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主持達人}張志豪 77台奧運突圍 運動員精神博盡

文章日期:2021年08月01日

【明報專訊】13:10、14:11、15:11!一篤又中,再篤再中,張家朗奪得男子花劍金牌那一刻,全城興奮之際,輪到77台的得分時間,先是即時與張爸爸通電話,加分,再有李麗珊訪問的金牌得主對話,又加分。自此天天早上開電視追看賽事,主持張志豪的臉孔變得熟悉。競爭對手是無綫、ViuTV,他說早知「我哋冇得同人鬥,我們是弱的,被人睇低幾線」,團隊是以運動員精神做奧運節目,像男子400米自由泳決賽那突尼斯泳手,「他游第8線最輸蝕,食晒別人的浪,但他噗噗噗一直游,低頭直衝,最後取得冠軍,沒人想過」。眼前快將50歲的退役籃球王子為了奧運,每日清晨6點開工,這天下午4時才「收廠」,聲都沙埋,不過說起訪問張爸爸的「秘密」,神采飛揚。

主動出擊 邀劍神爸爸受訪

「當晚6點幾,張家朗入四強震動整個香港,點知看到我的電話群組裏有人爆了一句說張子倫個仔入咗劍擊四強,咁我就發癲喇,再查落去,張子倫咁熟嘅,好似真係舊時打波師兄﹗於是明查暗訪,問幾個師兄師姐有沒有他的電話,有人說有,不過之前都推咗Viu同無綫,就似幫我打退堂鼓,人哋都推了兩個電視台,點會仲做你開電視?識你老鼠啦。」

他仍去求電話號碼,「我話要經過我把口,我求唔掂佢就自己認輸。」那時距離8時10分決賽不足1小時。「接通後我就說,師兄,我都係打籃球㗎,響晒自己舊時打咩,可唔可以一陣間同你做個訪問?開頭我想搵部車,車佢上廠(出鏡),件事靚仔啲,但他推了兩個電視台,我都唔想夾硬來,然後我說,如果一陣直播搵你同珊珊傾個電話得唔得?我都驚佢say no,佢話ok喎﹗」

過了第一關,豈料戲肉才來,「他臨收線跟我說,喂,好難講㗎喎,一陣好多朋友搵我,你打就打啦,打唔到我就幫你唔到喇」。聽天由命?不了,他與同事夾計,還是主動出擊好。「等比賽完打畀佢,通鬼到呀?思前想後,唔好喇,博一博啦,我就鍾意博嘅,就在張家朗8點25分臨攞金牌之前,8點15分夾硬都打畀佢先。」與張爸爸談談舊時,又關心現况,吹到咁上下,「我就一腳踢佢出大海,交給劉健基在現場同佢傾偈」,他哈哈大笑,「其實我做了一件好衰的事,就是阻止所有人打電話給張子倫,但冇辦法呀」。

博到盡 從亞視開始

弱隊有弱隊打法,「有時我哋都好灰,(有評語)原來香港有個開電視做得咁好,呢句都唔知好定壞」。但他習慣了,「在亞視新聞做了16年,可以有幾衰?公司都執埋啦,又如何?」博盡突圍,他21年前已試過。2000年釜山,他到當地直擊香港申辦2006年亞運公布結果的記者會,「大台」與韓國電視台合作,已在場地台上擺好機位,其他香港傳媒只能在會場外等官員出來扑咪。他乘會前記者可入場的機會,留在場內扮侍應,「大家都穿西裝、戴證,我在裏面一個鐘頭,正躲在香港那張枱附近,一宣布香港輸給多哈,第一時間夾住(時任港協暨奧委會會長)霍震霆,左手想夾埋(時任政務司長)陳方安生,但她說政府新聞處要開記者會,不會與任何電視台做訪問」。結果搶先播出政府官員的訪問。

