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籌拍電影 影帝做殺手中介

文章日期:2021年10月01日

【明報專訊】電影《堅尼地道殺人事件》計劃眾籌1000萬元,由平民大眾投資製作,直至截稿時間,暫籌得超過100萬。由於導演趙羅尼選擇「all or nothing」,一旦眾籌不達1000萬,所籌得的款項即全數退回給支持者,所以現時看來情况並不理想。電影團隊已發布先導短片,請來黃秋生飾演教車師傅,顧定軒飾演其學生,片中黃秋生同時也是地下殺人組織的殺手中介!

大部分人認識趙羅尼這位導演,應該是由他拍攝的兩套網上短片開始,2014年執導的《公屋.居屋.私樓》,翻拍「公屋潮文」,由盧宛茵飾演阿媽,對不同背景的未來女婿態度不一,「有樓先有雞髀食」,成為一時熱話;2017年的短片《我的生涯規劃》,講述小學生面對現實,如何計劃父母的慢性死亡。他首部執導的電影《失蹤》,在2019年下旬上映,迴響不算大。

趙羅尼過往突出的作品,都與香港社會問題有關。在先導短片中,黃秋生飾演的教車師傅,教車時跟飾演學生的顧定軒對話,他一開始看不起時下年輕人,到顧定軒反映年輕人無法上流的困境後突然自揭身分,說自己是地下組織殺手中介,可以鑽法律漏洞在短時間內賺大錢,例如危險駕駛殺人的代價比其他方法殺人低,他就請人以此解決富有的目標人物。

顛覆投資者主導角色

眾籌開始至今已有約兩星期,他說現時進度不理想,除了相差800多萬才達標,也因計劃沒有在社交媒體廣泛傳播,他說留意到facebook演算法改變了,即使短片讚好和分享數目與自己以前的短片相若,但知道眾籌的人仍然不多。用眾籌方法拍電影,對他來說重要在於可顛覆投資者主導角色︰「寫完劇本再尋找投資者是很困難的事,他們有他們的看法,有些劇本可能不合投資者口味,他們不喜歡暴力血腥的故事,那故事就無機會面世了。尋找投資者過程又很長,要左撲右撲。」

於是他自掏腰包,在2019年請來影帝黃秋生拍攝,「我覺得故事好正,就做個先導短片,然後發布看看觀眾會不會支持,如果長遠件事成功的話,會是一個新的路向拍電影」。他把眾籌金額定在1000萬,若未能達標,支持者付出的款項將全額退回。這個目標非常高,在眾籌資金用途上他提到要花22%資金建立串流平台,以及處理門票和禮品。他說︰「要作最壞的打算,即使所有人都不跟我合作,亦可以獨力完成拍攝直到放映。」他覺得一定要確保支持者能夠觀看這部電影,才刻意設計相當高的眾籌金額,「這是對支持者的承諾」。

至於趙羅尼寫這個故事的原因是︰「帶出了很多我想講的社會問題,不是用直白的方式,而是用有趣的方式……可以引起很多共鳴。」光是先導短片,已有一段講述駕車學生嫌香港樓價太高,200萬的酬勞不足以改善生活,那黃秋生提議,學生看中的單位,他可以「安排單位成為凶宅」,請有抑鬱症的人在那裏自殺。在一個絕望的社會,務求上游,是不是只能壞事做盡?

趙羅尼表示曾想過邀請素人演員,但後來發現教車師傅的角色不易駕馭,而黃秋生做得非常精彩︰「(先導短片中教車師傅)10幾分鐘都坐在車廂,沒太多動作,和《淪落人》差不多,演員只能『用個頭做戲』,可以做到而不沉悶,其實是很高難度的。」這個角色難演,但黃秋生在短片中的演繹引人入勝,可說是短片的靈魂人物,難怪即使要花時間寫計劃書和分鏡故事劇本,趙羅尼亦想請他主演電影。

兼具娛樂與社會關懷

記者問他能不能說一些未曝光的內容,他特別分享多一個橋段。黃秋生開設的社區中心,同時是毒品工場基地,他請到來的公公婆婆以手推車運毒,既可避開警察查牌,亦可用低至300至500元價錢請他們工作。此段落靈感來自他看過的紀錄片,指拾荒的老人家每日收入只有10多元。他說:「電影任你創作嘛!」他就想像怎樣用正常人想像不到的方法,去達到「安居樂業」的理想,並希望社會邊緣人士得到更多關注。他寫出這個殺手故事,既富娛樂,亦具備社會關懷,記者特別留意到其英文名,The Young The Old and The Rich,年輕人與老年人的共同問題,便是這香港社會的貧富懸殊。

● 《堅尼地道殺人事件》眾籌計劃

日期:即日至10月24日

網址:bit.ly/3o5Imhb

文:胡筱雯

編輯:鄒靈璞

美術:劉若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