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佩戴的藏品:掛上心口針 享受佩戴珠寶的樂趣

文章日期:2021年08月04日

【明報專訊】除未經鑲嵌的巨型收藏級裸鑽,用鑽石、寶石設計的珠寶亦具收藏價值,優點是可在日常中佩戴,又可世代相傳、成為代表家族的紀念品。于文浩從事珠寶業十多年,指珠寶其中一個最重要價值是反映擁有者的品味和個性。「這是不論男女、不論頂級收藏家或普通愛美人士追求的目標。」他佩戴的一款向日葵心口針,精神醒目。「這款心口針是由一名男設計師花了30多個月設計,概念來自梵高的油畫,估價約十多萬元。」心口針用蛋面翠玉以爪鑲方法鑲嵌,充滿動感。「其藝術性在於把梵高平面的油畫變成立體,每天掛在身上。西方油畫與中國翠玉crossover,完美地解讀何謂中西合璧。」

概念來自梵高的油畫

于文浩認為華人男性一般較低調,「財不可露眼」的想法阻礙了享受佩戴珠寶的樂趣;而拍賣會中不少買家是男性,很多人以為男性較理性、以投資為主,其實感性萬分。「當戴着價值數以千萬元的珠寶,就等如帶着一座可移動的資產城堡天南地北四處走。」男人收藏珠寶也是種感情的投資。「有些男人比女人對珠寶更狂熱,甚至一見鍾情,就像被漂亮的異性迷倒。」他解釋鑽石及寶石的生成經歷千錘百煉,受盡高溫高壓挑戰,飽歷風霜,是天地精華。「這非股票和跑車可相比。當有能力,一定想買給心愛的人。」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