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卓燕用身體寫日記 與貓共舞 捕捉光影

文章日期:2021年09月03日

【明報專訊】國際知名的香港舞蹈家梅卓燕,帶來以流浪貓為主題的《日記》系列續篇,這是她救助流浪貓30年以來第一次創作以貓為主題的舞蹈作品。新作特別之處在構築光影的遊樂場,讓她在其中穿梭耍樂,就如她在城市街角後巷尋貓一般,思索如何面對糟透了的世界。

30年前街角與流浪貓結緣

梅卓燕和流浪貓的緣分,始於30歲之年的冬天,有天她在街上的一個大紙盒中遇見一隻小貓,然後突然下起大雨來,小貓拼命不斷向上爬,她忍不住抱起紙盒和小貓,往對面的時裝店詢問小貓是不是他們的,售貨員說原來小貓已經在街上一整個上午了。梅卓燕看見小貓全身濕透冷得發抖,就打開大褸,把小貓抱在懷中帶回家。

自此梅卓燕說自己「愈陷愈深」,她救助過的小貓有患病的,也有被遺棄的,最後共收養了4隻貓。但她又想到,她能給收養的貓一個家,但那些仍在街上的呢?她說有次坐在巴士的上層,巴士駛至中上環舊區,她看見兩隻手掌大的小貓圍着一個蓋着的飯盒,小貓們應是餓了,但又找不到食物,她就在下一個站下車回頭找小貓,並決定之後要繼續照顧流浪貓。她覺得自己像開了眼一樣,看到很多別人看不到的流浪貓,聽到別人聽不到的流浪貓求救聲。同行的人總留意不到,她發覺「當有些事你不放在心上,無任何東西可引起你注意時,那個世界是可以完全被忽略的」。

轉眼梅卓燕已屆花甲之年,面對新冠病毒疫情下的新世界,她特別感受到世界的荒誕,於是重新思考生命的本質,生存的意義是什麼?她說自己一直「用舞蹈劇場的形式去寫日記」,以文字和身體作為媒介記錄自己的人生。《日記》系列之初,是1986年,梅卓燕演繹小時候在文化大革命下生活的經歷,而對上一個《日記》表演名為《日記VI .謝幕……》,於2009年首演,探討50歲的女性身體及回顧她的舞蹈生涯。整個系列都是記錄梅卓燕的人生,因此是連貫且互相呼應的。

例如梅卓燕連結兒時與現在,她以前因文革無法上學,在單棟屋之間沒有車的街頭上成長,因沒有上學需自製玩樂的把戲,如同她準備現在的作品,也喜歡落手落腳跟團隊一起砌砌畫畫,創意由此而來。而父母的上一代是散落在世界各地的華人,父母偶然在中國大陸遇上並生下了她,也讓她體會到命運的拋擲;也就像她在文革時見到死屍掛在燈柱上,離死亡很接近,她說是「跟流浪貓的經歷一樣」,延伸至今日阿富汗等地因戰亂流離失所的人,人與動物都在世界上重複地流浪。

「貓是我的老師」

製作《日記》系列時,梅卓燕都要找特別的切入點,今次就以光影為主題。在舞台上陪伴梅卓燕的貓咪多以木板刻製,貓的輪廓根據梅卓燕的愛貓「盲豬」設計而成,把這隻「盲豬」放在電動轉台上,射燈照射下,在白布上的陰影會慢慢變大,又慢慢變小,梅卓燕會趴在轉台上逗貓,其中一幕她的頭和貓的頭相對,來個四目交投;梅卓燕說這效果讓貓充滿動感,而光影之間滲透詩意與童真。梅卓燕因為喜歡貓,所以在《日記VI》的布景加入木板貓,今次再用上,她認為可說是貓給她的創意和靈感。

她也參考了皮影戲和木偶劇,燈光打在木偶上,孩子總覺得非常神奇。她笑說自己總愛留意擺動木偶的人,覺得「他們在跳舞」,因為他們一定是心中有movement,木偶做起來才會有生命,這點大概如同梅卓燕的舞蹈動作了然於心一樣。梅卓燕覺得表演藝術是處理形象和能量,而舞蹈是用身體塑造形象和能量,讓觀眾感受狀態和一些生命的連結,《日記 VII • 我來給你講個故事……》說的就是梅卓燕與貓的關係。「貓是我的老師。」梅卓燕如此說,因為貓在糟透的世界也能樂在其中。●

《日記VII.我來給你講個故事……》

日期︰9月16至19日晚上8:00;9月18、19日下午3:00

地點︰大館賽馬會立方

票價︰$300

網址︰bit.ly/3BgkJWe

文:胡筱雯

編輯:蔡曉彤

美術:謝偉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