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使用安心出行」 無障礙設計的障礙

文章日期:2021年11月07日

【明報專訊】我是這樣想像與視障人士May做安心出行訪問的:先由她示範在駱克道市政大廈打開程式嘟一嘟的困難,大概5至10分鐘總可以完成吧,然後我們應該還有很多時間坐下來談,結果我這個在她口中的「開眼人」,用上整個訪問過程去理解當中邏輯,離開時已頭都痛,May說我終於明白她了。關於「digital literacy(數碼素養)」的討論,以及我們多日來聽到長者、失明人、露宿者叫苦,以為光靠想像都知,其實與他們實際面對的仍差很遠。

在政府場地強制使用安心出行的前幾天,May下載程式,練過怎樣進入掃碼頁面才外出,「我用過兩次,之後就用不到了」,直至她把手機遞到我面前,問「我係咪應該用『歡迎使用安心出行』?」她一手把電話放在耳旁,一手用指頭向右撥,聽到電話由上而下讀出畫面文字,語速調校得非常快。讀者們,現在請打開程式,你所見到的「主頁」部分,May會聽到最上一行的日期「二千○二十一一一○七星期日」,然後下一行「記錄你的到訪」,再下一行「進入」、「掃描安心出行二維碼以記錄到訪,按此進入」……然而May此刻像掉進黑洞,聽到設定頁面中的「歡迎使用安心出行」,點進去原來是使用說明書,她多番苦惱地說「出唔番去」。

「我真的好煩惱」

回到主頁,總算「回復正常」,想出示針卡又怎麼辦?先上載針卡吧。我們又遇到難題,掃描針卡的一格在掃描安心出行一格的右邊,但May手指往右撥只能向下,如何指示左右移動?亂試一通,終於弄懂當中邏輯,手指上下掃就能左右移動,左右掃就能上下移動!May自政策推行之日起,就迷失於這「採用適當無障礙設計」的程式中,曾試過到運動場掃碼不果,「我以為它壞掉了,想着開眼人也不會解決到」,只有轉身離開,她很快就能把當時見到的畫面以WhatsApp傳給我,是誤入「報告確診」的頁面。

May扶着我的手肘從地鐵站走到市政大廈,另一隻手拿着一個小袋,「你看我要用兩隻手才可掃碼,這種情况下豈不狠狽?」怎樣形容「安心出行」程式?「認真差,最差、最差、最差、最差,因為它的文字好難理解,有時在街上聽,又有雜音、嘈吵,唉,我真的好煩惱。」

用不到智能電話的人

「得心應手。」用同樣問題問另一名視障人士面包,他輕鬆給出這個答案。正如想像一般,他在仁濟醫院門口用聲音指示電話「開啟安心出行」,着我帶他的手摸二維碼所在位置,不消一分鐘完成示範,我們轉身就離開找間茶餐廳吃飯去,他認路比我厲害,就由他帶路。

面包在香港失明人互聯會開智能電話班,一期課程總共6堂,更經營「面包無眼睇」專頁,會定期創作影片,曾拍片教80多歲失明婆婆用電話。早在iPhone面世前的2006年,他就在外國網站買發聲軟件「爆入電話」,能透過電話發聲指示他打字傳短訊。他說學員離學懂用程式太遙遠了,「我會先教用智能電話的概念,傳統電話可以按掣,智能電話則是一個虛擬鍵盤,我會問,大家平時打電話,2字下面係咩呀?他們會答5!2字右手邊係咩呀?3!係嘞,你說得對,好,如果由2字去9字會點去?他們就識講,手指從2字往下方找,找到8字,旁邊咪9囉」。但教學不容易,他說其中一個最難教的概念,是不能用手一直摸住熒幕,選了就得放手,而用手摸來感知世界對失明人來說很重要,「我會比喻為遙控,也不可以一直按着呀」。另外懂得掃二維碼背後,要先懂得拍照的原理,「他們不明白為何鏡頭放遠反而影到」,已非常熟悉操作的他倒為這個想法困惑:「識用同識教是兩回事,我還在學習中。」

