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定向學堂:柏傲莊的石屎課 起樓質量誰來管?

文章日期:2021年07月18日

【明報專訊】大圍站上蓋新盤柏傲莊兩幢樓因石屎未達標,宣布拆卸重建,聽過最幽默的笑話,是住舊樓的人說沒想到柏傲莊重建仲快過自己屋企。屋宇署透露收到該項目的註冊結構工程師通知,在第8座7至8樓部分鋼筋混凝土的支柱取樣測試發現,所用石屎強度低於圖則指明強度。另外,有專家則收到風說一些部分原本用C80石屎,用錯了C45;最有趣是地盤工人受訪講兩句,說「起隧道、馬路石屎又唔同起樓」。究竟起樓石屎是怎麼回事,又如何測試是否穩陣?一眾專家又如何看拆樓的兒戲?

石屎如何做成?

英泥+沙+石仔+水的「配比」

土力工程處前處長、香港工程師學會前會長陳健碩先講講石屎ABC,「石屎即混凝土,也就是三合土,主要成分是英泥、沙、石仔,它的原理是花崗岩被壓碎做石仔,石仔之間的縫隙靠沙去填,沙之間縫隙就靠英泥去填,還要加水,與英泥產生化學作用,將沙、石綁死。」註冊結構工程師倪學仁受訪時曾提出坊間消息,指柏傲莊石屎未達標的涉事部分,本來用C80石屎,卻錯用C45。C80是指石屎可承受壓力達80 newtons per square millimetre,簡言之「即每平方呎可受約800噸的力,而C45就是每平方呎可受約450噸的力」。新世界發言人就此消息回覆本報查詢,「由於相關調查仍在進行中,現階段不會作出評論」。屋宇署亦答覆調查進行中,目前不能排除日後會有法律程序,故現階段「不便評論個案的細節」。

視乎各類工程需要,這條英泥+沙+石仔+水的配方亦有所不同,城市大學建築學及土木工程學系副教授盧耀稱為「配比」,當中每一節都有講究。

1. 英 泥

盧耀說英泥的作用「好似漿糊包住石仔,用多些英泥,石屎強度會更高,水多少也會影響強度」,而香港工程師學會結構分部代表謝偉強就說,C80屬於高強度混凝土(high strength concrete),「裏面的成分有superplasticizer(超級塑化劑),就像膠水,目的是加強英泥與石仔之間的黏合力,令石屎強度更高」。由混成流質狀至落石屎,時間其實很緊迫,謝偉強說:「不可早上運出,到夜晚才倒,一撈完可能一兩小時就要倒落去。」

2. 沙、石仔

《大公報》訪問柏傲莊地盤裏一名有數十年經驗的工人說,「起樓的石屎與起隧道、馬路的石屎用料有分別的,起樓用的石粒很多」,是否真有其事?盧耀說石仔的行內術語叫「骨料」,「骨料再分粗骨料與幼骨料,幼骨料可以是河沙、石粉,較大粒的石仔就是粗骨料,可粗到20mm,細過5mm就是幼骨料,香港一般最大的骨料只達20mm。」陳健碩說,「起樓紮鐵紮到密麻麻,對石屎要求就不能用太大粒的石仔,但做馬路就沒這個限制」。對於製造石屎,石仔「起角」(angular)及一嚿嚿(bulky)較好,圓滾滾的石春不行,「又如用現在做隧道的鑽挖機會將石磨碎成一片片,用來做石屎也死硬」。

3. 水

陳健碩說「撈石屎」是工藝,「落完石屎要有curing(養護)的工序,因為石屎裏的水分會與英泥發生化學作用,如果落完石屎,水分好快蒸發,化學作用未完已蒸發掉,效果就不好,所以工人會不停灑水,作用是保持石屎在硬化過程中都要濕潤,讓水分與英泥充分完成化學作用,尤其最初7日的curing最重要。」空氣也是石屎中一個要小心逼出的成分,「在落石屎的過程一定要將空氣逼出來,工人會用『震筆』震出空氣,你咪以為驚震唔夠就要不停震,震得太多石屎的漿也會浮出來,會與石仔分開,造成表面有幾吋漿,下面卻有幾吋石仔冇漿,一樣死」。

