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杯水和一本書的生意 營造社區空間 店主:得閒嚟坐

文章日期:2021年08月27日

【明報專訊】在香港如果要經營一間店,販賣休息、放鬆,你會想起一盤什麼生意?水療按摩?街角咖啡?近來有大量咖啡室見縫插針的深水埗大南街新加入社區空間「半杯寮」,荃灣則新開了一家標榜一個月只推售一本書的「一瓢書店」,不高舉消費的空間營造,打開門不是店,「歡迎得閒過來坐下」的坊眾聚腳地,可寫出什麼新的故事?

在深水埗大南街近南昌街的位置,有一間新的社區空間,是作家李維怡打理的半杯寮。活了差不多半輩子毅然決定開一個社區空間,李維怡說這可能是自己「最後的一個作品」,她希望不是最後一個,但實在是花費了很大的力氣去做這次前所未有的嘗試。她本來就認識這個舖頭的業主,7月的時候得知舖頭租金相當便宜,而因為一直做開的社區藝術很難在街頭持續下去,所以幾日內就決定試一試租這間地舖繼續做社區工作。

半杯寮設「照顧者休息站」

半杯寮名字由「半杯水」和「寮屋」組成。如果「半杯水」是一條問題,社區藝術工作者或者會問如果放半杯水在這裏,街坊會有什麼反應?李維怡說先不要有太多想法和判斷,「我覺得是不同的,以前你是去明白別人的擔心,現在你作為街坊『擔心埋一份』」。親身辦一個社區空間,讓李維怡體會到「落場」的重要,開辦不久附近舖頭的店主已跟她打招呼,又會提點她水喉等的實際問題,她能感受到很強的鄰舍意識。

短短的時間她已遇到不少趣事,有意無意做了些社區服務,例如半杯寮旁邊有一間幼稚園,有次小朋友哭鬧,母親很煩躁,李維怡上前幫忙,竟模仿小朋友哭鬧,嚇得他乖乖就範。李維怡也拍過社區紀錄片,在團體影行者辦不少社區放映,累積了不少社區工作的技能,例如怎樣與人溝通等。

她在半杯寮設「照顧者休息站」源自對性別議題的關懷,她曾遇過一位「型婆」,孫兒說要進半杯寮玩,「型婆」熱切地跟李維怡分享「女人不要結婚呀,一結婚就失去自由了」。李維怡問「型婆」名字,由一開始她說可用「孫兒名字的婆婆」稱呼她,到後來李維怡提到生育過後女人連名字也失去了,獲「型婆」認同,並從孫兒口中得悉「型婆」英文名,整個過程令李維怡很有滿足感,「這個做法和NGO的方式很不同,不是要請人來活動,而是面對街上千變萬化的happenings」,是李維怡新的修行。

主打文化活動工作坊

而「寮屋」就是草根生活空間,建造材料都是手邊執到的東西,李維怡說︰「我不喜歡當我要創造一個空間,就要整走別人所有的東西。」她介紹這「寮屋」空間中的櫃、家俬和植物等,逐一分享它們的由來,很多是本來地舖的東西,其他是朋友不要的二手物品,移民時丟棄的家俬等。李維怡特意不裝修地舖,省下一筆裝修費,不需要轉介到消費者身上,下一個租戶也不用花錢拆卸裝修。她認為創造一個新空間並不需要推倒一切重來。

李維怡提出一個很重要的問題︰當社區藝術工作者不想依賴政府資助,可以如何維持社區藝術活動的空間?她說︰「有無可能做生意又對社區有些回饋呢?」始終能夠用如此便宜的租金租得地舖,是這個社區賦予的。而不申請資助也讓她有更多彈性安排社區的活動,「(寫計劃書的話)你很早就要講好,兩三年後做什麼活動,其實社區藝術需要你感受社區的變幻和節奏去改變活動」。很多學者用「士紳化」形容大南街咖啡店林立,李維怡覺得街坊是不太介意咖啡店做生意,因為都是「搵食」而已。半杯寮主打飲品卻是茶,是李維怡的喜好。文化活動是半杯寮最重要部分,有藍曬、社區書寫、花牌紮作等工作坊。李維怡說也要反思文化和草根階層的關係,文化人和草根之間只是生活經驗和質感不同,兩者都可理解深奧的藝術作品。同時半杯寮會劃分時間,有時做服務,有時賺錢;如街坊小賣部,比連鎖店價錢便宜一點;還可預約鋼琴角、自修和靜修的空間。

