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錢瑪莉賞音樂劇 載歌載舞回到70s

文章日期:2021年10月01日

【明報專訊】經歷超過8年的準備製作,那個「穿Kenzo的女人」錢瑪莉終於踏上台板。一班年輕人回到1970年代,載歌載舞;但導演司徒慧焯說香港音樂劇的發展,是處於摸索期的後段,常寫音樂劇的高世章也覺得需要更多突破,不過新演員唱歌演戲俱佳,給他們不少希望。

音樂劇《穿Kenzo的女人》第一次公開發表,是在2013年,由劇團「演戲家族」作讀劇表演。這齣劇由高世章作曲及編曲,岑偉宗改編同名小說為劇本,並負責填詞,這個組合以前就創作了很多經典音樂劇如《一屋寶貝》、《四川好人》等。其後導演司徒慧焯加入團隊,當時另一導演方俊杰亦在創作小組之中。

準備經年,音樂劇卻一直未有足本舞台表演的機會,本來2019年司徒慧焯曾說服高世章、岑偉宗讓香港演藝學院學生上陣,以此音樂劇為校慶35周年演出,卻遇上社運和疫情。當時排戲時間不足,所以曾把作品改編為獨幕劇,最後音樂劇還是在正式表演前數星期取消。

這音樂劇由動筆到現在,差不多有10年的時間創作和剪裁。高世章說︰「有些情節以前覺得很珍貴,現在卻覺得沒有了也沒所謂,其實反反覆覆都改了頗多。」司徒慧焯舉例說,這次表演比以往更着重那撲朔迷離的男人——鄭祖蔭的故事線,鄭祖蔭的態度讓錢瑪莉摸不着邊,心情七上八下,於是會讓錢瑪莉反思自己的信念是什麼。距離音樂劇上演只有兩個星期,他和演員仍在琢磨這個問題。

1970年代,陳冠中、丘世文、鄧小宇及胡君毅創立了生活潮流雜誌《號外》,當中鄧小宇以錢瑪莉之名,寫了「穿Kenzo的女人」這專欄,由1977年連載至1984年,當時很多人以為那「唔結婚都唔會死」的錢瑪莉真有其人,想不到是男扮女書寫。故事關於錢瑪莉和她的3個好姊妹Jan、Martha和Mimi在中環職場打拼,過富有品味的生活,可能中午去文華東方酒店吃飯,晚上又去高級酒吧American Club,談吐間提及Dior、Kenzo等各種名牌,四姊妹常聚會討論男人和愛情。

什麼都看不順眼 錢瑪莉追求什麼?

鄭祖蔭是個神秘俊男,他曾在飛機上遇見錢瑪莉,後來再遇交換了卡片,並約錢瑪莉吃午餐。之後的交往,鄭祖蔭每次都約她在午膳時間見面,令錢瑪莉感到奇怪。鄭祖蔭的存在總讓錢瑪莉忐忑不已,她在最後一章如此說︰「很可能我不會遇上一個比鄭祖蔭更出色的男友了。」當小說中迷霧般的鄭祖蔭由演員飾演,變成有血有肉的角色,就連高世章都非常驚喜,特意改寫樂曲,覺得歌曲不能只是一首情歌,高世章說自己改寫時更投入,讓鄭祖蔭角色性格更立體。

做《穿Kenzo的女人》,有趣之處還在於見到香港1970年代的面貌,司徒慧焯說︰「那是充滿活力,好多想像,好多創造,大家霹靂啪嘞放煙花的年代。」故事角色生活精彩之餘,也周旋於不同的愛情關係之中,司徒慧焯和一眾年輕演員做這音樂劇,能了解這一代和故事中那一代年輕人對愛情的想法︰「演員常常問我,『為何他和她不交往?』,『他已經什麼要求都答應了,還想怎樣?』但原來人人的關心方法是不同。這件事現時再提出,我覺得是有意思。」

記者想起小說中,錢瑪莉曾說自己為Andy買Calvin Klein、Ralph Lauren的恤衫和外套,是她關心他的方式,但Andy不屑物質的關心。司徒慧焯說錢瑪莉雖然什麼都看不順眼,沉迷於物質,其實只是為生存掙扎,現代人也有自己的掙扎和沉迷。發掘故事中歷久常新的部分,也是司徒慧焯的目標,此作品不止要讓香港70年代故事make sense,也是「make你現在做這音樂劇的sense」,告訴觀眾為何現時要搬演《穿Kenzo的女人》。