強度相同,配方未必一樣,陳健碩說:「混凝土的設計好緊要,落幾多份英泥、幾多份沙、幾多份石仔,加幾多水,不同配對有不同結果,所以要做很多試驗,如想要C80石屎,每間廠都有standard design,廠畀到你就唔使自己設計,但有些廠說出到最靚石屎都係去到C45,如果要C80就唔該你設計個mix畀我,我混出來試吓,試到啱先買。」為何不可全世界用同一配方?「各地石質不同嘛!全世界的石仔不同質地,香港夠運,可以用花崗岩,你估全世界都有?如去桂林起樓,多數都用石灰岩。」即係牙煙啲?「唔係,條柱粗啲咪得囉。」他在政府工作時,會對運入香港的石屎原材料作嚴密檢測,甚至後來因本地石礦場漸少,石仔多從內地運來,「那時年年要派同事去大陸石礦場考察取辦,最遠去到肇慶都有」。

陳健碩也說明,樓宇因上面承托層數多,不似馬路只需承托車的重量,故起馬路所用石屎對強度要求確沒那麼高;隧道是個石洞,有山石為結構,「做些防水層就可以了,但隧道頭尾通常是泥,需要什麼石屎便看設計要求,如果泥真的『曳』,後面水壓又大,就要用靚石屎頂住水壓」。

疑團未解

新世界及屋宇署正就柏傲莊「起完又拆」事件調查,許多細節仍未清晰,不過我們從專家的意見中,歸納值得留意的幾點:

1. 有冇做7日磚測試?

受訪的幾名專家都說,工程需要什麼石屎配比,視乎建築設計,若承托相同重量,而想建築的柱更幼,就需要更大強度的石屎,故不一定是高樓就必用C80,而且樓宇不同部分亦可能用上各種石屎,盧耀說如樓宇地基「會用類似馬路石屎的材料,叫粉煤灰混凝土,來得慢些」。

「慢」是什麼意思?這就牽涉到石屎的特性,也關乎今次另一個受到熱烈討論的問題,為什麼起到十幾層才說過不了測試要拆?石屎有凝固過程,陳健碩說石屎強度與日俱增,「一硬化之後,強度一日強過一日,28日是標準強度的日數,就算去到50日都係咁上下,會繼續加強,但不會很多」。香港起樓每4至7日起好一層,故此盧耀說馬路石屎即使強度一樣,倒石屎後強度增加的速度也比起樓用的慢些。

陳健碩說如果落錯石屎,7日便會知道,盧耀也疑問,「好易測得出,佢(承建商)應該好早知㗎喇」。在石屎運到地盤後會做測試,方法是先將石屎做成一塊塊磚,陳健碩:「看工程師的需要,如果對7日的強度有興趣,就將7日磚送到實驗室測試,將其壓碎,看它『食』到幾多力,有時我們對7日磚的強度有興趣,是因為起完一層樓再起上一層,要make sure下層夠力。」盧耀解釋:「7日磚大約已達七成力度,C80強度是80MPa(強度單位),壓磚大約是56MPa,如果落錯C45,七成只得30多MPa,普通做質量管理的人拿着這份報告,冇理由覺得28日能達到80MPa。」做28日磚測試是法例要求,他亦說:「冇理由7樓落完石屎,等一個月才起8樓,通常會做7日磚仔測試,1星期後知夠力就安心起下一層。」

不過謝偉強就說,在私人項目工程中,做7日磚測試其實不常見,「通常是做28日磚,7日磚比較少做,當我們懷疑石屎有問題,一般會做兩個測試,俗語叫『打槍報告』,rebound hammer test,在現在已起好的部分,以儀器壓落去的反彈顯示石屎強度,再有懷疑就在適當位置鑽一條類似可樂罐大小的石屎出來測試」。陳健碩說,港珠澳大橋石屎測試造假案中,就曾進行這個抽石屎芯的測試釋公眾疑慮,不過幾名專家都認為,在柏傲莊餘下樓宇,若想測試有否落錯石屎,用石屎槍測試已可得出有效結果,因為若如消息指是C80與C45之差,即使石屎槍有誤差,都可發現明顯分別。

2. 是否落錯石屎?為何落錯?

