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談:豁達面對死亡 視另一旅程開始

文章日期:2021年08月09日

【明報專訊】走過人生上半場,親朋好友甚至自己,也許都曾與死神交過手,死亡再也不是遙不可及。面對死亡,我們該如何調整心態?

盧炳松以基督徒觀念看死亡,認為死亡是另一旅程的開始,毋須害怕。梁萬福作為老人科醫生,見盡生離死別,深明生老病死,本是平常。馬傑偉近年探索心靈,紓鬱解結,練就出豁達的生命觀。談死亡,談臨終,3人看得雲淡風輕,從容自若。

梁:梁萬福 馬:馬傑偉 盧:盧炳松

盧:我已盡量完成自己的願望,兩個兒子長大了,不用我管,媽媽去年走了,爸爸98歲。現在我正寫一本書,談自小隨爸媽在街頭打滾學到的街頭智慧,談自己做公關、記者的體會,寫了5萬字,是我好大的夢想。

馬:我(的心願)也在這幾年間做晒喇,和媽媽、妻子、女兒修補好關係。

梁:我每天都預備會死。曾經與善寧會搞分享會,我說自己今生無悔,即使突然離世也不後悔。盡好每天應盡的責任,每件事也對自己負責,也許會有掛慮,但這些掛慮要放下時,就能隨時放下。看見不少臨終病人,到最後一刻還說要醫病,就是因為放不低。

盧:你做咁多善事,梗係(無悔)啦。我一早告訴家庭醫生,我不用急救,時間到就走。現在盡量不欠人,要解的結,要還的人情債,我也處理好了。我退休幾次,人家請我食飯,到我退休不成再去工作,都有人來追債,講笑說我「呃飯食」,最後在領展退休時,我就叫大家不要請我吃飯,我逐個請,咪唔欠債囉!

「沒人約吃飯」的領悟

談到退休經歷,3度放下高薪厚職的盧炳松,對人際關係體會尤深。馬傑偉也想起一名朋友說退休後「沒人約吃飯」的經歷。

盧:我第一次退休時好慘,本來任職可口可樂大中華區對外事務副總裁嘛,畀好多生意別人做。一離職,人家在街上碰見我,竟然別過臉去。有人還說你唔好搵我,有事我搵你,都幾難受。那時我才40幾歲,去打golf,人家講孫,我講個仔,唔啱key,咪自己出返嚟開公司。

馬:我朋友也有相似經歷,他本來是亞太區總裁,人們爭着和他吃飯,退休後此情不再。有次他把卡片一張一張翻出來,致電給他們,但沒人理他。還記得他說,以前人們爭着和我吃飯,我秘書要排時間,怎麼退休後,人家會擋我?

盧:人家「搏殺」緊,你打畀佢,秘書都擋你啦。所以經歷第一次退休後,就知道不可期望太多,以前人家找你不是因為你,是因為你所屬的公司、你的職位。很現實,但一定要接受。(有無嬲這些人?)我無嬲,找到最後就知道誰是朋友。

馬:我朋友也說,100張卡片,有1個人肯同你食飯,那人就是朋友。丟掉title,食飯性質不再一樣,和別人交往,是因為他對你有興趣。我舊工作那邊的人仍有聯絡,但退休後我也開拓了一班新朋友。

盧:對,要發掘新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