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港人入圍「劇場奧斯卡」 舞台設計 無言說故事

文章日期:2021年10月29日

【明報專訊】一齣舞台劇,最重要是什麼?劇本?演員?音樂和燈光?要在空蕩蕩的舞台上建立一個全新世界,讓觀眾投入其中,上述元素缺一不可。而舞台設計,對於入圍來年「WSD世界劇場設計展」的阮漢威和邵偉敏來說,絕對不是表演布景,而是有說故事的責任。

阮漢威和邵偉敏的舞台設計,其實很多人都有見過。邵偉敏曾為不少較商業化的舞台劇設計舞台,最近就有100毛的《大MK日》,她亦參與風車草劇團多部製作如《攣攣成人禮.Falsettoland》等;阮漢威是邵偉敏在香港演藝學院的師兄,作品包括再構造劇場和Felixism Creation策劃的《有你,故我在》、前進進戲劇工作坊的《午睡》等,他也是香港演藝學院的客席講師。

有些媒體形容WSD世界劇場設計展為戲劇界的奧斯卡,但它其實每4年才舉辦1次,今次才辦第5屆;這個設計展矚目之處,其實是背後主辦的「國際劇場組織」,即是自1967年開始舉辦布拉格劇場設計四年展(PQ)的同一主辦單位。PQ以國家為參賽單位,WSD則以個人為單位,阮漢威和邵偉敏都是自行報名參展。上屆WSD在台灣舉行,共8組香港設計師入圍,其中曾文通獲得布景設計(專業組別)銀獎,燈光設計師黃子健則奪得劇場創新發明獎榮譽表揚。

今屆WSD整體入圍人數較少,僅有兩名港人入圍舞台設計獎。阮漢威的參賽作品是2018年中英劇團的《羅生門》,邵偉敏的參賽作品是上海歌劇院舞劇團的《牆》。同一獎項尚有中國內地、台灣、日本、德國、英國、丹麥等地的設計師入圍,入圍者將於明年親身飛往加拿大介紹作品,並與其他設計師交流。

倒吊人偶 顯城市寂寞

聽兩人介紹入圍作品,深覺舞台設計與表演的概念關係密切。例如邵偉敏介紹《牆》的舞台,她設計了白磚高牆,舞蹈員在牆的上、下方表演,呼應「牆」的主題;台中央有一個7米長、3米高的盒子,是在亞加力膠上貼了薄膜,通電後盒子會由透明變成白色燈箱,又可以向觀眾方向移動。白燈箱加上舞蹈員的肢體舞動,象徵了男主角內心愈來愈大的恐懼;再之後安排倒吊的人體道具,加上燈光效果如同雷內・馬格利特的超現實畫作,象徵城市眾人的寂寞;配合在舞台上飄動的黑色雪紙,象徵人內心黑暗面。邵偉敏設計時,會想像視覺上如何說表演的故事,舞台設計能與編舞互相配合,讓舞蹈員有更大發揮空間。

梳打粉「枯山水」 新演羅生門

阮漢威的《羅生門》舞台設計作品,故事場景只有一個,就是法官審判兇殺案疑犯。阮漢威選擇用日式庭園,並在園中鋪滿大量梳打粉,既是借用日本「枯山水」概念,阮漢威亦想像這舞台其實是一個煉獄,記者理解為盡見煉獄的故事和人性的貪嗔癡。因為《羅生門》中人人對兇案說法不同,他們各自在梳打粉上表演,並以形體動作在梳打粉留下自己的痕迹,當另一個角色想說自己故事時,會用木條掃平上一個角色留下的痕迹。阮漢威向導演提出構思,導演亦覺得有玩味之處,大量的梳打粉也為觀眾帶來强烈的視覺衝擊。阮漢威滿足之處是其舞台設計能為羅生門這個常見的文本,加入新的呈現方法。

以舞台美學傳情達意

阮漢威和邵偉敏入圍的兩個作品都相對抽象,但其實寫實和抽象的故事各有各的好處。兩人都相信舞台設計是storyteller,邵偉敏說最重要是「溫度」,思考如何讓觀眾置身劇場故事世界之中;而新導演也傾向舞台減少使用文本,以舞台美學來表達故事和信息。阮漢威也提到能用現代的眼光看傳統的故事,為觀眾帶來新的想像;他說,「舞台設計是無文字的劇本」,能帶來超出文字暗示,戲劇就是在現場空間詮釋故事的專業,也是和其他舞台元素如音樂、燈光等配合組成的有機體。

文:胡筱雯

編輯:歐陽德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