說故事的音樂 與眾人經歷起伏

1970年代的音樂同樣是「霹靂啪嘞放煙花」般精彩,高世章創作時,「好自然就想用回那個年代的音樂」,當然音樂經他處理,會聽得出是現代人寫的樂曲。當中音樂包括funk music、reggae、disco、motown music等,那些節奏和律動,讓人一聽就「回到」1970年代。較抒情的音樂,還參考了很多香港人至今仍愛聽、演唱組合The Carpenters的情歌。

司徒慧焯說很欣賞高世章寫的音樂,因為當中有很多說故事(storytelling)的元素,而不單是表達情緒。高世章分享道,最基本音樂劇歌曲中要由「point a去point b」,跟香港人熟悉的流行曲不同,流行曲多數是唱一個狀態,或是在評論某些事情,好少會經歷情節,或者真真正正的高低起伏,「音樂劇可能成場戲只有一首歌,5分鐘甚至10分鐘長,歌曲不止屬於一個人,角色身邊的人都一起經歷事件,觀眾也覺得和角色有共同經歷,是很獨特的寫法」。

高世章會在音樂中埋下伏筆,見司徒慧焯沒有注意到,會提他要用盡所有細節;司徒慧焯笑說高世章的音樂太豐富,常不知要做到幾複雜。其中一個例子,歌曲《做愛七年》由錢瑪莉的舊同學Jeelu主唱,主題是放蕩的愛情態度;後來錢瑪莉在飛機與鄭祖蔭相遇,會出現第二首歌曲《我不是特務》,但其中能聽到《做愛七年》的一些音樂元素,就象徵了Jeelu的態度對錢瑪莉的影響。

早前風車草劇團改編百老匯音樂劇Falsettoland的作品《攣攣成人禮》,全院滿座,是不是說香港音樂劇發展愈來愈好?高世章說風車草劇團有忠實支持者,名氣高的演員能吸引不認識音樂劇的觀眾。但百老匯30年前的Falsettoland,其「震盪」卻現在才來到香港,不少觀眾覺得難以明白,也可見香港音樂劇發展緩慢。高世章表示不得不承認20年來「K歌文化」影響深遠,首部本土創作的華語音樂劇《白孃孃》由顧嘉煇作曲,黃霑填詞,也相對似流行曲。多年來香港音樂劇風格轉變不太明顯,「好難見到音樂變化,因為太少人寫」,寫歌時也要配合戲劇作品。司徒慧焯說,「好坦白講,我覺得香港音樂劇在摸索期的後段,在尋找適合的做法」,包括如何演繹,如何填詞,如何用音樂推動故事。

高世章提到早前香港戲劇界有一個說法,指現在沒太多演員做到音樂劇,只有個別演員做到。他反而有新發現,「近年我發覺有一批學生,對音樂劇的興趣濃厚,自己主動接觸音樂劇、上堂學唱歌。新演員中有不少『唱得之人』。中英劇團簽了不少這樣的人做駐團演員」。劇中5個主要角色皆由中英駐團演員擔綱,主角錢瑪莉由白清瑩飾演,陳琳欣飾演Jan,劉雨寧飾演Mimi,蔡蕙琪飾演Martha;而男主角鄭祖蔭由梁仲恆飾演,就是近日上映的電影《媽媽的神奇小子》中飾演蘇樺偉的演員。

欠缺培訓與場地 盼從改善配套出發

司徒慧焯認為演員對音樂劇都有渴求,高世章也說作為創作人非常放心。說演員青黃不接,司徒慧焯覺得不太公平,「整個場景的配套,你不夠多人做,又不夠多人做有水準的作品,怎會有好的演員呢?」音樂劇需要高製作費,外國往往以2年至3年為一齣音樂劇的回本期,先做預演,再做正場,在香港因場地問題很難做到。

司徒慧焯更指戲劇學院很多喜歡音樂劇的學生得不到好的培訓,特別是以廣東話唱的音樂劇。高世章說廣東話的元音(vowel)和發聲方法與英文不同,學生難以找到廣東話樂譜練習,近年多了音樂劇作曲人捐贈樂譜,希望更多人接觸本土音樂劇。剛好香港演藝學院將在2022新學年首辦音樂劇表演的專業學士課程,司徒慧焯希望從改善配套出發,可支持香港音樂劇發展。

● 《穿Kenzo的女人》音樂劇

日期︰10月16至31日

時間︰下午3:00或晚上8:00

地點︰葵青劇院演藝廳

網址︰bit.ly/3CWn1dU

文:胡筱雯

編輯:蔡曉彤

美術:張欲琪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 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