訪問翌日,開電視愈戰愈勇,在何詩蓓出戰女子100米自由泳決賽爭金前夕,請來自何4歲習泳至上大學之前的6名教練,一字排開坐滿直播台,道出她由被發掘天賦、打好基礎,到因應弱處調整訓練,取勝背後的十多年歷程。張志豪說主持奧運最觸動他的,不是張家朗奪金時刻,是何詩蓓首度在200米摘銀,專家評述、教練孔志超建議找身處澳洲、何詩蓓的兒時教練黃文凱受訪,知道泳手過去的付出。當評述的孔sir、江忞懿與拍檔主持陳欣欣都為奪牌哽咽落淚時,他總最冷靜,「如果全廠人喊晒,場面失控就好大件事,個個都喊,我就收埋在內心啦」。

「想做好本地體育」 邀前運動員助陣

最初早聽聞Now體育台可能會購入奧運轉播權,一年多後又傳出無綫有機會播,張志豪與另一主持劉健基想過,奧運無得做,唯有對沒因盛事讓路的J.League(日本甲組職業足球聯賽)、俄羅斯超級聯賽都照殺。到政府宣布購入轉播權供5間電視台播放,高層與他們以一個月時間部署,「我們都好戰戰兢兢,在想一件事,我自己在無綫做過,他們有資源,好鍾意用好多藝人去做一個大賽;另一個免費頻道是ViuTV,唔使諗啦,我哋啲老婆都嫁晒畀MIRROR、ERROR,即係話人哋會出呢個法寶啦。分析埋佢哋,我們一向跟阿Joe(有線寬頻通訊有限公司財務總裁郭子健)有個默契,想做好本地體育」。

「我哋最想畀香港市民睇到香港運動員在奧運的表現,唔理佢攞牌唔攞牌,唔理佢贏定輸,都想有一條台主力畀晒香港隊運動員去出。」

訪問前他正與黃德森、李麗珊夫婦主持評述港隊代表出戰滑浪風帆的賽事,「Sam哥唔好講,直情得啦」,黃德森早有奧運評述經驗,「珊珊未試過幫任何一個電視台做體育主持,她有說過,覺得其他電視台唔係好專業,玩玩吓。她比我預期好淡定,坐得落廠,戴得headset,基本上個廠都嗌到拆天,導演又同你講嘢,聽唔聽得切?但他們二人從容不迫,剛才我們有段時間是站着做直播,因為Sam哥話隻腳好痹,坐咗兩個幾鐘頭,不如一齊企起身,當然cam落番廠就坐番低」。有線開記者會宣布奧運專家評述陣容前一晚12點,他還在央黃金寶出席,「我說阿寶,嚟啦,講唔講車一件事啦,嚟咗撐場先啦。而孫玥是最早的,因為我跟她老公何國文舊時是香港代表隊的隊友,天時地利人和」。

昔日師傅教做奧運,冇得偷雞,都是平日儲下的苦功,「每去做本地一項比賽,因為很多比賽是奧運項目,就盡量去識,知道點玩、知道規則,去認識香港運動員,將來一定派番他們參賽,就攞佢電話囉,溝通囉,做體育記者,這3件事必要」。

盼為年輕健兒開路

但他不只求星光熠熠,還有心願想為年輕運動員開闊未來的路,「我自己也是運動員,都想幫番運動員,多幾條支線,唔好剩係做死一樣嘢,做主持、評述都可以是一條出路,等條路闊啲。好多觀眾唔識那項運動,或不清楚當中事情,找運動員講,好過搵九唔搭八的人講。如我們找到Vincci(許煒森),她是前三項鐵人代表,好後生剛出來工作,我們不止看這一次,之後可能要做殘奧、全運會,出年亞運都有機會做,我們想部署畀後生的人上去接班,因為我們始終會老,會退化」。

體育‧傳媒人

張志豪中五已是甲一籃球員,1993年及1995年曾代表香港往美國、日本參加世界大學運動會,2004年退役後任香港甲一球隊福建的領隊,「那時在亞視7點報完新聞,就趕去修頓球場帶隊」,到今天他仍在3間中學、2個政府機構教波,「唔係為錢,是想教中學生,看能不能找到精英運動員,推畀球會幫他們發展,一級級上去」,「我常形容自己是體育傳媒人,有個責任繼續貢獻運動,兩樣一齊做囉,辛苦係辛苦啲,但我覺得過癮、開心」。

