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導賞:阿富汗扶不起? 「阿斗」的難關

文章日期:2021年08月22日

【明報專訊】美軍在阿富汗前腳未撤盡,塔利班已旋風式將總統加尼主導的政府趕落台,相隔廿年後再度執政,阿富汗人為走難連命都不要爬上飛機,成為震撼無數人心的畫面;而即使在阿國境內,截至今年8月9日流離失所的人亦達55萬。學者出身的加尼被翻出曾著有《修復失敗國家》一書,現實可謂對他作出最辛辣的嘲諷,然而阿富汗點解咁失敗?這20年來經歷什麼變化?是否又將走上1990年代的回頭路?究竟這個國家,是不是扶不起的阿斗?

高山多「山頭」也多 40年5波難民潮

走難,我們看新聞覺得似是頭一次發生,但對阿富汗人來說並不。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facebook專頁「中亞脈搏」創辦人孫超群概述,「籠統地說,阿富汗近代的難民潮有4波,第一波是1979年蘇聯入侵阿富汗後;第二波是1992至1996年,伊斯蘭政府推翻蘇聯扶植的政府,之後是地方勢力、軍閥之間的戰爭;到1996至2001年,塔利班執政的5年,尤其東部的首都喀布爾及大城市被攻陷後,不少受過教育、比較現代化的人為了逃難遷徙到北部,所以北部後來成為反塔利班大本營。第四波是2001年到現在,美國推翻塔利班政府後,很多親塔利班的人出走到巴基斯坦。這漫長的難民潮到這一刻,塔利班重奪政權後,是第五波。所以由1979年至今數十年,這都是一個不斷出現難民的國家。」

「他們不只是逃避恐襲或政權逼害,而是在這個國家沒有未來所以要走。」美國自9‧11後為報仇打走塔利班後一直無法抽身,中央政府食住美方援助這條水,貪污嚴重兼不搞好內政,當然是失敗原因之一;孫超群說,美方從來以解決安全威脅為目標,「由始至終都沒有一個目標是幫阿富汗成為正常國家」,亦是明顯不過。但是否「不爭氣的阿斗」,就解釋到阿富汗為何失敗?

不是要幫「阿斗」講說話,但孫超群說:「好多時一個國家係咪扶不起的阿斗,也取決於很多因素,就阿富汗來說,地理是一大因素。」就像《國家地理雜誌》兒童版介紹道:「險峻的高山與荒漠覆蓋着阿富汗大片土地」、「很多阿富汗人住在肥沃山谷裏,耕作和畜牧,只有20%土地是田野。」阿富汗是全球九成鴉片來源地,除了生產罌粟,另一大產業就是礦產。孫說:「罌粟田主要在南部,地理限制難令阿富汗發展其他產業。中亞主要河流阿姆河及錫爾河都落不到去阿富汗(境內腹地),加上高海拔,它就是很孤立的地方。」

中央政府極速敗走,難道因為塔利班是民心所向?這背後其實牽涉到阿富汗的「多民族國家」特質,許多少數民族都擁有地方軍事力量(即軍閥),正如孫超群所言:「表面上有中央政府,實質上山頭勢力分散,內戰頻生。」

塔利班所屬的普什圖族是最大民族,但只佔約一半人口。第二大的塔吉克族在90年代塔利班執政前領導政府,時任防長、後來領導北方聯盟抵抗塔利班的馬蘇德便是一員。第三大的哈扎拉族(佔人口不足一成)大多信奉什葉派,遜尼派的塔利班視之為異端,上次執政時曾加以屠殺。

孫超群又提到,今次幫(前)中央政府抵抗塔利班的地方軍閥,很多是當年的「old seafood」,例如烏茲別克族軍閥杜斯塔姆,「他在90年代已很出名,因為早就臭晒朵,是個騎牆派,本身親蘇聯政府,92年內戰時期又視形勢幾度轉陣營。他本已退休在土耳其,中央政府叫人返來打仗時,他亦回國,但這些地方軍閥未必對中央政府忠誠,只為保護自己地方勢力利益」。對比之下,加尼的中央政府多是2001年後才回國的精英,與地方勢力關係疏遠,中央政府對地方管治其實不怎有效。

塔利班未執政也「外交」 鄰國焗住傾

這亦可解答另一問題,為何中國外長王毅早就跟塔利班握晒手?恐怖分子喎!(美國國務院只將巴基斯坦塔利班列入「外國恐怖組織」名單,而財政部「特別指定的全球恐怖分子(SDGT)」清單則包括阿富汗塔利班。)事實上塔利班在這廿年間雖無執政地位,但「外交」可沒閒下來,「他們都有到俄羅斯,亦有見烏茲別克、土庫曼的政府官員」,一些國家與阿富汗談基建項目,與中央政府談妥,還不免要跟塔利班打交道,「如土庫曼想興建經阿富汗的天然氣管道經過的南部地方很多由塔利班控制,亦要跟他們傾。」

但未來,他認為這些鄰近國家再做不成free rider,對比以往有美軍抗衡塔利班,它們以後就得自行應對地區安全隱憂。他觀察到各國仍是見步行步,俄羅斯因輸入不少中亞外勞,阿富汗是中亞激進組織訓練之地,故俄國的回應是先睇定啲,暫未承認塔利班政權;中國則「對其他國家都偏向用一種經濟考量思考,常強調不干涉、不理意識形態」,率先示好;又如烏茲別克「講法跟中國相若」,則因為它是內陸國家,「很多基建項目都經阿富汗,最近亦有鐵路項目經阿富汗、巴基斯坦,傾到一半換塔利班上台,都冇得唔承認個政府先再傾」。但他說大家都是博一博,「中國要求好簡單,不容許他們所說的東突厥伊斯蘭運動在阿富汗生存,但塔利班是否只係口響響應承中國,實質上做唔到?」

掌權2.0 可以抄伊朗?

孫超群又提醒中央政府無法有效管治全國的情况,「如西部赫拉特在軍閥內戰時期(1992-1995)自成一國,在塔利班執政5年屢有反抗被鎮壓,如果塔利班未能有效建立官僚體制,這種情况就會繼續發生」。塔利班想要如何擺脫這困境?孫說:「最接近會是伊朗或沙特阿拉伯這些政教合一的國家,塔利班想解決部落政治問題,變成中央集權政府,同時不想變成如中、俄那樣的現代世俗國家,最理想應是伊朗,但伊朗九成是波斯民族,阿富汗民族問題比伊朗嚴重,會阻礙它建立統一的政府。」長達20年沒有執政,「塔利班近日不斷放軟態度說可讓前政府官員繼續營運政府,又要公務員繼續返工,因他們也知道自身弱點是無管治經驗」。會否幾日後被其他力量打走?他說「又唔會」,「因為它靠把槍得到政權,最多變成一個失敗國家,可能回歸90年代的狀况」。談到人權倒退,他不表悲觀,但看現實,「國際社會不會因阿富汗在國內行保守政策而孤立它,如中國講不干預內政,就是很明確的立場,你死你事,國內如何壓抑人權都是你的事,我只是跟你做生意」。

編採˙ 明報國際組(洪金法、甄梓鈴)、劉子斌、曾曉玲

{ 圖 } 資料圖片、網上圖片

{ 美術 } 陳瑞麟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