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身天使 疫境助人助己

文章日期:2021年11月23日

【明報專訊】剛放下電話,又是一個不久前參加過我的領導培訓的高管,壯年時期已邁進收成期。這兩年翻天覆地的大環境變化,打亂一切計劃和生活模式,最令人懊惱的是難以作長遠的規劃;加上不能外遊,多了很多空閒時間,從前工作壓力太大時,渴望休息和享受生活,現在多出了時間卻因憂慮未來而做什麼都提不起勁。

對一輩子積極進取的人來說,「空閒」和「慢活」最多是一種對短時間放假的嚮往,時間一長,差不多等同無聊頹廢、虛度光陰。他們需要的是一種充實感和使命感,才會覺得對得住自己。

我既屬這類人,自能深深體會當中的內心掙扎。我的對應方法,是用另一種積極方式回應這段節奏紊亂呆滯的日子。

幫助別人可忘憂

幫助別人可以暫時忘卻自己的憂戚,多想想別人的問題,可抽離自我為中心的世界,你會發現世界變得很大。有着一點點使命感和正義感作為助燃劑,你所做的小事情都會是larger than life!

一直以來,我經常心存感恩,有很多幫助過我的人,以不同形式給我指點迷津,教我安身立命和活出精彩。與這些天使相遇的時間或長或短,但他們都曾祝福過我的生命。當時就算口頭表達過謝意,總是等不到機會,在實際上為他們做點什麼,所以只能以「pay it forward」的精神——做別人的天使——來報答幫過我的諸位天使。

主動天使 無微不至傳授專業心得

我記得毛衣廠剛啟動後,有一個精通shipping的天使,每周兩天自動出現在工廠,無微不至地教導我的員工有關文件整理和繁複的報關手續。他好像看得出不可等我開口seek help,因為我根本不懂這方面的工作有多複雜,我有多需要他的經驗,就算我懂得求助卻會不好意思麻煩他。於是,他每次離開公司前,必會有禮貌地跟我道別,順便說幾天後再回來檢查文件,也會打電話與相關同事聯絡,以防出錯。

他的投入、熱誠和經驗對一間剛開張、每天恍如兵荒馬亂的工廠來說,簡直是godsend!我愈來愈老實不客氣,向他請教更多專業意見,包括推薦人才、策略、compliance和安全措施等,他都樂意聆聽我正在面對的困境,幫我客觀分析利弊,成為了我一個有錢也買不到的軍師。就算我遇上難纏的問題,他仍會以燦爛笑容和樂觀思維來做我的啦啦隊長,歷時兩年之久!

現在我多了一點時間,學着當年這個不請自來的天使,用我的專業給人分析問題。我既知很多人會不好意思開口請教,我便自動送上門,能夠幫助對方思考和拆解問題固然最好,幫不了我便介紹有相關知識的朋友做其天使。

每個人都可以從自己的專長出發,當別人的天使。我跟別人聊天,逃不出作為企業教練,談論管理與領導的職業病。在餐廳遇上廚師、在居住的酒店碰見大堂經理、在商店遇見老闆……我喜歡幫人思考人事問題,尤其是管理衝突,管理上司和同事,更離不開管理自己——管理內在的畏懼、欲望和各種包袱。我須花很多時間聆聽對方的處境,也要靜心捕捉對方的自我防衛機制或矛盾點,才可逐步引導對方悟出問題的真諦,進而調適其固有思維,客觀考量下一步的選項。

然而,深入探討對方的自身問題時,很自然牽涉到夫妻矛盾、孩子管教、婆媳糾紛之類影響他們思考職業或人生選擇的問題,我感到既不是過來人,在這些議題上便沒資格給什麼意見了。我最想勸喻對方尋找專業輔導員,好讓我一走了之,而對方多半會繼續壓抑下去。

陪伴天使 支持勉勵做安慰者

別人既信任我到一個願意open up說出心底話的地步,我可以忍心逃避傾聽的道義?我想起從前有個天使,他不因自己來自不同背景而迴避我向他訴說難處的時候,總會進入我的世界、我的糾結,用他的人生閱歷來理解我的掙扎,給予適時的支持、適切的勉勵、適度的提醒。他可以與我同行,並不是把我打發給另一些專家,而是在當下便分享他的智慧,傾聽得來卻不是「對牛彈琴」的無反應,給意見得來又不是令人窒息的訓話。

現在,我也鼓起勇氣學着那個天使,用常識和理性拆解別人的問題,倘若沒有想法的話,我除了做一個安慰者,讓對方抒發情緒,也會帶他們做別的事、談別的話題,代他們抽離一時解決不了的死結。