鏡頭前問政策意見 望引起迴響

他主持奧運節目時也常有意問在場教練、運動員對體育政策的意見,「每個運動項目有不同的資源想爭取,我會問他們覺得政府、總會、周邊,對這項運動有沒有支援,有的講出來,沒有的就透過電視台說出來,我們想要什麼幫助,相信一定有迴響」。他評論籃球、足球在精英運動員制度下難脫穎而出,「我個女得3歲半,好多人問我,第時畀你個女玩咩?我一定唔會畀佢打籃球,如果佢有興趣,梗係玩個人項目啦,可以有機會突圍」。他說以現時精英制,要在世界賽爭取排名分數,才可走入體院得到資助,「一team人攞到成績其實好難得,籃球不說亞洲,說東亞,(香港)已過不到中日韓,泰國足球籃球又好勁,邊出到線?如果是這樣的模式搞落去,我在世想看香港在亞洲攞獎牌都幾難。」

你對運動的心仍很熱?「熱呀,真係熱。我都覺得自己傻嘅,朋友都知我凌晨5點半起身去踩單車、練鐵人比賽,返工前都偷時間做運動。」

從籃球員到主持工作都駕馭得來,讚他厲害,他說也許一直在工作上保持着運動員特質,「打籃球也是落場在零點幾秒內做反應,加上經驗,失敗過、輸過,就將這些反省再微調」。問到對大台被批評訪問金牌運動員的訪問不專業,他自嘲帶過,「有些人是『打爛砂盆問到篤』,專業去問;有些人要問未必有用,但外邊的人會給好大反應的問題,各取所需吧。我都經過成長,都會做錯,試過報道一單新聞報錯外籍足球教練名,都覺得好瘀,報錯就報錯,打就企定啦。更何况問得差是live的,全世界人睇緊你,我唔知問得對與錯,大家去定奪囉」。

「都係humble啲,今日你做得好啫,唔表示第二日做得好,一日未做完,我自己覺得,盡力啦。最緊要是個團隊,我都仲有幾個鐘頭返屋企瞓,幕後有些同事真係冇返過屋企瞓,通宵返去洗個臉冲個涼,隔兩三個鐘頭又返來公司。」為製作奧運節目,他說「我們成個體育組製作部門本來只有廿多個同事,要做奧運是沒可能的事,由朝到晚要兩更,不可能一更踩晒,今次公司請了triple同事,差不多額外請多近70幾人來幫忙」,近錄影廠的辦公室亦被改裝成化妝間,全天候播着其他電視台的奧運節目。

為鎩羽運動員籌拍節目

賽事預告,他琅琅上口,單車李慧詩、空手道劉慕裳是獎牌希望,但他們已打算製作節目,內容關於與獎牌錯過的港隊運動員,「講真,金銀牌都有人攞了,再攞牌梗係開心,但大家着眼點不要只放在獎牌運動員,其實更要關心幾十個沒攞牌的運動員,他們一樣有付出,不過比賽臨場發揮不佳,不代表他們沒有努力過。何詩蓓用十幾年時間拼來奧運銀牌,想想若她一個唔覺意輸第四,花過的時間也一樣」。

即將連踩奧運17日,他受訪時偶打一兩個呵欠,但這一星期暫未飲過咖啡,「因為舊時做球員好少特登飲咖啡,現在與運動員一樣進入了狀態,哄自己比賽開始就好快完成」。他不忘幫公司賣廣告,說收工回家路上都聽開電視邀張學友唱的奧運曲,「我有啲癲,鍾意一首歌就會係咁聽」,雖然大台「要衝金 再特訓」的6字洗腦詞連女兒都識唱,「我就喜歡那句『贏了我態度 輸得起也是好 成功的激素 由挫折製造』嘛」。

文˙ 曾曉玲

{ 圖 } 馮凱鍵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