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話題:雜燴中華:關於《尚氣》及其評論

文章日期:2021年09月19日

【明報專訊】《尚氣與十環幫傳奇》劇本流弊不少,卻是難得豐富的文本。除了梁朝偉輾壓對手的演技外,最令觀眾看得愜意的,不在戲裏,而是戲外繁花盛開的評論。甚至可以是,《尚氣》正是一部評論比電影好看的作品。

論者無情,但論者也得以理服人。在華文圈裏諸多關於《尚氣》的評論中,起碼有三種取向值得留意。一是有關電影是否辱華,二是華人角色形象的演變,三是電影再現了怎樣的中華性(Chineseness)。關於第一種,早已成一個取笑中國民族主義的經典笑話了﹕只要你一提中國,你就辱華了;而當你避開一切有辱華成份的東西時,那麼,你也辱華了。在小粉紅式的思維裏,《尚氣》辱華十分容易:梁朝偉演的就是「滿大人」,劉思慕不夠俊俏,然後輕易跳過電影裏的細節,或甚是連戲也不用看,就可以判斷:它辱華。

其實有沒有「正宗」的中華

當然這種「批評」不值一駁,卻有另一種弱版本:認為《尚氣》依然不脫表現東方主義的套路。例如拿劉思慕的樣子造文章,不說他醜,只說他符合西方人對華人的刻版印象;又例如說,戲中充斥着中國式符號,大羅仙境、《山海經》的神獸、陳法拉的太極手,又或是巴士戲裏的成龍式武打,澳門的竹棚場景等香港電影形象,恰恰是一種將中國浪漫化再他者化的美帝手段。戲裏「中國」,不只沒有「醜得辱華」,反而是「美得不像華」。亦因為太美,那就淺薄了,同樣符合西方對中國的刻版印象,卻不是真實的中國。

這個弱版本的批評值得駁斥,其中關鍵在於:在東方主義論述橫行經年之後,我們是否應該重新追問,在今天,其實什麼是「西方對中國的刻版印象」? 又其實有沒有一個「正宗的」(authentic) 中華(Chinese)呢?

小粉紅早就認定梁朝偉是飾演滿大人,而漫威卻接上了《鐵甲奇俠3》留下的尾巴,既拆解滿大人的舊形象,復自嘲西方過去對華人的誤解。這正好說明了,「對『刻版印象』的想像」,已嚴重滯後於漫威改進非西方形象的步伐,這亦關乎第二種評論傾向。梁朝偉飾演的角色被「正名」為徐文武,劇本對角色的刻畫並非十分完善,然而他可能是漫威宇宙中設計得最成功的反派:他不是作為一個像「假滿大人」一般的「刻版印象顛覆者」,而是一個全新角色,全新的華人反派,當中盛載了豐沛而混雜的中華性符號。

「離散」對立反映多元混雜

找梁朝偉演徐文武無疑是一絕:論武打,或有觀眾會聯想到《一代宗師》裏的葉問,但其實《花樣年華》裏的周慕雲,可能才是更穩當的參考點。徐文武被梁朝偉演繹成深情而沉抑,即使被惡魔「靈魂吸食者」蠱惑欺騙,也沒有一般反派角色那種的狂放失智。戲中最好看的一段是他將尚氣和夏靈帶回老家,在中式宅院的書房裏,他穿著一件細領白襯衫,向兒女解釋他對大羅的「研究」。他身上一點反派邪氣都沒有,卻活脫是個六十年代的書生學究。

另一個參考點:徐文武在妻子被殘殺後重戴十環,帶着年幼尚氣找上了仇家。他身上一套深灰孖襟西裝,手袖摺至手肘,大剌剌地闖進一間幽暗的麻雀館。那個畫面,儼然是《花樣年華》裏那種1960年代混合了香港市井和南洋離散華人的風情。

我們當然可以輕易將文武跟尚氣對照,解讀為借父子矛盾暗示中國本土跟離散華人的對立,但這正正忽略了「離散」本就是多元混雜的事實。梁朝偉是很地道的香港演員,沒有內地的中國味,演母親映麗的陳法拉也有鮮明的香港背景,真正具內地背景的主要演員只有演徐夏靈的張夢兒。電影中將原漫畫中滿大人的十枚魔戒,改為文武雙臂上的十環,可能是脫胎自周星馳《功夫》裏的鐵線拳。即使是電影中面目意外地蒼白的尚氣,亦不再是原漫畫中的李小龍形象(他擅使雙截棍),他變成一個最初有成龍影子、入大羅後學懂用「氣」、最後繼承父親十環的新武者。簡言之,若說《尚氣》是呈現的某種固定的中國形象(負面的或美化的),或象徵了某類華人族群的正宗形象(內地人或離散華人),其實都未必合適,電影更像是一個文化雜燴文本,吸收了如「香港電影」一類可被納入為「中華」的當代文化符號。

評論才是關於「再現中華性」

如此,即使尚氣本是漫威中唯一的華裔超級英雄,文武原型更是惡名昭彰的「辱華符號」滿大人,我們也不一定需要以(西方眼中的)「中華性的再現」這一線索去理解《尚氣》,亦可視之為對(西方眼中的)「中華性」拆解。戲中還有一個尚需分析的設定,就是大羅。大羅典出道教,但戲中更吸引眼球的則是大羅地上的一眾神獸。神獸群多出自《山海經》,而大羅守護者則是一條中式神龍,與之對敵的靈魂吸食者,原型卻是克蘇魯:一個美國奇幻小說中著名的大神形象。况且,這類守護封印、兩神獸大神對決的套路,並非中國傳統的東西,卻更像一個既滲雜了東西方元素、同時亦既非東方亦非西方的新造奇幻世界。因此,大羅未必就是象徵文化/傳統中國——正如十環幫也未必就是內地。

今年年初,有一部名叫《魔龍王國》(Raya and the Last Dragon)的迪士尼動畫上映,無獨有偶,故事設定跟《尚氣》中的大羅頗為相似:神龍以最後法力造出一枚龍珠,以保護「龍佑之國」的人民,龍珠碎片有魔力,一直幫助着主角雷雅對抗惡魔。這跟《尚氣》中神龍留下龍鱗,供大羅人民製造武器,是異曲同工。《魔龍王國》中的國度形態,是混合的東南亞文化,有越南斗笠,也有泰式冬蔭功,跟《尚氣》中大羅美境色調十分相像,這未必是一種巧合。

評論者總可以在《尚氣》裏抽絲剝繭,找出大量中國符號,再逐項點評有沒有辱華,有沒有東方主義式刻版印象、或再現了一種怎樣的當代中華性。但我們也可說,《尚氣》不是一個關於再現中華性的文本,反而各種關於《尚氣》的評論,才是。

文˙鄧正健

編輯•李宏豐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