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人拍檔闖港創事業 南非紋身師 鍾情亞洲風

文章日期:2021年10月26日

【明報專訊】提起南非,不期然想到動物大遷徙、鑽石或紅酒。兩個南非人Ross Turpin和Rich Phipson既非來自大草原,也不賣紅酒、鑽石,卻千里迢迢來到香港販賣創意與手藝,說的是近年方興未艾的紋身藝術。二人一起玩音樂,又同樣熱愛紋身,一趟亞洲旅行與機緣巧合,改寫他們的事業生涯,12年前毅然決定合伙在香港開展紋身事業,全靠年輕與心口一個勇字。

走進二人位於灣仔的工作室Star Crossed Tattoo,與印象中的紋身店感覺大不同。同行的攝影師打趣說,本地紋身店多數又小又雜亂,像雜貨店;這裏用上白色裝修,加上大大的窗戶與整齊的陳設,予人窗明几淨之感。問Rich這是南非紋身店風格嗎?他說不是,只是希望營造專業感,乾淨舒服。

千方百計自學 入行不輕鬆

說到對紋身的熱情,Ross指小時候紋身文化並不如現時般流行。不過當他接觸重金屬音樂後,就發現紋身在音樂世界很普遍,即使十多廿年前的南非,在音樂圈就已經流行紋身。他在學校時修讀藝術,畢業後在廣告行業工作,卻對辦公室生活提不起勁,不喜歡畫作題材被規範,喜歡自由創作,於是想到紋身業。紋身很個人,適合鍾情非主流文化的他,因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道路做自己。不過Ross說,10多年前「當地紋身行業幾乎被一小撮鐵騎士壟斷,都是老派紋身款式」,不是他喜歡的類型,於是他自學和請教朋友,然後在自己和朋友身上練習。而Rich的入行經過也不輕鬆,他先與紋身師交朋友,再苦苦哀求對方教授技巧,被無數次拒絕後,終於靠為對方添置不同器材而獲認同,換取學師的機會。

初來香港「學習相信人」

現時全世界的紋身熱潮正盛,但Ross說10多年前南非的政府很傳統保守,南非人亦然,不喜歡太突出,與香港相似;現在當地相對開放,人們才較接受紋身。這對南非拍檔由玩小眾重金屬音樂結緣到鍾情紋身,敢於開創自己的道路,當年是如何結伴到香港闖天下?Ross說因為在南非發展不大,當地人也不太鍾情紋身,於是想到不如出門走走,去個旅行再說吧。把旅行目的地定在亞洲後,就開始計劃出發日期和旅行地點。沒想到在網上遇上這間紋身店的創辦人,當時她想回去英國,打算把生意出售。Ross心想不如先電郵聯絡看看。Rich跟他的情况也差不多,於是二人就決定先到香港旅遊再作打算。2010年二人第一次來港,也是初次踏足亞洲。旅行後他們返回南非,數月後回來,正式開展事業。

他們都表示未來港前對香港所知不多,Ross覺得「香港是個富裕城市,發展機會可能比家鄉多」,Rich就笑言自己甚至分不清香港和日本,要說對香港的印象,大概有李小龍和黑社會幫派電影,害他「擔心來港會遇上黑社會」。Rich分享剛來港時的趣事:二人乘坐晚機抵港,朋友來接機,坐巴士到旺角,那是周二晚上10時,旺角周圍都是人。他覺得很奇怪:「香港晚上10時怎麼還有那麼多人在街上?他們在做什麼?不用準備明天上班嗎?」坐巴士的時候,朋友叫他們把行李留在巴士下層的行李架,再到上層坐。他大驚說:「這怎麼安全?那可是我全副家當啊!難以置信!」他也觀察到,香港的店舖晚上關門後,送貨的人也會隨便把食品之類的東西放在店外,沒有人會擅自拿走。「在南非,一定會有人把東西拿走!」他沒想到來香港第一件事竟然要「學習相信人」。

南非是個多元文化國家,二人的家鄉Durban是繼約翰內斯堡和開普敦後,第三大的城市,人口達300多萬,傳統非洲、印度、西方文化共冶一爐。他們自小接觸多元文化,又是社會上的少數社群(在南非白人屬於少數),來到香港繼續成為社會的少數,Rich倒是樂得自在。Durban位於南非東邊沿海,Ross認為南非人不會特別想要到當地遊覽。「如果喜歡出海、釣魚或者衝浪,倒是很適合,但想要從事藝術創作,就不是一個多機會的地方。」Rich就認為家鄉是個海灘市鎮,沒太多國際旅客,但有很多自己的朋友,是一個「適合年輕人玩樂的地方」。香港的大浪灣會令Rich泛起「鄉愁」,「想起Durban,同樣是安靜的海灘,也能夠衝浪」。Ross就最想念南非自由的氛圍、廣闊的空間,他指香港和南非很不同,各有利弊,香港很城市化很富裕,但南非家鄉一出門就有自然風光。他既喜歡大自然,亦喜歡城市生活。

廟宇、壁畫成創作靈感

由南非來到香港後,二人的紋身風格也不經不覺受到地域文化影響。Ross現在醉心亞洲紋身款式,會創作一些具個人特色、以日本風格為主的混合設計。以往在南非,由於沒太多機會接觸亞洲文化,當地的亞洲紋身設計也不是做得很好,所以當時的他對亞洲紋身不感興趣。在亞洲旅遊後,他接觸到不同廟宇、牆上的圖畫等,覺得大開眼界,刺激創作靈感。「日式紋身講求discipline,稍有出錯就很容易看出來!」例如水、雲、背景等設計有一定規律,這些挑戰令他更沉迷紋身創作。他一向以自學為主,既然日式風格如此複雜,自學豈不更困難?「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學的過程,即使你是日本人,按傳統拜師學藝,如果你只是按別人所授而做,最後出來的也只會是師父的作品,不會進步。」他覺得最重要是勤力和有熱忱,「在自學過程中,會慢慢掌握到技巧,會自我批判」,向傳統致敬之餘做到持續創新。Rich的紋身風格則以線條和圖案主導,即使看來與紋身毫不相關的事物,他也會從中發掘靈感,「有時會從大自然找靈感,有時一幅油畫的筆觸也是啟發」。聽來抽象,Rich舉例指南非人傳統的壁畫、古老的雕刻工藝,他已吸收為養分,或許自己沒有察覺,卻早已植根腦海,隨他來到香港,成為他的個人風格。

對於紋身,Ross覺得是「right tattoo at the right time」,你的紋身師擅長什麼,就讓他去發揮,而不是指揮他做一些未做過的,因為「每人都有自己擅長的地方」,他重視紋身的藝術質素與價值。Rich認為紋身不單是一個圖像,同時也是一個「experience」,紋身前最好去見見紋身師,看看紋身的地點,自己是否覺得舒服自在。「紋身隨時要坐上2、3小時,如果不享受過程,那個經驗會伴隨紋身圖案跟着你。」

文:Selene Luk

編輯:陳淑安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人物]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