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r her say...:土生土長的混血兒 I'm different不是挫折

文章日期:2021年08月12日

【明報專訊】與很多在香港長大的女孩一樣,Caro Chan陳琬瑜是個性情可親的少女。她喜歡寫作和運動,正在演藝學院修讀戲劇,對演戲以至人生也充滿熱情和憧憬。不一樣的是,Caro是個香港與尼日利亞混血兒,面對別人不同的刻板印象是她的日常。華人在香港是majority,大家很容易忽略minority的心聲,但可能有一天,大家會因為移民或其他原因而成為社會中的少數。Caro分享I'm different並不是挫折,反而讓她更積極學習、想清楚自己是個怎樣的人。

1. 你會如何定義自己?

籠統來說我就是個混血兒。今年是我在演藝學院修讀的第2年,在演戲練習和飾演一些角色時,會意識到對角色有自己的看法和感覺,會問自己這些看法和感覺從何而來。有一種叫「中性演員」的演戲狀態,演員要把日常生活的「我」去掉,毫無牽掛地進入狀態。這令我明白我們在日常很多時會帶着很多既有想法看待事情。多年來這個社會、身邊的人,甚至是自己會定義我是個怎樣的人,但這些年來我花了很長時間,想去跳出這個「混血兒」框框。現在我還未清楚自己是什麼人,或我能夠成為什麼人,我想更客觀地看自己,因此現在會選擇不去定義。

2. 有什麼人和事對你有重大的啟發?

我會不斷探討自己是什麼,能做到什麼,從而改變自小就經歷的掙扎。我希望與我有相同背景又比我年少的人,不用重複我的不快經歷。我很喜歡Michaela Coel,她是個演員、劇作家、導演和製作人,她給我的啟發是,無論經歷什麼掙扎也好,若其他人不能為你發聲,你可以用自己的方法講出自己的故事,我很希望自己也能做到。不過我習慣不會沉迷於一個人或一部作品,我喜歡從不同背景的人身上學習,我會看不同劇作家的作品,探討文化、人性、身分都是我很喜歡的主題。

3. 你有沒有遇過重大的挫折或成就,而從中有所領悟?

我記得自己年幼時完全沒有I'm different這個概念。現在我覺得I'm different同時是我的挫折和成就。除了幼稚園時期外,從小到大身邊的人都在提醒我與他們的不同,有善意亦有惡意。小時候總會覺得不開心,會問為什麼我的外表令我不能融入和得到其他人的認同,即使讀書時我的英語和體育科很出色,卻不會因此而增加自信。直至在台灣留學的5年,獨立生活要學會照顧自己,令我有很大改變,現在I'm different不再是一種挫折,我會積極學習、想清楚自己是個怎樣的人,要怎樣看待自己,而不是只着眼別人對自己的態度和想法。我現在覺得不需要proof them wrong,而是要proof me right。

4. 人們的刻板印象(stereotypes)對你的影響大嗎?為什麼?

實在有很多方面的刻板印象,例如在文化上,由小到大在本地媒體,我也看不到有關本地黑人文化的東西,一般人只能從外國的媒體接觸相關資訊,他們得到的刻板印象就是黑人等於hip-hop。已經不止一次有人問我是否懂得rap,雖然我很欣賞hip-hop文化,但其實我是一個土生土長上傳統天主教學校,中學讀中國文學,大學讀英國文學,非常文藝的一個人。這只是其中一例,不同的刻板印象令我要不斷解釋自己,這是我的日常,消耗自然很大很累,甚至心理上有點失衡,會問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吃力解釋自己,只好不斷調節心態來應付。

5. 你會怎樣面對世上的各種荒謬?

我會以3個階段去面對:一是research on it,研究其原因;二是reflect on it,反省為何會發生這樣的事;三是act on it,能力範圍之內作出改變。在每個當下人們都會找方法面對,有時會消極一點,放輕一點,但若想積極面對,我會用以上所講的3個階段。

6. 文學寫作和演戲各自給你什麼意義和滿足感?

我不是一個很懂得說出自己感受的人,需要時間沉澱,所以自小喜歡寫日記抒發自己,長大了覺得寫作是一種自我療癒,我可以從自己的文字分析自己然後再處理。我自己亦是個很多情感的人,寫詩和散文可以令我以一個具創意的方式抒發。

演戲方面,現階段我只是個學生,成為專業演員還有很長的路,但學習戲劇這短短兩年,我要不斷瓦解固有的自己,面對自己的脆弱,過程很辛苦,但每當我再次把自己重新建構,我會變得更強壯,感覺很奇妙。此刻我說不上演戲給我的意義,但我很高興找到這個方式探索自己。

7. 怎樣形容自己的穿衣風格?

穿衣風格看心情而定,但普遍喜歡大地色系和穿得簡約。我也喜歡穿運動服,除非約會,否則很少穿裙子。不過有些朋友說我穿衣好看,什麼也carry得到,其實我很懷疑,因為自己膊頭較闊,我不喜歡穿背心,會顯得很大隻,所以我會選擇肩膊寬度較稱身的衣服,以免顯得像穿了細碼衫。

8. 自己有沒有特定的時裝必備單品或特別的個人喜好?

我很喜歡腰包,手機銀包統統放進去,很方便好用。哈哈!

9. 你認為什麼是美?

美有很多層次,例如外在與內在。外在可以是一種包裝,但我覺得若一個人能夠承認自己的脆弱和不足,有勇氣面對挫折,才能令自己從內在變得更美。

10. 你最想在一個怎樣的地方生活?

好像植物一樣,我想在一個有足夠空間給我成長的地方生活。

● Caro Chan 陳琬瑜

土生土長的香港與尼日利亞混血兒,曾於台灣修畢英國文學,現就讀香港演藝學院,同時參與MV演出和模特兒工作。

文:溫兆明

編輯:陳淑安

facebook @明報副刊

Instagram @mp_lifeandstyle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