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話題:幸好永恆族不是另一套星球大戰:天行者崛起

文章日期:2021年11月14日

【明報專訊】相較於阿倫摩亞探究超級英雄和世俗權力的經典《保衛奇俠(Watchmen)》,甚至類似DC宇宙中《不義聯盟(Injustice)》超人變身獨裁者的故事線般的露骨,趙婷在永恆族中採取的手法是更為細膩的表達,描述一群神在履行祂們(以為是)哺育人類文明職責的同時對於人類的情感,然後又是如何在最終的劇情反轉顯露祂們真實使命不過是一群牧羊人之後,讓觀衆和角色一起從這項職責的轉變去探究漫畫超級英雄作為現代神話的主角和某些社會價值的延伸,和他們在故事中的隕落,又如何連結到現實世界大衆對於權貴的神話化。僅憑這一點踏出漫威舒適圈的勇氣——說的並不止是為角色加上LGBTQ+身分,以及採用多元種族和身體機能障礙演員等等的舉手之勞——而是直接向已經習慣了懶惰的制式化漫威電影故事的粉絲挑戰,這一套電影已經可以說是值得一看了。

超級英雄和凡人世俗權力想象

永恆族中的主角群各自擁有來自全球各地經典神話故事中人物的名字這點絕非偶然;原作者Jack Kirby大量採用希臘—羅馬神話和美索不達米亞神祇的名號命名角色,原意除了是營造故事的史詩感以外,亦是為了通過這些角色神祇永恆的,受信衆敬拜的身分去切入,通過祂們和凡人的互動去講述一個信仰破滅的故事。當然這種敘事手法雖然由於非常要求作者/導演對於社會的洞見而並非常見的方式,然而能夠execute得好的話絕對是一個極富潛力,令人在今日動蕩不安的現實回味無窮的故事。最就手想到有兩個故事,第一個是由David Tennant扮演的10代Doctor Who在2009年的影集《The Waters of Mars》中,違反他一直秉持的原則,不惜改變時間線去拯救祂所珍愛的旅伴然後喊出經典台詞「Time Lord victorious」,突出了the Doctor作為一個本質上的神由於和人類的羈絆而產生的情感,和這些情感是如何導致這個「神」犯下大錯。另一個,或者更具政治寓言意味的故事則是《保衛奇俠》中在Ozymandias成功以摧毀紐約市無數生命的代價達成了結束美蘇冷戰的目的,擁有無限神力的Dr Manhattan先是被調虎離山,然後在得悉Ozymandias計劃的成功之後,不願意摧毀新獲得的世界和平於是協助他收拾殘局甚至殺害讀者代理人角色,可以說是故事中動機最為純淨的Rorschach。Doctor也好,Dr Manhattan也好,甚至是本作中最後背叛其他永恆族的Ikaris也好,通過這些英雄的隕落,除了直觀地帶出了對於超能力帶來的權力和義務本身的質疑,也是帶領着讀者和觀衆從嶄新的角度去感受漫威宇宙中民衆對於超級英雄觀感的改變,為漫威以後的發展起了承先啟後的作用。可以期待在前作中被陷害,因為網媒KOL的渲染而在民衆心目中墮下神壇的蜘蛛俠在年底《蜘蛛俠:強勢回歸》中看到類似的感覺——當然,不可期待《強勢回歸》會有着如永恆族以多個超廣鏡頭描繪天神族(Celestials)般的「神話感」就是了。

「政治正確」之上又不落俗套

永恆族在方向和題材上作出了非常大,可以說是某程度上「成人禮」的改變背後本身就是一種很令人鼓舞的態度﹕能不向最缺乏想象力的那批粉絲叩頭,將漫威宇宙真正變成千篇一律的主題樂園遊樂設備般的電影系列,做到這一點的魄力就很令人期待往後的漫威宇宙能否延續永恆族在劇情上的創意和戲中「正常化」多元社會的風氣。這一點,可以先談迪士尼另外一個重磅IP,亦是令筆者心碎的星球大戰最終章這個失敗的例子:在第八部《最後絕地武士》中原本別具心裁,「人人有功練」,「感悟原力的英雄並非天行者一家專利」,「英雄主機可以是非白人或非男性」的多元開放設定,在第9部《天行者崛起》中,由於保守粉絲的抗議而徹底被鏟除,重新將經典角色和設定毫無來由地帶回故事中,成為一部除了特技,以及展現Adam Driver精湛演技的平台以外毫無亮點的速食電影。留意,我所講的並非單純地加入少數族裔或者少數性向者角色——馬東石飾演力大無窮的Gilgamesh這種神來之筆當然可遇不可求,但是違反觀衆預設想法不將亞裔角色放在一些類似《臥虎藏龍》竹林深處的刻板印象這樣的處理,就明顯比《天行者崛起》中强行拆散Rose Tico (由越南裔演員Kelly Marie Tran飾演)和Finn(由英籍非裔演員John Boyega)的組合,而强行塞給Finn一個非裔搭檔的手法高章得多。創作者講求設定上的合理——擁有超能力的英雄可能受到世俗眼光限制這件事才不合理吧——遠比那些多半還是在youtube上看5分鐘超譯電影短片,輕易掉入保守主義媒體狗哨(dog whistle)的粉絲的願望來得重要。

永恆族作為一套漫威電影當然有其彆扭之處,比如說戲中本身帶有的那種史詩感偶然還是會比漫威電影特色的插科打諢笑場打亂節奏,而主要男女主角Cersi和Ikaris的親密關係中兩位的角色模板應該是因為電影時長的關係所以迫不得已套用最最最老套的瑪麗蘇(Mary-sue)樣板等等,都可以說是這部電影的低光時刻。然而,縱使如此,作為漫威承先啓後開展更加「成人向」,更浩瀚的宇宙線故事的序章,比如說之後雷神索爾將殺神者戈爾(Gorr the God Butcher,將由蝙蝠俠演員Christian Bale飾演)帶入漫威宇宙劇情的前言,和漫威奠定對於多元開放設定的根基,《永恆族》整體瑕不掩瑜。

當然,如果有類似Snyder Cut的「趙婷導剪版」 《永恆族》電影的話,我會非常非常高興。

文˙夏氣

編輯•歐陽德智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