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城市:隱患年復年 船艇燒又燒 避風塘要避火從迫說起

文章日期:2021年07月18日

【明報專訊】6月27日,香港仔南避風塘發生三級火,超過30艘遊艇焚毁,其中逾半沉沒。當時起火範圍是遊艇的主要停泊處,一行行遊艇以浮泡繫泊,緊密排列,有傳火苗因一艘遊艇舉辦的BBQ派對引起,加上大風令火勢迅速波及旁邊的遊艇,釀成「火燒連環船」。事隔兩周,剛過去的周二(13日)香港仔避風塘又再有船起火。其實避風塘起火時有發生,上述也不是第一次火燒連環船,2020年4月觀塘避風塘燒至3艘遊艇下沉;2019年筲箕灣避風塘漁船大火波及5艘遊艇舢舨;2018年3月香港仔避風塘3艘機動舢舨起火……除了令人關注避風塘的防火措施,多年來也有聲音指塘內船舶排得太密,火勢容易蔓延;歸根究柢,是否因為香港的船泊位一直供不應求,導致被迫擠滿避風塘的每一寸空間?另一邊廂,記者發現,社會運動及疫情更催生對遊艇的需求,使問題惡化。

整體泊位夠 個別爭崩頭

香港漁民互助社主席楊上進解釋,船舶密集泊在一起能對抗風浪,方便管理,但相對「火燒連環船」的風險也會提高;而泊得太迫又會令航道太狹窄,避風塘的船難以及時逃生,加劇火勢,「當避風塘泊到密質質,如果有事時,我想緊急離開現場,其實都好困難,因為我前面有船,後面又有船,左右兩面都有船,我不能馬上一下子離開」。避風塘本來已經停泊不少工程船、客船、遊樂船等,加上現在是休漁期,漁船回塘長期停泊,擠迫問題更嚴重。

香港現有14個法定避風塘,船亦可在16個避風碇泊處及各遊艇會停泊,地點遍佈全港水域,包括香港仔、屯門、喜靈洲。海事處會定期檢討船泊位是否足夠,最近的報告是2017年公布的《2015至2030年避風塘面積需求評估》,報告計算全港所有避風塘泊位的整體面積,再減全港船舶的船長、船寬、通航區等所需面積,結論是直到2030年,整體而言避風塘泊位的供應足以滿足需求。不過,漁業界和遊艇業界都批評海事處這計算方法不實際,亦不能反映現實。

漁農界立法會議員何俊賢指出,雖然香港有十多個避風塘,整體上好像夠位,但現實是個別避風塘泊位爭崩頭,但其他較偏遠的避風塘,如喜靈洲避風塘則無人問津。而近日起火的香港仔避風塘,就是全港最受歡迎和擠迫的避風塘之一。

香港仔避風塘 漁船遊艇權利不一

鴨脷洲大橋以東的是香港仔南避風塘,政府將這個範圍水域劃分給香港仔遊艇會及深灣遊艇會管理,只供遊艇使用,其他漁船、工作船等都不能停泊,只能停泊在另一邊、大橋以西的香港仔西避風塘。不同於橋東,所有類型的船都可以進入香港仔西避風塘,亦有小量遊艇停泊在此,但為數最多的是漁船。除了因為交通方便,亦因為避風塘內有香港仔魚類批發市場。為了送貨到批發市場,在冰廠補給,漁民捕魚回港後傾向選擇停泊香港仔避風塘。何俊賢說:「例如屯門、香港仔會有魚市場,漁民不會在新界東北那麼遠停泊,或者在喜靈洲停泊,當漁民湧去配合其生產需求的地方,局部性地區就不夠位置停泊。」而除了香港仔,毗鄰魚類批發市場的屯門避風塘、筲箕灣避風塘等都是漁民的常泊之處。

山旮旯的塘 使用率低至8%

海事處會記錄在颱風襲港期間各避風塘的最高使用量。據2020年紀錄,大多數避風塘的使用量都達到至少五成,除了西貢鹽田仔避風塘只有8%;而據2019年紀錄,喜靈洲避風塘和鹽田仔避風塘亦只有10%。漁民因為遷就魚市場而不會考慮偏遠的避風塘,那麼遊樂船又為什麼不願意停泊在喜靈洲和鹽田仔?香港郵輪及遊艇業協會主席楊梓呈解釋,除了因為這些避風塘地理位置偏僻,亦因為缺乏交通、補給配套支援:「揸船的船長,他如何去那裏上船上班?上不到,他又不可以住在船上,第二是那裏沒有補給,無水無電,補油的車、船都沒有。」相反香港仔避風塘附近有大量船廠,方便補給維修。

社運疫情「帶動」遊艇銷情

近年在香港停泊的遊艇數量愈來愈多,根據海事處紀錄,香港的第四類持牌船隻包括機械輔助帆船及遊樂船等,在2010至2020年間,由約6900艘增至近1.1萬艘。楊梓呈更指出有遊艇買家反映,反修例運動及疫情反而吸引他們購買遊艇,「2019年反修例示威block主要通道,其實商務好多方面都因而停滯,剛好做出租遊艇船務的公司,就向商務客人提議,不如你在科學園公共碼頭上船,或者東涌、中環公共碼頭,我哋pick up你去其他地方,或者甚至乎你可以在海上開會,就避免反修例事件的阻塞」。

