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板達人}呂伊婷 Chill住踩板 為人生開路

文章日期:2021年08月08日

【明報專訊】奧運新增滑板賽事,各地選手成敗放一旁,做花式時笑容由心而發,尤其在女子公園賽大熱選手岡本碧優失手痛哭一刻,各國運動員一擁而上把她抱起,「有愛」表現折服全球觀眾的心。連日大雨之間,與香港滑板代表隊成員呂伊婷見面,在爽朗瀟灑的她身上也彷彿看到自帶一道陽光。曾出國比賽的阿婷說,看到岡本受眾人安慰一幕,沒感出奇意外,「我比賽也是for fun」,每逢在賽事碰頭,選手都會交換IG、一同飲酒。一幀2018年韓國比賽的照片裏,最左的中山楓奈不過13歲,後來摘下今屆奧運女子滑板街式賽銅牌;在最右的她,同樣繼續踩着板為屬於她的生活開路。不過就像滑板給奧運帶來的驚喜,她的故事與這陣子人人仰慕敬佩那種運動員振奮上進故事有一點點不同。

比賽for fun 選手好似一個family

阿婷Instagram上載不少踩板片段,在地上劃出的流線順暢乾淨,「我覺得踩板好有型,好似入咗個舞台咁,當你一踩板,好多人望住你,或你會知人望住你,就好有成功感」。每個滑板手都擁有一己風格,你的呢?她想想,「chill囉,我覺得自己都幾chill,還有偏向男仔feel,所有trick(花式)快而乾淨」。

閒日下班後她帶我和攝記到觀塘海濱橋底的滑板「spot」,一塊小小的平地,升起一個平台,加上兩個交疊作障礙物的康文署雪糕筒,已吸引近20名板仔聚集練習,當中不乏女生。創辦女子滑板團隊Girls CAN Skate(GCS)的Wandy與成員Panda在2018年接受傳媒訪問時曾形容,在香港踩板的女生一隻手數得晒,阿婷亦有加入GCS,幾個核心成員不時約在周末相聚,她說現在情况不同了,踩板女生不像從前那麼罕見,在奧運後更有親戚跟她說身邊女友人終於立下決心學滑板。她進場先與台邊認識的一個板仔打招呼,便踩上板滑行熱身,跨過雪糕筒的招式叫Ollie,帶板跳起再「land」,是踩板基礎花式。有時她停下來看別人試玩招式,會自然抽起豎立的滑板輕輕撞地兩三下,或拍拍手,就像在說聲「勁」!

「Land」即平穩落地,就算是成功完成動作。奧運公園賽在碗池舉行,她為岡本碧優惋惜:「如果那一下收埋,真係攞到獎,正常是flip完凌空時以手拿起滑板放在腳下」,flip是指在人騰空時滑板旋轉的花式,「但她當時兩手捉板想攝入腳下,身卻挨後了,跌下來就不計分,所以她哭了,所有人都飛奔過去(安慰)」。係愛呀,阿婷說「滑板好講respect」,「你做到,我會覺得好勁,自己都會存在鬥心想做到,跟我想為你做到鼓掌,是同一件事。你們可能無睇開唔知,選手會常常見到大家,好似一個family,為何滑板奧運跟其他不同?因為我們真的當大家是朋友,這就是skaters的感覺。就跟街式男仔Yuto(奧運男子街式滑板金牌選手堀米雄斗)說競賽佔20%、80%是享受一樣,大家能同場比賽已很開心,『又係你喺度呀』,類似這樣的感覺,所以你feel到好有愛,當有人唔land就覺得,唉點解嗰下差少少唔收㗎」。

早起「直踩」到返工 放工再練

以為板仔都夜行,這天早上7時阿婷返工前已約記者先見一面,記者烏吓烏吓,她卻帶着精神可愛的笑容現身。「我好鍾意朝早起身,10時返工,就7時許起身,不下雨時去踩板,板場8時開,我就踩到9時直接返工。」她常往家附近的將軍澳單車館公園極限運動場,「公園早上包場好正」,她說朝早人不多,「可以練習更多,夜晚去skate park,人一定會阻到你,有BMX、滑板、inline(滾軸溜冰)三種人share一個場,唔係畀人撞死,就自己避人整親」。早晚是兩班朋友,晚上一班與她水平相若,早上的板仔則比較多認真練習的初階者。她在舉行戶外活動的公司工作,平時負責安排場地、交通等行政事,現在暑假常幫忙「出field」,親身到離島參與活動。

「型」字背後的堅持 傷過再上板

如果問為何愛滑板,板仔板女的通行答案多是「型囉」,阿婷不例外,然而「型」字背後的堅持卻不會人人一式一樣。自出生起住在社福機構的宿舍至成年,因協青社活動接觸滑板,「自2012年那時15歲左右,已經9年了」,她今年未滿25歲。滑板教予她溝通,「我細個唔係好識點同人講嘢,只跟宿舍的人說話,出到去其實淆底,會收埋自己或起槓,見到人就寸寸地」,就算初學滑板,她也不理睬教練,一堂跌四次,跌得多才知要把別人的話聽入耳。認識到朋友,她現在連與路人都隨便聊,見人搵路就去問要不要幫忙。