屋宇署稱6月18日收到柏傲莊III項目的註冊結構工程師通知,根據第8座7至8樓部分鋼筋混凝土支柱取樣的抗壓測試結果,發現混凝土強度低於圖則指明等級強度;本月6日再接通知第8座鋼筋混凝土承力牆及第1座部分鋼筋混凝土支柱及承力牆也有類似情况,最後新世界宣布第1座及第8座要拆卸重建,並已委聘第三方專家調查。石屎過不到關,是石屎廠出錯?買錯石屎?還是落錯石屎?還是圖則根本寫錯?詳情仍待揭開,專家難以猜測,不過陳健碩認為圖則須經政府部門審批,出錯機會較少,而若是將C80落錯C45,差別之大,他笑言如果偷工減料,「偷工減料最希望過骨,過唔到骨偷來做乜?一定穿崩,樓愈起愈高時,下層的石屎會爆,爆了沒人知就會冧」。

3. 質量控制誰來把關?

新世界稱已即時撤換工程監督團隊,陳健碩說:「你唔能夠話佢冇監管,因為問題是它自己找出來的,只是監管過程點解要咁耐先搵到個問題?」雖則陳健碩說新世界的決定「是明智選擇」,「這其實是危機管理,與工程無關,因為商譽緊要,拆了再起是高招,就(令買家)冇晒陰影」。不過盧耀提出,「今次我們會問一個問題,假設大家都冇心(出錯),究竟質量管理是誰去管、有沒有管?為何發覺唔到?」他提及曾向政府多次進言,要改善監管系統。「我們現在是靠監管制度,政府派人睇你、則樓派人睇你,一個人做,3、4人睇,這是site supervision,地盤監工的制度,但這個制度其實是1997年引入,它成立前有另一制度,叫質量管理體系,ISO9000,1997年建立地盤監工制度時,是假設所有承建商都有一套ISO9000系統,兩套系統共行。」他說地盤監工是外在監督,而ISO9000則是內部的質量管控,「就如落石屎,有人睇住你落石屎、攞辦,做完之後,這些工序會有紀錄,這些紀錄誰來管理?承建商理論上是有人管理,有不合格的地方就去跟」。但他認為政府對承建商的要求是能交出一紙證書,卻無要求要有人專門負責。「法例上每個地盤都有安全主任,(政府在)合約要求還要有環保主任,於是承建商便有『質量安全環保部門』處理所有事,負責質量的人可能找初級工程師或安全主任兼任,但安全主任是法例要求,會交功課,他時間有限,就難理質量。」

盧耀說「體系名存實亡」,香港缺乏質量文化,「九成建築公司沒有這樣的全職,現在是最緊要快,說是『冇心』,是根本冇個心喺度做嘢,冇心去睇」。他曾與政府官員商討,要為ISO9000系統專設如「質量主任」這樣的職位,但立法難行,要從合約入手,官員慮及牽涉公帑:「因為要政府帶頭寫入合約」,他嘆每次講到「好鬼忟」,「唉,我常常說公司的質量管理,冇事冇幹老闆會覺得多餘,但查不到問題再補救,就要十倍償還。由鉛水事件,到港珠澳大橋實驗室造假,到沙中線,又到現在,次次都有人出來講,我們的制度是完善的,完善就唔會出事啦。什麼是完善?是可以找到負責的人。就算有心(出錯)都話制度持之有效,我都唔係好明。」

文˙ 曾曉玲

{ 圖 } 資料圖片、受訪者提供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