組團「附庸風雅」 徜徉藝術世界

我有一個「附庸風雅」遊學組,邀請朋友結伴認識文化藝術。我們會一起體驗陶瓷,當中喜歡手作的人,便自行跟陶藝家拜師學藝;參觀藝術館、聽音樂會、品茶、喝咖啡、聽講座,學習安靜以進入另一個空間,感受不同角度的品味和美感。大家都說平日就算有時間都不會有興致做這些事情,但經歷了疫情和艱難歲月的洗滌後,才懂得打開自己接受文化藝術的薰陶。加上結伴同行,雅興大增,說說笑笑,站在所謂「看不懂」的藝術作品前,各抒己見,互相幫忙構建舒適區以外的學習區,令整個過程變得賞心樂事。

我相信藝術治療,更相信社交的力量,「附庸風雅」是一個抽離法,真正目的是讓新事物、新視野和新感知蘇醒好奇心,療癒各人最深處的創傷。

資源天使 無私分享人脈

我也想起很多resourceful(富資源和睿智)天使,慷慨地介紹其他朋友來助我一臂之力。他們懂得靈活使用人脈資源,聽到我有何需要,如推廣產品、找人才、邀請講員、詢問專業意見等,腦袋裏自會飛快地滾動心中的電話簿,介紹適合人選,加上他們的足智多謀,提升我本來的想法。有時因邀請的嘉賓全都是他們的朋友,他們索性為人為到底,幫我策劃兼主持一個大型活動。

目睹過他們淋漓盡致的施展天使本色,我多次義務幫不同的製片人推廣有意義的電影,義不容辭地以個人名義邀請過百名專業人士觀賞及給予意見。我會組織一系列的研討會,讓一些生命活得精彩的朋友,可大規模地啟發更多生命。平白無事我也會嘗試介紹兩批朋友互相認識,看看能否擦出創意。

曾有不少天使帶着我參加許多飯局、交流活動、大型場合,就是讓我見識世面,從他們的交流中讓我長知識、懂世故。現在我懂得主動帶後輩參加研討會、公開場合、展覽會,事後還跟他們討論所見所聞,幫助他們沉澱和消化,就像昔日的前輩天使般把我從井底提升出來。

鞭策天使 逆耳忠告衝擊思想

有些天使甘願冒死給我逆耳忠言,也有天使苦口婆心分享自己的挫敗經歷,就是希望我能領悟某些道理。當下我的反應或是抗拒,或裝作不在乎,但他們的說話會在夜深人靜時不停地在腦海徘徊。我或會靜悄悄地聽從他們的忠告,或修正原有的想法,或更能深思熟慮,他們給我的思想衝擊是沒有白費的。

現在,對一些生命中缺乏其他聲音的人,我會帶着耐性挑戰他們,盡力不怪責其強詞奪理或滿不在意的神態。尤其是那些連親人和密友都放棄進言的人,我作為不太熟絡的朋友身分,盡力一試用愛心傳送誠實豆沙包。

說到底,任何人願意給我機會服務他們,作他們的天使,讓我得以立命於他們當中,這些受助者原來都是我的天使。

做天使是每天的工作

每天出外,我們都可留意有沒有機會幫助別人,或行俠仗義,或多多少少的傳道授業解惑,或一聲關懷問安,或把兩類不同背景的朋友聯繫起來,這些都是把高遠的使命化作日常生活的善行。就像我遇過的眾天使,他們伸出援手,有時是刻意的,有時是漫不經心的;有些帶着計劃而來,有些即興發揮。但他們都是無條件地付出,不計較功名報酬,只顧念我的需要。

當下形勢教我們隨遇而安,此乃「安身」。至於「立命」,可能是要把使命碎片化、靈活化——每天遇上誰人有何需要便是我們的使命所在,實踐耶穌教導的「鄰舍精神」:見人餓了,給他吃;渴了,給他喝;見人流浪在外,留他住;或是赤身露體,給他穿;見人病了,或是在監獄裏,來看他。

■Profile

何靜瑩(Ada Ho),初創互聯網公司Paxxioneer創辦人及行政總裁,為多間跨國企業、非牟利機構及學校高管提供領袖培訓課程。美國喬治城大學外交學院畢業,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公共政策碩士。最新著作為《扮有料,只會死得更快》。Ada.Ho@paxxioneer.com

文:何靜瑩

編輯:王翠麗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