滑板也教予她自信。幾年前,她曾在練板時從高處跳下導致腳踝骨裂,半年無法踩板,「我傷時好頹廢,日日飲酒,人生好糜爛,一日只食一餐,覺得人哋變勁,自己唔知喺度做咩。我覺得好乏味,(變得)唔係呂伊婷,因為有滑板先至會有我」。所以她明白英國13歲選手Sky Brown即使重傷亦未被嚇驚,療癒後仍在奧運場上發亮。「她一定有陰影,但要克服,我之後也克服了」,可以重新站在板上,她說感覺從心笑出來,縱然一開始只能在平地上溜,腳仍隱隱作痛,「開頭不夠膽試,之後都跳到落去」。我說真的無法明白,就不怕再傷得重?她以坦率眼神看着我問:「有無一樣嘢你好鍾意?」「……寫字吧。」「如果你斷咗隻手,會點?」「我會覺得我是廢人。」「會唔會想好番?」「想呀。」「一樣是這種感覺。」

奧運選手花招盡出,好不精彩,而在板場上,看到更多是她在平地滑行,在滑向障礙物時,有時沒起跳從旁滑過,有時跳過land不成硬滾到地上。起不起跳,她說是當刻能否感受到信心而決定。花大量時間來來回回地滑,不悶嗎?「唔會㗎,因為你一路都挑戰緊自己,一個trick不是跳起蹲下就收,是經過很多練習的時間,你見我好似好順利,但後面練了幾年你不會知。」而她熱身前後確有分別,跳過雪糕筒的姿勢愈來愈熟練自信。

教學生滑板 畀信心齊成長

我終於看到腳癢,「自肥」試試上板,她扶着我,兩臂濕透卻很穩陣。香港滾軸運動總會每年舉行比賽,如奧運分為男、女子的街式及公園公開賽事,從中選出滑板集訓隊員,也就是香港代表隊員,阿婷是13名隊員之一,亦持滑板教練證,她去年自立門戶,成立「廿三」(23.skate)教滑板課和提供租滑板服務,逢周末教板。她的學生有男有女,女生學滑板力量比男生不足,「男仔做到一個trick,女仔要花一倍時間才做到」,她說教練的角色,「是畀信心學生,同佢一齊成長」,「我會問學生怕的是什麼?若她說怕跌,我就話,你諗你會跌,點解唔諗吓你會成功?點解一直諗自己做唔到,唔諗自己做到?踩滑板除了技術之餘,要有信心,我會陪佢一齊,兩隻手扶到一隻手,再到沒有,畀個信心佢」。亦有小女孩覆述動作時總是口快過腦,「我會叫佢諗清楚先講,唔急嘅。後來她進步了,幾個月下來可以上斜轉彎,現在開始讓她學玩drop in,這動作在碗池見得多,即起步時板要擺出去,後腳踩住,凌空的腳再踩下去,滑下碗池」。

喜歡就做 目標繼續教班

阿婷說話與她踩板風格一致,直爽不拖泥帶水,問她有沒有人看輕女仔踩板,又或批評女仔人家不應踩,她只笑笑答「我唔理㗎」。她最欣賞滑板界的「Pro」是Mariah Duran及Leticia Bufoni,Pro即職業運動員,獲運動品牌贊助支持收入。看阿婷IG亦有與VANS、Lululemon、Carhartt等品牌合作,她怎麼看商業與運動的關係?「正囉,時代會轉變,奧運出現了,好多商業都會找上滑板手,最近有耳機公司都想搵板仔做(推廣)」,但她不是全無所謂,「其實未有奧運前,去年已有很多,無啦啦LV賣衫有塊板在旁邊,你會覺得做乜嘢呀?在不適當的時候出現,我會好唔鍾意」。

男女之別、商業與運動、滑板入奧失卻街頭精神,當我在訪問擺出不同框架問她的意見,她都沒有連篇理論,喜歡就做,不認同就不管,她說生活只為chill,而她喜歡現在過的日子,「我細個已好成熟,知道唔自己幫自己,無人幫到你」。我問你不覺得自己的lifestyle跟一般人不太相同嗎?「每個人都唔同㗎,你鍾意坐coffee shop,我鍾意坐酒吧飲酒,所以無得比較。你見識過的,未必是我的範疇,但我見識的你又未必知,也給我帶來很多,就像我今次也識了你啊,可能將來有什麼發展都不知道。」

曾有報道誤解她的話,寫她想入大學讀社工系,她可生氣了,「我的版本是其實唔一定讀社工先幫到人」。運動員在奧運追夢的故事雖然動人,但她有她的目標:「我暫時的目標反而想在教班那邊發展,如果你問我去唔去奧運,想想過多幾年我都28歲了,未必輪到我,我知這個事實就要轉型。」她很上心,仔細記下每堂課的要點進度,又要求學生每人私下告訴她想學什麼,「因為在大group講,他們會跟大隊,就沒意思」。她要維生,那就想辦法掙夠收入,同時繼續捉緊所愛的事,「教滑板係好開心,見到佢成功那一下,覺得『呢個學生係我教㗎』!」

對待自己,她不卑也不亢,與我一起碌電話看她的滑板片,我說她好型,她不說「唔係唔係」,而是「多謝多謝,會繼續努力」。想起港隊乒乓球教練李靜金句,其實阿婷踩板與做人的態度都是「最重要多謝自己」,追尋與肯定自己走出的每一步,同樣耀眼。

文˙ 曾曉玲

{ 圖 } 馮凱鍵、受訪者提供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林曉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