顛倒常規 「去中心化」 舞出未來坐標

文章日期:2021年07月30日

【明報專訊】同一個概念兩種演繹,只因每個人的身體都不一樣,承載的歷史也是獨一無二。

《身體活》是一個關於身體與過去、身體與當下的一個課題。創作人摒棄慣常的創作方法,以身體展示自己的過去與未來,觀眾是否也可以放下固有的欣賞方式,思考舞蹈的各種可能?

偏偏沒有「編舞」

《身體活》的創作名單中,看到概念,看到聯合創作,看到演出名字,偏偏卻沒有「編舞」這一項,作為不加鎖舞踊館「#非關舞蹈祭」的節目,大概可看到這個演出的一個獨特面向,演出不是我們平日認知的「舞蹈」,舞團藝術總監王榮祿(阿祿)形容是「去中心化」的方法。「這次不是以編舞為中心,整個團體是平等的,舞蹈、燈光、技術、服裝的共同創作,所以我會說是去中心化;而不是由編舞構思,然後設計師回應的慣常方法。」

說到創作源頭,便要回到2018年,阿祿跟台灣舞者陳武康閒談。「我們說到大家從事表演藝術已有一段日子,到了這個階段,有什麼是創作過程中慣常會用的技巧,又有什麼元素是一直迴避。我們背景不同,他是台灣的學院派出身,我則一直在香港的舞團裏。《身體活》中的『活』,普通話也可以是『活兒』,即是做事、技巧、技能的意思。表演是我們生活的技能,其實是怎麼練成的?原本計劃在2019年先交出一個序章,不過卻不是從最熟悉的舞蹈開始,陳武康提議我們要學習新的東西,我們選了紮作和詠春,都是從身體出發,從這個新嘗試開始,學習怎樣去溝通,怎樣去談自己舞蹈歷史的脈絡。」

從身體出發 梳理過去

因疫情關係,計劃延期再延期,直至今天,原本安排陳武康和王榮祿的雙人演出,因為陳武康和燈光師都在台灣,變成了王榮祿的獨舞。「不過我們發現,這個創作框架其實也可以邀請其他人參與。」阿祿於是邀請了香港舞蹈團和城市當代舞蹈團的前舞者楊怡孜(Gigi)加入,擔綱其中兩場獨舞。Gigi離開舞團後便專心照顧家庭,很少參與演出,自言不加鎖舞踊館找她合作,感到有點意外。「其實我很少創作,多是演員的身分,不過得知這個創作後,也覺得很適合,因為作為表演者也是一個回望過去的旅程。我不是天生的創作人,大概跟體制的訓練有關。不過這次的創作過程,知道有很多人跟我一起,讓我重新發掘自己。如果不是有此機會,我永遠也不知道自己也有這一面。以表演者角度出發,就是要忠於自己的身分,所以開始創作時並不清晰,但其實這種不清晰也是好事,因為可以享受發掘的過程。而且檢視自己的過去,其實是為將來提供養分。」

阿祿說「身體活」這個框架,可以承載大家的想法,依靠的是大家的信任。「就是沒有中心、沒有指揮,先要了解這個計劃的核心,再拿出自己的東西,最後大家走在一起,感覺就是很民主很烏托邦。」雖然是一種開放式創作,阿祿強調作品還是有一個主軸,就是從如何成為舞者這個身分出發。「翻開自己的歷史,在我們身上累積了什麼,又如何承接下去。如果只是將傳統展示出來,便會跟當代脫鈎,所以我們不止是圍繞自己過去,而是透過梳理過去,找到向着未來前行的一個坐標。當下這種感覺很強烈,特別是在今天這個大環境,很多時候我們也不知下一步會怎樣。」

#非關舞蹈祭《身體活》

時間:7月30日晚上8:00、7月31日下午3:00(王榮祿);7月31日晚上8:00、8月1日下午3:00(楊怡孜)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票價:$240

查詢:bit.ly/3i6N3DW

文:林喜兒

圖:主辦單位提供

編輯:鄒靈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