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話題:白鴿飛走 中央有否誤判形勢?

文章日期:2021年10月31日

【明報專訊】本文旨在從盧文端於《明報》撰寫的文章,分析中央怎樣「軟硬兼施」,力迫民主黨參與「完善」後的立法會選舉,並分析為何此策略未能奏效。

先從今年2月一篇由高敬德撰寫的文章開始。此文應是中央鋪排香港新選舉制度之始,即「由亂入治」之濫觴。高敬德於今年2月掀起所謂「去反共化」的鬥爭,指涉政治、法律及教育,直言不讓「反對一黨專政」之說再在港出現。同月,夏寶龍重塑「愛國者治港」之內涵,提出「絕不搞清一色」,讓外界有應否讓泛民、特別是民主黨參選之議。

至3月及4月,盧文端連發3篇文章,語氣堅定,議及泛民/民主黨肯定會參選,綜述,原因有三。其一,泛民若不參選,存在價值成疑;其二,泛民無議員薪津,將失基本收入來源;其三,將有新泛民取而代之,曰狄志遠,曰湯家驊。及5至7月,情况有變。香港繼續有針對國安案件的大搜捕及大審判,民主黨元老庶幾為階下囚。至7月中,美國發出香港營商風險的報告並制裁中聯辦7名副主任;此為中央外交及對港政策上投下深水炸彈。中央隨即祭出《反制裁法》,制裁美方及西方組織作反制,對港方面,更加大「三解散」力度——向教協、支聯會及職工盟施壓。

中美外交對峙降溫 北京對港卻更高壓

與此同時,7月底美方副國務卿舍曼訪華,表面上無功而還,後來方知,原來會議上,中美同意就釋放孟晚舟之事作外交努力。中方更在8月的人大常委會,忽然抽起《反制裁法》在港實施之議程,似為中美局勢釋出善意及降溫。但在外交降溫之同時,中央對港卻更為高壓。8月,盧文端撰文警告民主黨不能以攬炒方式與中央對抗,更指稱民主黨不能以參選立法會作為向中央「要價」的籌碼!

至9月,民主黨大會期近,盧文端文章更進一步施壓,直指若其不讓黨員參選等同挑戰新選舉制度,可能觸犯《國安法》,更指其內部出現了「罷選派」與「求生派」的鬥爭。及後,盧氏再撰文,直指有人發起的所謂「罷選」行為,只為引起中央的反感,其後其接受《明報》訪問時,更指罷選或被視為「對抗基本法」。另邊廂,中央公布美國「干預香港事務事實清單」。9月26日,民主黨大會完結,讓有意參選之黨員報名。同月29日,民主黨公布參選方案。不要忘記,同樣在9月,有兩批區議員宣誓,盛傳有意參選的民主黨區議員,悉數被DQ。

10月,沉默了10天的盧氏終於開腔,指民主黨不參選的原因,在於雙不滿:不滿新選舉制度,以及民主黨有成員在囚,並指民主黨獲提名「入閘」可能性幾近消失。至同月11日,民主黨成員韓東方宣布黨內提名不足,無法參選。民主黨參選一事暫告落幕。

不為錢參選 躊躇非向京討價

盧氏多篇文章,結合時局變化,可以分析當初中央如何藉「完善」選舉制度逼民主黨轉型參選,以建構港式共產黨領導下多黨合作制的策略:其一,以「硬功」逼民主黨改變其「抗共」立場,例如以重拳拘捕民主黨元老,震散其領導層;其二,以「軟功」,即提出「不搞清一色」的論述,分化民主黨,孤立其內部民主黨主流派的支持者,令黨內出現分裂。

此策略一開始相當奏效,令民主黨出現極為嚴重的分歧,更迫使民主黨要將參選一事放在9月處理以緩解黨內矛盾,但最終為何無法令民主黨按其意願走向參選之路呢?從盧氏文章之軌迹可見:

其一,中央有關系統,似有「誤判」之虞,以為民主派/民主黨會因為要社會影響力及要錢,就要參選,忽略很多民主派人士及其支持者參選不止是為功利,背後有其理想之初心,即民主發展也。其二,其「軟功」本可大力發酵,卻因美國「適時」以制裁介入香港事務,迫使有關官員必須強硬回應美國,唯有發出更強大的火力,以「三解散」及DQ區議員作回應,反制美國,令民主黨內「主選派」聲浪大減,無法形成黨內主流。其三,8月底9月初的關鍵時刻,有關人士仍認為民主黨在參選議題上,是要向中央叫價,即是扭「草裙舞」,甚至以違反國安法及對抗基本法相脅。這當中有沒有「誤判」形勢呢?為何有關人士當時會認為民主黨在「叫價」呢?而且又會認為,只要再向民主黨加壓,民主黨必然讓步,而不轉為和顏悅色,配合外交上中美有和好之態勢,營造較緩和的外在氣氛,讓民主黨內主選派的論述更有說服力,令其成為黨內主流呢?事後孔明,當中是否又存在「路徑依賴」,即啟動行動之後,有關人士沒有被賦予足夠的政策彈性,只能執行到底,而不能因時制宜、靈活調度呢?

最令本人百得不思其解的是,在7月間,當美副卿舍曼訪華時,枱面炮聲隆隆,枱下卻頻密互動,北京8月更抽起在港實施《反制裁法》以釋善意,卻在對港事務上加火加壓,炮聲隆隆,似是進一步反擊美國干預香港事務,究竟中央的外交路線與香港事務,是繼續出現不協調之情况,抑或中央是在下一盤大棋,是故意之舉,是一手軟一手硬,外交對美釋善,香港故意加壓,以擾亂美方視線呢?值得繼續觀察。

後記:本文擬就之日,忽見盧氏再撰文,權威地及相信會非常準確地預測,以前曾經支持泛民的選民,會愈來愈多人支持非建制派。由於此文並非關於為何泛民不參選立法會,只好留待其他高人分析了。

文˙李九斤

編輯•劉子斌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