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現場:兩地書.應許

文章日期:2021年08月08日

【明報專訊】編按:被控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的鄒幸彤,上周四(5日)到高等法院申請保釋獲批。案件將於10月5日再訊

鄒幸彤致野渡

肚肚:

我覺得你還是不懂浪漫,照片都不挑張好看點的!不行!不收貨!(我指照片)

你看你哪,耍耍嘴皮子就想討個老婆回去,哪有這麼便宜的事啊!所有你所稱的浪漫條件都是外在的,強加的,你自己主動做的呢?嗯哼?就那首酸不溜秋的詩?我的鑽戒呢?豪車呢?大屋呢?玫瑰呢?燭光晚餐呢?沙灘畫心心呢?屋頂看星星呢?

沒錯,就是俗,俗死你看你跑不跑?

不過話說出口就沒得跑啦,你還特地挑這麼個日子。

曉波先生的死忌,這位對你亦師亦友的故人。於我,先生是位遙不可及的傳奇人物,但於你,他是帶你走上這條抗爭路的師長,是和你通宵談足球的好友。尤記得那年我們一班朋友喝酒聊天,算著先生快要出獄了,你還興高采烈地說要帶我找他。怎料過不久,就傳出先生病重的噩耗。接下來的日子,你豁出去似的受訪、奔走,卻終是未能把先生救出來。

那是段天天讓我擔驚受怕的日子,卻也是段讓我更加愛你的日子。想來我倆骨子裡都有股瘋勁,為了對的事、對的人,隨時準備付出一切。所以,才會互相吸引吧。

我想,你挑這個日子,也是希望先生的生命能以另一種形式延續吧?從此,這天不僅代表死亡,更是代表新生。

但新一章的路,絕對不會好走。未來我們要面對的,是漫長的分別和牢獄,跟對方說的任何話,都不會有私隱,那種二人世界小家庭小日子的生活更是想都不用想。即使離開了小監獄,只要我們仍堅持做真實的自己,監控、滋擾和分別仍不會停止。但我們相愛的基礎既然是真實的自己,那這些就是在一起的我們注定要面對的。

在這種環境下堅持個人信念易,維繫兩人感情難。這個體制的設計就是要斷開人和人的連繫,讓家人反目、師生舉報、族群仇視,讓組織者和群眾分隔,讓選民無法有代議士。朝夕相處的夫妻尚且可生隔閡,更何況是長期無法見面、無法暢順溝通的兩人呢?

我不知道這個問題能如何解決,只能邊走邊試。我相信你選擇在這個時候提出這事,也就已準備好面對一切困難。那如果你準備好了,我就陪你瘋一次吧。

衝著先生的面子(絕對不是衝著你的臭詩),答應你啦。

七月十八日

…………………………………

野渡致鄒幸彤

彤:

多天焦急的等待後,終於收到你的信,沒有任何語言能形容這一刻喜悅的心。生命的甘霖是如此的甜美,即使是短如流螢,即使是路阻且長,有了你,足以沉醉。

我給不了你豪宅華屋,給不了你鑽戒名車,甚至給不了你安定的生活。從認識的那一天起,你便知道,在這個國家,與推動社會進步的理想主義者相隨的,從來只有清貧的生活,顛沛的流離。而我認識的你,亦從來是視物質如浮雲,只為信念而活,所以我們能走到一起,不是偶然的。我唯一能給你的,是直到心臟停止跳動才會熄滅的對你灼熱的愛。

我收到你的回信的時候,正身在青海的海北州草原上。這裡建有王洛賓的紀念館,因為他的《在那遙遠的地方》的故事就發生在這兒。站在紀念館前刻著這首名歌的巨大石碑前,聽著「在那遙遠的地方,有位好姑娘」的不巧(朽)旋律,讀著你心中的傾訴,更加的思念起你了。

我拍了張《在那遙遠的地方》的石碑的照片寄送給你,不知道監獄裡能不能收到照片,我只是想你知道,你,我的未婚妻,就是我的好姑娘,是我心中不曾停止為你輕奏的音符。

「我願做一隻小羊,跟在她身旁,我願每天她拿著皮鞭,不斷輕輕打在我身上」,愛情需要花前月下、朝夕相對的甜蜜,我多希望我就是那隻每天跟在你身邊的小羊,沉浸在你那粉紅的笑臉裡,那是我恒久的天堂。

然而,這對我們來說已成了不可能的夢想。我們都清楚極權體制對人性的藐視,對生命、對自由的蔑視,這麼多年以來,我們耳聞目睹一幕幕人倫慘劇的上演,而現在,當我們成為其中角色的時候,我們不得不咬著牙去堅守生而為人的尊嚴。

如何面對必然發生的我們倆漫長時間不能再見面的情況,是我們感情面臨的最嚴峻的考驗。我有信心以我們倆的信念與堅守,必然可以面對考驗。但亦知道,這種考驗是極權對人性赤裸裸的傷害,作為肉體凡胎的個人總是軟弱的,我會盡力以陽光一樣溫暖著你,而又給你燦爛的自由。

就讓我們堅韌地堅持吧。我們不會向專制低下自由的頭顱,也不會出國逃避承擔道義。我深深地愛著這個國家,這是我的祖國,我要讓它自由。我愛我的祖國的山川,它是世界上最美麗的風景,走遍千山萬水仍是我不厭的遠方;我愛我的祖國的語言,它是世界上最美麗的語言,讓我可以深情地為你譜寫下最美麗的文字。

現在,這最美麗的文字在世界上最嚴厲最荒誕的審查下殘損不堪,故意而為之以逃避審查的錯別字、火星文就是這個時代留給後人的恥辱;這世界上最勤勞的民族成了鍘刀下的韭菜,生得計劃,死得隨機。我們何等的不幸,生活在要為爭取最基本人權而付出代價的年代;我們何等的榮幸,可以在最黑暗的年代為人類的自由、尊嚴而戰。

更何況,還有你同行。

肚肚

8月3日

P.S.:是的,在7月13日曉波忌日那天向你求婚,是告慰這位一直關愛著我的兄長在天之靈:「你有被碾成粉末也用灰燼擁抱霞姐的愛,今天我亦已有用一生去守護的人了!」

另,在報紙上刊出對你的求婚,你不能再說我不懂浪漫啦:)

編輯•劉子斌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