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乜乜物的尾巴

文章日期:2021年09月05日

【明報專訊】殘奧步入尾聲,緊張場口不少,「硬滾」和羽毛球比賽都有佳績。早前我們讀李峻嶸的理論文章,今周正好趁閉幕來一場合時的思辯:把郭柏年的哲學角度讀到尾,將一個「殘」字裏的定見和定見之外,想個透透。

暑假和夏天也都來到尾聲了,中小和幼稚園學生幾天前亦已開學。這幾年當學生因着這樣那樣的不正常日子而格外困頓,原來有一整屆大學生更是今年臨畢業才有得返校園;學生變得更珍惜返學,英文書店店東說來看書的香港人多了,奇形怪狀的實驗書店也愈開愈多,是否標誌着一番困頓中求學問的心志?希望莘莘學子今年順順利利,學業有成。

開學日並有一宗法庭新聞「7民主派煽惑他人遊行囚11至16個月」,有人「嘩」一聲問「咁重?」(案中被告全部認罪),剛巧在囚還押的民主派初選案被告何桂藍今周投稿,當中對相關案件的司法程序和法治的原則與現實都有議論。

今日除了殘奧還有朝偉,或可一看。

編者話˙黎佩芬

圖˙Stella So

編輯•蔡曉彤

sunday@mingpao.com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