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賽摘冠 模仿中建自我風格 本地K-pop舞團跳出香港

文章日期:2021年10月08日

【明報專訊】K-pop潮流從10多年前席捲香港,K-pop舞蹈班和學校開得成行成市,更有不少舞團專門跳K-pop舞蹈。疫情下難得有K-pop舞蹈比賽,藉此訪問了成立約10年的冠軍舞團WISHES,到底有什麼吸引他們堅持跳K-pop舞?同時也訪問了比賽評審劉敬雯,她指K-pop舞蹈其實屬於Urban Dance,並分享背後的舞蹈設計。而駐香港韓國文化院則表示,舉辦比賽的初衷是受香港舞團的熱情所感動。

本地K-pop舞團WISHES共有13名成員,當中5人接受訪問,分別是Elaine、Krystal、Fing、阿翁及小牟,他們加入舞團的年資由1年半到10年不等。本地K-pop舞團跳的是「cover dance」,也就是模仿韓國K-pop團體的舞蹈。

說起他們最初認識的K-pop,就是10多年前韓國男團Super Junior的舞曲,還有女團少女時代、男團SHINee等。Fing說當年香港、台灣也沒有類似的舞團,「見韓國舞團跳舞可以這麼齊,好像開拓了一個新世界」,他們角度一致,「走位不會撞到人」,所以跳舞時成功模仿他們會有非常大滿足感;Elaine說跳K-pop舞蹈可拉近與偶像的距離,有些韓團會挑選網上的模仿影片給予評價;Krystal則覺得K-pop舞蹈特別多元化。他們近年模仿得最多是女團IZ*ONE的舞曲,更憑Secret Story of the Swan和Panorama的remix版本,在韓國文化院主辦的「2021香港區K-POP舞蹈比賽——CHOOM」摘下桂冠。

校慢片速 研究動作

WISHES每個月會發布4至5條影片,因為他們大多數是在職人士,有教師、護士、售貨員、記者、化驗師等,大多數要在晚上練習,每次練2至3小時、每星期3至4日,約2至3星期才完成一條影片。出片的次數也看該月份是否「旺季」,即是否很多韓團出新歌。他們說足夠的人想跳同一首歌就開團,會直接把舞曲連結上傳群組,有興趣的成員就留名,小牟說︰「我們比較free,不會說出名的團體出歌就一定要跳,大家覺得有一首歌『啱聽』,那團體有5個人,我們團內又有5個人有興趣,就成事了。」K-pop舞團愈快拍好一隻舞蹈,影片流量會愈高,他們說疫情期間多了中學生組舞團,在新歌出來一星期內就完成模仿影片,笑言感受到不小「壓力」。

雖然市面有很多K-pop舞蹈班和學校,但5人中只有Krystal上過數堂,他們大多數是自學,Krystal說會在YouTube上校慢影片速度學習動作;阿翁說:「影片最初的30秒我會不斷重複看,直到跟到動作為止;也會拍攝自己跳舞的影片。」

K-pop舞蹈屬Urban Dance

K-pop常被誤以為是一個舞蹈種類,身為比賽評審的藝人劉敬雯有深刻感受。她今年開辦舞蹈學校,主要教18歲以下人士跳舞,收過不少家長來電說想讓小朋友學K-pop,誤以為K-pop是一個舞種,她每次都澄清說K-pop是音樂種類,不是舞種,K-pop舞蹈屬於Urban Dance,又可稱為Urban Choreography或Choreography Dance ,當中有Hip-hop、Street Jazz、Jazz Funk等元素,主要是排舞師以舞蹈動作展現音樂的感覺與特質,中文可以叫「齊舞」或者「流行編舞」。

以香港為例,男團MIRROR的舞蹈亦屬於Urban Dance。K-pop舞蹈設計有不少商業元素,例如有很多重複或容易記住的手勢,這點就像歌手郭富城的舞曲《對你愛不完》,副歌手勢就令人留下非常深印象。整體而言,她覺得澄清舞種是舞蹈導師的責任,認為K-pop舞蹈讓更多人對舞蹈有興趣,是正面的事情。

