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傭變身人氣YouTuber 學製片試食譜 分享好煮意

文章日期:2021年07月20日

【明報專訊】根據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香港少數族裔人士中,最多是菲律賓人(佔少數族裔人士的31.5%),其次是印尼人(26.2%),當中大部分人為外籍家庭傭工。香港近40年持續輸入外傭,他們已成為社會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印尼人又是否能融入我城我家,我們又是否彼此了解?在香港YouTuber訂閱戶排名第二的印尼人Nikmatul Rosidah眼中,香港和印尼有什麼分別?

Nikmatul Rosidah,印尼人,居港逾20年,丈夫是居港加拿大人Paul Dobson。40出頭的Rosidah,樣子甜美,性格開朗,跟不少同鄉一樣,曾擔任家庭傭工。如今,她在網絡平台YouTube擁有149萬訂閱戶。有多厲害?這個數量,是香港YouTuber中排名第二,比港人熟悉的藝人Coffee(林芊妤)的健體頻道還要多2萬訂戶。2013年創立的頻道,總瀏覽次數至目前逾3億次。只要在網絡搜尋她的名字,就會找到其YouTube頻道。

家務培訓嚴苛 沒收護照不能外出

YouTube頒發的獎狀,夾雜在一張張家庭合照與Rosidah及Paul的結婚照中,掛在家中牆上。簡樸如你我的家,牆上展示的更像是一名印尼女子在事業與家庭間取得平衡的徽章。她像大多數印尼人一樣,言談間帶着謙厚與低調。家鄉位於印尼東爪哇的鄉村地區,遠離城市,家人是種植大米的農夫,她來香港前,也曾經在田裏幫忙幹活。後來,她像當年很多印尼女子一樣,到耶加達培訓中心參加家務助理課程,學習清潔打掃、熨衣服、幫嬰兒洗澡等實務,還有學習打工當地的語言。

Rosidah帶笑回憶:「到台灣打工要學普通話的站在中心一邊,到香港打工要學習廣東話的站另一邊。」至於英語,除了到新加坡打工必學,其他人都要學習,所以會一起上課。語言課的內容由最簡單的數目字、打招呼開始。Rosidah說起年輕往事語調輕鬆,但其實在培訓中心的日子很嚴苛,當年4個女子同宿一房,護照都被收起來,不能外出,整天就關在中心上課,考試及格才可到外地打工掙錢。

初來港感震撼 街上巧結識加籍丈夫

2001年1月,Rosidah連一件冬衣也沒有,隻身來到香港,當上家務助理。青馬大橋、香港的鐵路系統等,都讓初來乍到的她瞠目結舌,畢竟她對香港的認識和印象,都只來自電影。Rosidah睜着本來就已經圓大的雙眼,表達當時的震撼感覺。她笑說:「看見香港人的皮膚都很白淨,我們的膚色都是啡色的,很大的分別!」香港人走路總是行色匆匆……一個年輕印尼女子,由印尼農村來到香港都市生活,可想像她當年感受的文化衝擊有多大。

Rosidah是如何變成受歡迎的YouTuber?一切大概要從遇上丈夫Paul Dobson說起。那年Paul的兄弟來香港探他,笑問他在香港容易結識異性嗎?Paul於是即席向兄弟「表演」,遇上在街上剛巧路過的她,說了句「Happy Chinese New Year」,展開對話,緣分由此而起。約會了一年半,二人便決定到加拿大註冊結婚,再在印尼辦傳統婚禮。

拍片記患癌女兒生活 後教烹飪

Paul在香港是中學教師,二人在香港組織家庭。剛開始拍攝生活片段,其實是為了記錄患癌大女的生活與復康日常,那時Rosidah想留下家庭回憶。影片愈拍愈多,手機都沒有儲存空間了,就想到上載至網絡。除了家庭日常,她在YouTube頻道內陸續加入香港生活、購物片段,以及分享她的烹飪食譜。「因為每天都要煮食,就順道拍攝」,說來輕鬆,但她每介紹一個食譜前都會先嘗試數次,合適才拍片介紹給同鄉,剪片方面則靠自學後製。每條片段前後花費不少時間,很多人羨慕Rosidah靠YouTube可以每月賺兩三萬元廣告收入,卻看不到她背後付出的心力。

文:Selene Luk

編輯:林曉慧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人物]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