面包說班上有6個學生,「年齡偏大個,最普通是黃斑病,視力差到看不見,約50幾歲,有一個80幾歲,後天失明的朋友適應能力較弱,他們連街都未出到,甚至家務都不敢做,倒水亦怕燙到。安心出行本身容唔容易用其實唔關事,那班朋友是用不到智能電話,唔會因為安心出行而識用智能電話」。6堂成果,「未有機會教他們用安心出行,用到Siri打電話就算,或問吓天氣、設定鬧鐘」。

「我們(互聯會)有約1700個會員,估計只有600人擁有智能電話,用到安心出行的不超過200個。」他強調「易用」只是他一人的用家評語,「八成人用不到也要改善」。在他教導下,記者掌握亦不易,經一番混亂總算學懂一點竅門,不止視障人士,看來教阿媽都用得着:

1. 先練習「旁白」手勢:面包說視障朋友用智能電話可先了解「多點觸控」如何運作,即用一隻手指或兩三隻手指做動作各有功能,但記者一時亦不明複雜字眼,如「3指點3下切換熒幕簾幕」,即把熒幕熄掉,因為視障者未必需要畫面。以面包所用iPhone為例,「旁白」手勢使用手冊連結在此:apple.co/3bJv4iQ

2. 聽清楚指令:最煩惱的奇怪「指法」,上下掃即左右走、左右掃即上下走,面包解釋並不蠱惑,以「安心出行」為例,細聽電話讀出選項的全句是:「進入,掃描安心出行二維碼記錄到訪,按此進入,按鈕,可調整」,關鍵在「可調整」,意思是那一行還有細分選項,「就像在網頁填出生日期,在一格內可上下選日子」。

3.留意程式最下一列及返回:面包說「app用唔掂,功力都緊要」,他給出一個人人都合用的貼士,解決「出唔番去」的難題,先一直往最底找主頁,如果所在頁面沒有這一行,就改為一直往上找「返回」,只要掌握一般程式的概念,適應新程式時就能淡定些。

簡化程式 二維碼紙剪角易摸

May嘆說,為了安心已經「超累」,擔心將來連餐廳都強制使用,「職員怕麻煩寧願唔做我哋生意,沒智能手機的視障朋友會更難堪」,她建議「一定要叫政府愈簡單愈好,唔好整咁多嘢啦,讓我們可選擇下載簡單或複雜版本,我只要兩個選項就夠(掃安心出行二維碼及顯示針卡)」,二人都說,填紙仔恐怕保障不到私隱,May說「無法得知誰在身旁,會否竊取資料」,與其要求填身分證頭4字,不如用殘疾人士登記證編號代替;面包亦認為程式可簡化為「一開就嘟」,對他來說最困難是不知印了二維碼的紙張是貼在桌面或是牆上,如果紙上可剪出缺角,將二維碼放在缺角旁,已足夠讓他們辨別,而不必靠人帶手摸認。

辦法似比困難多,只差政府推行政策前有否考慮過。幫助無家者的非牟利組織ImpactHK日前亦急推捐贈智能電話計劃,管理前線服務的項目總監、註冊社工楊子寧認為「這次安排令到本來已經被邊緣化的群體,進一步被邊緣化」,「如果通融時期長一點,我們可以有兩個月時間調適,會差好遠」,她說無家者需出入醫院、圖書館、體育館等地方使用設施及服務,籌款及發展總監Charlotte Tottenham則說ImpactHK正收集智能電話,同時在中心舉行工作坊,或到街上教無家者使用電話,捐贈者可在周一至周五上午9時至下午6時,將智能電話送到大角嘴洋松街100號德讚中心5樓A室,並提醒因儲存空間所限,未能接收電話以外的贈物。

文˙曾曉玲

圖˙林靄怡

編輯•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