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一問》展現漫畫大師身影 動畫版鄭問「重遊」香港

文章日期:2021年08月20日

【明報專訊】看着已故亞洲漫畫大師鄭問,如何在紀錄片《千年一問》中不適應香港流水作業的漫畫出版形式,不禁想要是香港有如鄭問般的天才漫畫家,藝術路會如何?鄭問先後在兩岸三地、日本留下獨特水墨漫畫,趕出版仍堅持彩稿以實驗手法畫出心中效果。鄭問是藝術家,惜58歲便逝世,這遺憾卻得到導演王婉柔轉化,加上片中大量受訪者的側寫,他的兒子鄭植羽和動畫師製作的動畫版鄭問,電影留下他有血有肉的身影。

台灣漫畫家鄭問,原名鄭進文,可能不是太多非漫畫迷的香港人認識,但他的紀錄片《千年一問》花了很多篇幅在香港,也是導演王婉柔刻意為之。鄭問曾在2000年來港,當時應黃玉郎邀請連載布袋戲改編漫畫《大霹靂》,之後再與馬榮成創作全彩手繪漫畫《風雲外傳︰天下無雙》,是鄭問人生最後一部漫畫作品。片中除了訪問黃玉郎和馬榮成之外,還有漫畫家陳某、馮志明、鄺志德、曾擔任鄭問助手的陳景團和漫畫編劇鍾英偉,以及曾任玉皇朝集團主席的溫紹倫等。團隊走過他在柴灣的工作室,想改編他漫畫《阿鼻劍》的電影導演劉偉強也受訪了。《千》已入圍來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

燒味舖倒影 流露對港之情

王婉柔興奮地分享曾經到北角的東寶小館拍攝,鄭問是餐廳的常客,台灣紀錄片團隊來港用心記錄鄭問足迹,更製作動畫版鄭問,在香港各地行走。王婉柔說特意在有電車「叮叮聲」的地方拍攝,營造出香港的氛圍;讓香港觀眾覺得自己與鄭問更加接近。

香港部分其中一節,訪問了漫畫分色公司「精藝分色」的電腦着色師施玲玲及創辦人施仁毅。鄭問繪畫漫畫上事事親力親為,會親自到分色公司在電腦的色板上挑顏色,香港的助手很驚訝;他一直以來是很完整地畫一張漫畫和彩稿的,所以不太適應香港分工細密,頭髮、衣服、效果線等各有專人負責的流水作業形式。王婉柔的解讀是香港經驗對鄭問很重要︰「這是鄭問老師開始跟一個不一樣的漫畫產業合作,學習要怎樣適應快速又商業的市場,掌握香港讀者的喜好。」鄭問兒子鄭植羽也同意這讓他往後轉做網絡遊戲《鐵血三國志》時,能由藝術家變成領導者。

記者很深刻的一幕,是動畫版鄭問在轉角一間「燒味舖」看着自己的倒影,而表情有點失落;紀錄片的時間順序上,不久後就說鄭問離開香港,到北京擔當網絡遊戲製作的美術指導。片中的香港受訪者,大多都認為鄭問來香港發展的時機不合,覺得要是他在香港漫畫的高峰期來香港,他可以在香港大受歡迎,漫畫銷量更多,成就更高。

倒是王婉柔不覺得鄭問對香港的經歷感失落,「我安排他看玻璃這個鏡頭,是一個回望, 他最後不是看着香港街頭的空景,而是看着自己,但這不是一個單純的鏡子,是在香港日常生活燒臘店鏡子映照之中」。她想拍鄭問看着自己的場景,挑選「燒味舖」因為這是台灣人角度代表香港的地方,拍攝時場景也很有生活感。片中下一幕鄭問在香港出版最後一期的《大霹靂》,漫畫所有人物角色跟讀者說再見,「那是很大的感謝,他對這片土地一定有很深的情感,或者香港給他很多養分。所以這些鏡頭剪接,我們是想留住他對香港的情感」。

後來鄭問為內地網絡遊戲做美術,也因遊戲技術無法跟上鄭問細緻的圖畫,曾與團隊產生分歧,有項目無疾而終。2016年他正計劃要以《清明上河圖》為藍本創作新漫畫,一年後因心臟病早逝。兩岸三地和日本的漫畫家和鄭問的工作伙伴都深感惋惜。在日本方面,紀錄片訪問了漫畫家池上遼一、千葉徹彌、高橋努等,以及曾與鄭問合作的「講談社」編輯,回顧他的《東周英雄傳》在日本大賣120萬冊及獲得日本漫畫家協會「優秀賞」。內地受訪者就主要是鄭問遊戲製作公司的同事和老闆,老闆還把鄭問形容為「活菩薩」。

