劏房會消失,剝削呢?

文章日期:2021年10月03日

【明報專訊】職工盟今日議決是否解散。面臨失業的程展緯在那個掛上橫額的房間裏,使出他那招拿手的針孔原理拍攝,偷偷留影許願。勞動節時寫長文爭取工人工傷紀念碑的班,憶起早前一次幾個人在談工運往事,當時還有李卓人,慨嘆歷史好飄忽。而當職工盟化整為零,獨佔舞台的「紅色工會」會與工人在一起?強積金對冲還會拖延更久嗎?勞動市場裏的剝削會不會如劏房一般,必須消失?

林超英的系列之三進一步辯駁地產商的「土地共享」計劃點解係「搵老襯」,有關在濕地緩衝區起樓的「不義」甚或危機;陳劍青則在「我地想」寫到香港工廈一個新興的「自造者空間」現象,以及解決棕地如何有助加快工業再生。

今期如約加碼推出新版「一小時生活圈」及「估餐飽」,都是將習慣成自然的日常生活經驗打開,細味再細味,然後理出一個意料之外,小至加深人際間的理解認識和經驗分享(常言you are what you eat),大至揭示城市運行背後的規劃矩陣如何影響不同的每個人,正所謂,你的「一小時生活圈」如何,你的福樂也必如何?

政府說民間紀念六四不違法,坊間卻在流傳國殤之柱要遷離開港大。先後在美國哈佛大學及中大研究與教授六四歷史的何曉清,今期撰文與大家一起讀余英時,一起悼念這位史學泰斗。

編者話˙黎佩芬

圖˙程展緯

編輯•蔡曉彤

sunday@mingpao.com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