一瓢書店 每月介紹一書

近年香港書店愈開愈多,但「一瓢書店」營運方式可以說是很特別,一個月只以一本書為主題,只售此書。店主KO和阿昌分享,這一個形式是參考了日本的森岡書店,標榜「一冊、一室」,每周以一本書為主題,配合一系列的對談及展覽。而他們認為一個星期一本書的節奏在香港來說太快,他們不是地舖人流不多,亦不是經常開放,阿昌有一份正職,所以選擇以一個月為介紹一本書的時間單位。

這個月,他們以香港學者周保松的書《小王子的領悟》為主題,除了請來作者外,還放映《小王子》電影,邀請獲法國授權繪畫《小王子》的香港插畫師Steven Choi分享,以及辯論雜誌《主線》成員以「玫瑰比狐狸更適合成為小王子的伴侶」舉行辯論表演賽等,而他們售賣的主題相關書籍銷量不俗。再之前的主題書本包括《逃避自由》,從心理學的角度討論為什麼人類會放棄自由,另一個月的主題是日本的繪本《我們為什麼要讀書?為什麼要工作?》,在畢業的季節作為主題書籍反思工作和學習。阿昌說︰「長遠而言,當然希望會有期待每個月選書主題的讀者群。」

如圖書館無限睇 講座放映會自由定價

KO是在大學修讀中文教育的學生,阿昌曾是日校中文教師,在教學的過程中,發覺很多學生不喜歡讀書,不少成年人也是只買書而不讀書,他們希望一瓢書店像一間戲院,你會到戲院看戲,而你來到一瓢書店就專心看書,KO把自己的書放在店內,變成任讀者借書在店內閱讀的圖書館。書店以展覽形式、講座及放映會介紹一本書,是希望讀者能夠更深入地閱讀。阿昌說是「換個角色做教育」。

至於選擇在荃灣開店,因為工廠區來說荃灣的書店較少。讀者可以在這個共享空間工作,但看書的圖書館在理念上是「堅決不收費」的,而文化講座、放映會等採取自由定價,由客人決定值得付出的價錢,這個形式只在少數地方如食肆蘇波榮(已結業)、漫畫店紙本分格實行。兩人說上來的客人千奇百趣,主要都是大學生、比較年輕的讀者。他們不特別介懷讀者付出的價錢,一個月才會開一次收錢的錢箱。

書店亦有為客人選書的服務。KO說︰「我有段時間逛誠品時,完全集中不到精神,覺得有點頭暈,我的擔心來自我見到很多書,沒有時間看書但又想看書,這種糾結就是知識焦慮。」他們笑說一瓢書店是把選書做到極致,一個月選一本書,希望減輕讀者的「知識焦慮」。店名來自「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故事,佛祖在沙漠中給口渴的遊人一片綠洲,遊人卻滴水不喝,因為湖水太多不能一下子喝完,不如不喝,佛祖告訴他世上美好的事情甚多,只需把握住一件事就可以了。

兩個訪問以同一句作結︰「得閒嚟坐下啦。」有一個空間讓人們坐下喝茶和看書,做文化交流討論,重要之處是如哈伯瑪斯(Habermas)的公共領域,他認為私人個體在咖啡廳與沙龍聚會,是理性論辯及思想協作開始,雖然聚會模式受制於「公共權威」及馬克思提出的階級問題,但這些聚會是構成多元與具包容性的公民社會重要部分。

■半杯寮

地點︰深水埗南昌街72C地舖

網址︰bit.ly/3krUZiO

■一瓢書店

地點︰荃灣沙嘴道11號達貿中心305室

網址︰bit.ly/3sO21m8

文:胡筱雯

編輯:蔡曉彤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