另外,劉敬雯說今次擔任K-pop舞蹈比賽評判,發覺有編舞分數,但其實K-pop舞蹈多是模仿韓團,甚少重新編排,編舞分不在參賽者上,應在本身K-pop舞蹈的排舞師上。她說不少K-pop舞蹈是由國際頂尖排舞師負責,例如男團BIGBANG的舞曲Bang Bang Bang的排舞師是Parris Goebel,她同時也是美國女歌手Rihanna的排舞師;另一知名排舞師Keone Madrid也有為2NE1、GOT7及BTS等排舞。這些排舞師的名字在WISHES受訪時亦有提到,小牟說近年更多歐美排舞師與韓團合作,可見到舞蹈中有更多身體控制技巧。

興趣先行 享受舞台

至於WISHES獲選為冠軍,劉敬雯表示因為他們的舞蹈有自己的演繹,有些K-pop舞團的模仿會做到極致,連表情也和模仿的韓團很相似,但WISHES作品很有自己的風格。訪問時WISHES第一次聽到這評語,Fing解釋可能因比賽選擇了他們很熟悉的舞曲參賽,比新歌或多技巧的歌,更清楚要如何去演繹。阿翁表示,IZ*ONE的主打舞曲他們幾乎每一首都模仿過,此團每次出歌,他們大多都是模仿團體中同一個角色跳舞,「所以很了解那個人,她會做些什麼表情等」。Krystal說因比賽人數限制有重新編排走位。

不過最重要的是,WISHES各成員都很享受K-pop舞蹈,他們之間的合作模式也以興趣為主軸。有些規模較大的舞團為了模仿韓團,在編排成員跳舞時,會依據與韓團成員是否相似來決定,但WISHES選擇的準則是「喜歡」。他們說自己在台上很enjoy那首K-pop舞曲,而在台下的劉敬雯也同樣感受到他們的熱情。

小牟表示,香港K-pop舞蹈的圈子愈來愈大,但仍遇上不少困難。小牟是少數跳K-pop舞蹈的男性,「因為我們本身多跳女團的舞曲,但只有一個男仔,以前就多人覺得,嘩,這麼奇怪只有一個男仔;可能現在風氣不同,K-pop舞蹈又逐步成長,現在好一點了」。為了模仿,他們會自製衣服,學習韓團的化妝方法,但始終女團會有不少露腿、短裙等的裝束,小牟在做衫上比較困難,但從影片可見團隊服裝也能保持一致風格。其他難處,例如香港場地租金昂貴,他們沒有固定的練習地方,變成「流浪」舞團,每次去不同體育館或studio。

K-pop舞蹈另有一種是要在公眾地方拍攝的影片,名為「K-pop in public」,團體在人來人往的鬧市拍攝,影片流量會更高。原來打動駐香港韓國文化院院長李柍昊的也可以說是「K-pop in public」。他在2月到港後,見到不少舞團在尖沙嘴、銅鑼灣等地拍攝K-pop舞蹈影片,對此印象深刻。他也提到曾經看見舞團在街上借大廈外牆玻璃練舞,被香港人對韓國文化的熱誠所感動。

香港K-pop舞蹈比賽較少,Fing說每年最多1至2次;劉敬雯也認為駐香港韓國文化院的比賽是很好的機會,獎金不錯之餘,冠軍舞團可獲得參選全球總決賽的資格,由韓國觀光公社贊助參與韓流韓國之旅,與多地K-pop舞團交流,可惜疫情關係暫時未知是否成團。駐香港韓國文化院也希望支持香港的K-pop舞蹈,同時推廣韓國文化。現在正值第11屆「韓國十月文化節」,11月時將有「韓國K-pop舞蹈節:K-pop的演變之路」,WISHES是表演嘉賓之一。

訪問時他們說「好難得人生有一樣興趣可以堅持這麼多年」,常回看自己昔日的跳舞影片。小牟說很開心能找到「志同道合的人」,眾人立刻笑他「好老套呀」!誰知Krystal補充說是「有團火」,眾人回應說這個「更老套」。從他們身上感受到,他們非常珍惜自己的每個作品和跳舞同伴。

● 第11屆韓國十月文化節

網址︰bit.ly/3DdlSPo

WISHES比賽片段

網址︰bit.ly/3agO4Ew

文:胡筱雯

編輯:蔡曉彤

美術:張欲琪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 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