兒子鄭植羽扮演動畫版鄭問

台灣的部分,由鄭問小時候不買玩具只買畫具的軼事開始,談到他作畫時整間屋的地板都被稿紙覆蓋。他曾做室內設計後轉投漫畫行業,在周刊連載作品,為掙更多稿費刻意增加分鏡……鄭問的家人和工作伙伴們的訪問讓他的形象更為鮮活,而助手形容他繪畫時像着了魔的狀態更令人神往。充滿才華的鄭問,年輕時已感懷才不遇,他這個筆名就是「無語問蒼天」的意思。

很多人為鄭問惋惜,說是時代的千年一嘆,始終他在日本畫漫畫的後期,還有香港和內地經歷都不太順遂。不過鄭植羽覺得,父親對漫畫的整體成績是滿意的。鄭植羽在這次紀錄片中,除了是受訪者,也要親身扮演父親角色,因為動畫版鄭問都是動畫師根據輪廓相似的鄭植羽,在真實場景扮演鄭問畫成。此動畫實景交疊的手法最令人動容一幕,是動畫版鄭問出現在「台灣國立故宮博物院」的「千年一問 鄭問故宮大展」。鄭問是第一位在台灣故宮辦展覽的漫畫家,共200多幅原稿展出,逾10萬人次入場。動畫版鄭問在人群中重溫自己昔日畫作,觀眾在紀錄片看過他的人生,見到展覽人頭湧湧場景也百感交集,感慨這位藝術家終於得到認同。

《阿鼻劍》講武俠 受港人歡迎

本來團隊計劃在香港訪問更多人,如作品堅持藝術路線的獨立漫畫家利志達;另外也訪問了信和中心漫畫店「至Goal Club」店主張瑞新,因篇幅問題剪去片段。記者去漫畫店再訪問,張瑞新說自己不是鄭問粉絲,但覺得鄭問的畫功與故事表達能力俱佳,非常難得。現時他的店舖有鄭問探討人性正邪的奇幻故事《深邃美麗的亞細亞》其中一冊,的確較少人有興趣,最受歡迎還是講武俠的《阿鼻劍》。這兩本剛好分別是王婉柔和鄭植羽最喜愛的作品。鄭植羽說喜歡的還有《東周英雄傳》,王婉柔笑他︰「因為作品裏都是你呀!」此作品「始皇」一角是鄭問以兒子為藍本畫成的。

兩年前台灣故宮辦展覽時,有出版社再出版鄭問舊作,張瑞新也有入貨,銷量不俗。鄭問在香港受歡迎,張瑞新認為其中一個原因是他的作品與主流港漫的武俠題材很相似。張瑞新說他早期編寫繪畫的歷史漫畫《刺客列傳》,當時有人以水貨形式在港銷售,銷量達過萬本。

漫畫家不靠廣告只靠書本的零售作收入,張瑞新覺得香港印刷品市場太小,鄭問正式來港出版時漫畫銷量與1980、1990年代港漫巔峰時期相距甚遠,那時馬榮成的《中華英雄》可以賣到20萬本,但現時的漫畫,賣到1萬、2萬本已要「開香檳」。每周連載的漫畫數目也由數十本減至只有數本,如《新著龍虎門》、《山海逆戰》和《妖怪道》。

因為鄭問離開得太突然,片中訪問瀰漫着遺憾的氣氛,王婉柔說︰「拍片的時候,我們最常在聊的不是技術或電影的問題,是人生的問題。」她覺得鄭問教會她的事情是,「一開始我把他定位成生不逢時的創作者,他永遠在跟時代抗爭。後來我沒有去這樣定位他,因為沒有逢不逢時這回事,這件事出現在你的人生,它就是最好的時間」。鄭植羽說,要是鄭問看到這片會覺得「很三八」,因為鄭問是只陶醉在創作的人,做其他事不太自在。但鄭植羽很感動的是,電影結尾台灣故宮那場,他和自己扮演的動畫版鄭問都出現了,對於也走上藝術路的鄭植羽來說,也有傳承的意味吧。

(《千年一問》正在百老匯電影中心上映)

文:胡筱雯

編輯:蔡曉彤

美術:張欲琪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 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