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青:MLA唱出舉重若輕的焦慮

文章日期:2021年09月03日

【明報專訊】演唱會後朋友問︰「到底之後MLA仲搞唔搞到show呢?」

在二人樂隊my little airport(MLA)一年一度的演唱會「我都唔知道」開始前,樂隊宣布推出新純愛專輯《Sabina之淚》。在新碟和演唱會其中一個反覆提到的詞語是「知道」,在演唱會名字外,還有兩首歌,一首是半年前推出的《那陣時不知道》︰「那陣時不知道/置身的日子都發亮/眼光裏藏着的囂張/往後已不再同樣」。

輕輕幾句道出「知道」的落差,自己以抽離看那陣時,是懷舊和追悔。跟專輯同名的歌曲《Sabina之淚》,也講「知道」的錯認,說自以為是,應要知暗戀對象對自己沒意思︰「應該早知道/根本就不是/應該早知道/根本不會是/對方沒任何表示/純粹是沒有意思/難道你認為是他不敢示意」。

兩首歌中的認知失落既源於世界變化太快,也是其殘酷遠超預期,無論愛情與政治,MLA的歌曲中都常寫啟蒙到失落的循環。學者彭麗君說過MLA是「香港新左翼文化運動」一員,運動由早期一小撮人不被認同的焦慮,擴展至一切皆政治,林阿p在演唱會朗讀波蘭詩人辛波絲卡作品《時代的孩子》︰「你說的話,有政治的回音,你的沉默,訴說着許多話語,橫着看豎着看都是政治性的。」

專輯:青年幾個月戀愛 像一生一世

從前的MLA,如果說他們的歌曲舉重若輕,是他們被樂評人稱為「童稚流行樂」的旋律,配以主唱Nicole療癒的歌聲,不用學術字眼說中少年心事。歌曲中充滿情感的焦慮,例如《因講了出來》歌曲結尾說在日本和歌展覽中「不敢看到美好的詩句/怕用手機影低時/被保安捉去」,還有新歌《煙》︰「你說你不想遠離/煙霧的滋味/已看不到距離/勝利的日期」。

MLA簡介專輯是說對於青年人幾個月的戀愛也像一生一世。此專輯可能是繼2014年《適婚的年齡》後,人心焦慮最為突出的創作。誕生在害怕本土文化消失語境下的專輯,受眾多了,因這年代任何人都無法說他們歌曲的焦慮是無病呻吟,編曲聽起來有滯後感覺,話語似有若無的張力更明顯。有人說今年演唱會是離愁別緒,筆者由懷舊聯想到「搶飛」熱潮與媒體吹捧說各演唱會「真誠」,都是社會和各人心中文化與生存焦慮的體認。

MLA演唱會送各人一句Long Live。歌詞中聽到樂隊的陪伴,靜靜過這天,慢慢度這年,僅此而已,還可以如此。

文、圖:劉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