀愛。她與Mae迅速撻着,卻因為害怕世俗眼光而一直隱瞞與Mae的關係。另一方面Mae則隱藏自己的過去,不愛分享個人感受與掙扎。二人各有煎熬,離離合合,主要靠性愛來維持關係,劇名Feel Good就是形容這段表面感覺良好但實質充滿交戰的關係。

輾輾轉轉,George發現原來Mae曾沉迷海洛英,在加拿大曾花不少時間於復康中心戒毒。不過,Mae的問題就是她一直不敢面對她的過去:她14歲離家出走,在多倫多依靠和寄居於棟篤笑圈的成年男生群。成年後她一直扮作若無其事,索性離開加拿大,將蹉跎歲月、被那些男生誤待的創傷封印,搬到倫敦展開新生活。

Feel Good的故事全是來自Mae Martin的真實經歷,所以十分當代,甚具真實感,與另一相似的喜劇Frayed帶來很不一樣的感覺。Frayed由來自南半球澳洲的棟篤笑喜劇家Sarah Kendall創作,同樣取材自她個人背景與經歷——Sarah在2000年初移居到英國發展。相對Feel Good,Frayed屬較傳統的slapstick(鬧劇),充滿尷尬場面的喜劇,但英澳文化的碰撞同樣帶來煥然一新的感覺。

Frayed講述女主角Sammy的有錢老公過身,原來他欠債纍纍,所以Sammy失去所有財產,就連倫敦的豪宅亦要賣掉。原本來自澳洲小鎮Newcastle的她在倫敦無人無物,所以迫於無奈要帶她的子女到澳洲故鄉,投靠無見多年的母親,要與不和的阿哥再度同一屋簷下,重見十多廿年未見過的童年朋友及舊情人。

一無所有 重新適應鄉鎮生活

Sammy與子女一下子一無所有,習慣奢華生活的她自然難以重新適應澳洲鄉鎮生活。同時子女來自英國,從未到過澳洲,當中的文化差異亦造就了不少笑料。不過,故事的重點當然是環繞在Sammy的古怪性格及黑歷史。為隱瞞她的過去,她對子女說盡謊話,他們以為她是來自悉尼有錢家庭,不知她原來在澳洲還有家人,更不知道阿媽的真名。事實就是Sammy經歷過家庭慘劇,在澳洲一直悶悶不樂,所以她一成年就離開澳洲,在英國倫敦以新身分重新做人。

英國是不少香港人的新落腳地,或者在未來十年八載,我們就已可看到有關香港人在英國的電視劇,相信會同樣精彩。

文:陳Damon(chandam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