此外,公司本來會選擇在酒店會議室、會所、餐廳跟客人開會或社交,但受疫情五時花六時變的限聚令影響,不少老闆轉而購買遊艇,以便在更私隱的場地接待商業伙伴;此外亦因為疫情不能出國旅行,多了本地客購買遊艇出海遊玩。楊梓呈稱根據遊艇業界的數據,疫情前經香港代理買新遊艇的交易量,佔全球交易量僅約5%,但疫情後飈升至25%。

遊艇數量持續上升,但相應泊位的升幅卻無隨之增加,遊艇會多年來長期爆滿,如果輪候遊艇會泊位至少要等兩年,「waiting list都好長,要等有會員退出,或者有人把遊艇賣出轉手,其他人才有機會入遊艇會泊」。因為未能泊入遊艇會,不少遊艇船主唯有泊在遊艇會外的公共水域,與其他種類的船如漁船、客船、工程船爭位,除了視覺上令避風塘感覺雜亂無章,也會引起不同船種船主之間的衝突。

遊艇湧出「公家位」 漁民憂碰撞要賠

「過往香港仔是一個漁港,有些位置漁民經常停泊的,可能是冰廠、魚廠對出,經常用到的漁業設備或者設施」,但楊上進留意到,近年多了很多遊艇停泊在漁船常出沒的地方,「漁船、工程船、客船多停泊在附近,他們不會靠近這艘遊艇,擔心如果有一個浪一個風,不小心撞到、刮花遊艇,賠償會是天文數字」。何俊賢亦表示過去曾接到不少漁民求助,指因為漁船碰撞到遊艇,收律師信要求賠償。當其他船要「警惕」與遊艇保持距離,變相令避風塘的泊位不能善用。

解決方法……

1. 改善喜靈洲、鹽田仔避風塘配套

為疏導比較擠迫避風塘的船量,海事處於2017年增加約1000個私人繫泊設備位置,其中700多個位於喜靈洲避風塘,希望吸引遊艇到該處停泊。惟喜靈洲近年使用率仍然偏低,至今獲批准的申請只有189宗。業界都指出,一天未解決喜靈洲的交通和配套問題,一天都不會有誘因到喜靈洲停泊。運房局長陳帆上周三(14日)引述海事處書面回覆議員,稱如果船需要補給,可前往長洲避風塘外補充燃油。但楊梓呈反問,「要有個人揸船去喜靈洲取船,再揸船出去補給,不就好蠢?」她建議應有交通配合,例如有定點航班來往喜靈洲與尖沙嘴、中環等地,讓船員可搭船到喜靈洲,那麼喜靈洲也不失為一個選擇。楊上進說漁民選擇停泊點,會比較看重魚市場的位置,而且大多數漁民都以香港仔為家,停泊在喜靈洲相對較少,但相信如果喜靈洲改善配套,或可疏導工程船、客船到香港仔避風塘以外停泊,「如果可以補給到水,或者交通比較便利,不說漁民,海上其他持份者,如果將來有地方方便使用,或者便利它的用途,其實我相信有吸引力」。

2. 分區管理

何俊賢引用香港仔東避風塘由遊艇會管理、只准遊樂船停泊的例子,「例如橋東的遊艇會為什麼可以泊得井井有條,漁民也不能夠入去遊艇會,是否可以利用這種模式,讓海上持份者、漁民管理他們同行業的人的泊位,管理好秩序,而不是現在雜亂無章,大家各自霸位」。為免工作船和遊樂船共泊而引起衝突和浪費空間,楊上進也建議政府將香港仔西避風塘分為兩區,一區供工作船停泊,另一區供遊樂船停泊,或者在現有避風塘外開設新的遊艇停泊區,紓緩其他避風塘的壓力。

楊梓呈則建議政府在接近商貿區的水域,例如尖沙嘴或昂船洲,設立遊艇補給點或維修點,除了供本地遊艇停泊,亦可吸引訪港遊艇,刺激本地經濟。「香港好多遊艇,是香港人購買,但登記地不是香港,是屬於訪港遊艇」,這些訪港遊艇可能由跨國企業擁有,會定期來港接待商務客人、與香港商業合作伙伴開會,楊梓呈指這種海上經濟對香港經濟貢獻不容忽視,政府必需認真研究遊艇業的潛在經濟效益,「例如遊艇來到香港,它要補給食物、水,假設它過來停留10天,可能會參加local tour,訂酒店,要請本地工人維修、清潔、搞宴會場合……」她強調這些都是高淨值的投資,值得政府提供更多支援。

官方增泊位藍圖 落實未有期

漁業界和遊艇業界都提出擴建現有的香港仔避風塘及增設停泊區,但海面究竟還有沒有位置泊船?在《2020年施政報告》中,政府宣布將實施「躍動港島南」計劃,提到會研究擴大香港仔避風塘範圍及增加船隻停泊區。發展局回應本報稱,目標範圍是香港仔南避風塘以南的水域,但可擴大的面積、增加多少泊位及可供什麼類型船舶停泊等細節要視乎研究結果方能確定,落實時間,仍然未知。

【船舶 泊位篇】

文˙ 朱琳琳

{ 圖 } 資料圖片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劉子斌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