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薯:神仙抑或神棍,重要嗎?

文章日期:2021年08月27日

【明報專訊】神仙和神棍,可能只是一字之差,又或是一念之間。

繼MIRROR和ERROR之後,人稱「七師傅」的玄學家七仙羽近期人氣急升,成為ViuTV綜藝節目的新貴。一口半鹹淡廣東話,加上神情認真說話騎呢的風格,不但令她在清談或遊戲節目搶盡風頭,電視台更為她度身製作節目《七救星》,以「類」玄學角度,打救一眾不得志的茫茫眾生。

為什麼是「類」玄學呢?有別於以往的風水玄學節目,師傅通常會從方位、衣著擺設入手,教嘉賓和觀眾趨吉避凶,但《七救星》完全沒有羅庚、銅錢串或開運竹,七仙羽的所謂「改運法」,令人意想不到——她聲稱等待愛的女演員前世為玩弄感情的男性,故被女鬼癡纏,要大擺筵席化解(最後更「自肥」當作自己的婚宴);為半紅不黑的偶像組合創作歌曲振奮士氣,更自rap作彩蛋;以棍打走嘉賓身上的業障,祈求改善家人關係,安排家人破冰飯局失敗收場,七仙羽突然合十念經,聲稱念的是每家都有一本的「難念的經」……如果這些偏鋒方法能幫助藝人改運,實在太神奇。但既然某些自稱茅山術士叫善信性交都可轉運,七師傅的古怪方法又何足掛齒?

這個年頭,認真可能真的會輸到貼地。想看玄學節目的觀眾肯定覺得《七救星》不知所謂,但諷刺的是,這節目成為近期ViuTV收視奇葩,早在十多年前已參與有線《怪談》節目的七仙羽,更成為觀眾新寵,甚至連潮流雜誌也請她做專訪,內容農場亦回顧她的「威水史」——七仙羽自稱馬來西亞華僑,生於大富之家,在香港讀中學後舉家移民英國,成為唐人街選美冠軍,後來更負笈美國名校哥倫比亞大學就讀新聞系,畢業後到台灣做新聞主播,又曾任香港多間不同類型雜誌的記者,又出版過多本暢銷小說;成為風水師之後入住幾千呎獨立大屋,衣食無憂之餘更在外地擁有一個森林云云……

犧牲形象 換來觀眾開心

一個人前世要扶阿婆過幾多次馬路,今生才有這樣好得太離奇的命運?無憑無據,自稱玉皇大帝孫悟空轉世也無不可,但在充斥着假新聞的時世,觀眾竟然對於七仙羽的背景沒有太多質疑,反而更加強了她的娛樂性。就像《七救星》一樣,不用擔心風水玄學節目內容非精密科學可能導人迷信,因為觀眾根本不當它是玄學節目,只是一個騎呢的「自稱玄學家」,利用她聲稱的玄學方法去為觀眾帶來娛樂。就像周星馳的經典作《回魂夜》,從沒有人會當它是鬼片,也沒有人會當片中精神失常的Leon是驅鬼專家。

Leon曾說過:「我有今日呢份功力係經過無數咁多嘅考驗,我更恐怖嘅嘢都見過,更驚險嘅事都遇過,仲有咩可以嚇到我?」我真的不知道七師傅是否真正的玄學大師,但就是她那份「別人笑我太瘋癲」的自信,加上各種似是而非的玄學方法,令她有Leon的影子,也令《七救星》成為好cult的「類」玄學節目,大家不是愛看七師傅指點迷津,而是喜愛看她亂噏。七師傅之前,我們還不是喜歡戴粗金鏈平頭裝的騎呢演員八両金,甚至騎呢得蜚聲國際的William Hung?

那麼,七仙羽知道觀眾如何看她嗎?其實她很清楚。在某潮流雜誌的訪問,她曾說過犧牲自己的形象,換來全香港人開心,布施歡笑是功德,她覺得沒所謂。在香港這個日趨悲情的城市,有這慈悲之心的確難得。至於她是否玄學大師,是否美國名校高材生抑或觀音菩薩神仙轉世,她的轉運法是信念抑或迷信,也許真的不重要。總之師傅愛我,賜我歡樂就夠了。

文:梁慧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