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漢華3奪建築大獎 以人為本建造好玩空間

文章日期:2021年11月30日

【明報專訊】香港地寸金尺土,如何把空間運用得宜又帶美感,考的是建築師的功力和心思。何謂「好玩」的建築?如何巧妙運用陽光增加空間感、善用環境結合實用和美學?如何透過建築讓人大開眼界、開懷忘憂?曾兩度憑拔萃男書院項目獲得香港建築師學會全年建築大獎,以及憑南豐紗廠項目第三度奪得此殊榮的建築師譚漢華(Billy),你或許沒有印象,但你可能曾走進他的建築之中。除了南豐紗廠、拔萃男書院,還有綠匯學苑(舊大埔警署活化項目)都出自他的手筆。這次跟Billy在南豐紗廠內的Cozy Coffee咖啡店做訪問,原來這裏也是他的得意之作。

Billy與團隊既有參與保育建築、學校與非牟利組織建築項目,也有參與各種商業項目,種類多元,Billy認為最重要是從用家角度出發,想想用家有什麼需要和期望,建築能夠「讓人享用」。他希望大家「用得開心」之餘,也能夠「幫人開眼界」。建築師因為受過專業訓練,對建築的認識和想像會比一般人多。「你看丹麥,整個國家都是設計,連一支匙羹都是設計。」丹麥人一出生就接觸到美麗的設計,審美眼光自然會提升,社會就有進步。

活化「南豐」 陽光下說紡織威水史

他希望把心目中好的建築帶到香港,例如南豐紗廠,標誌香港紡織業興旺、經濟起飛的年代。昔日是不見天日的廠房,如今做活化,既要帶出昔日故事,又要帶來新氣象,Billy想到的其中一樣,就是善用天然光線。又例如咖啡店本身是一個讓人聚會和交流的地方,把陽光引進來,空間感自然得到提升,他笑言「自然光線下,selfie也更靚」,年輕人來到,欣賞建築物在日光下的各種美態,也能夠開眼界。「你問一個學校用家,做個問卷調查之類,對方可能會按他的認知給意見。身為建築師,如果照單全收,又不加一些覺得可以讓人開眼界的東西,就只會建造出跟以前一樣的東西。」像南豐紗廠這個項目,把天花打通,將陽光引進室內,建築師在用心設計之餘,還要考慮建築物本身是否承受到這種改動,因應改動加建的承重設備又會否太多、影響本來外觀?這都是他在保育項目中考慮的事項。

男拔「通透」校舍融入自然

入行已久,印象最深刻的建築是讓他屢獲獎項的拔萃男書院校園項目,包括體育館、泳池及宿舍。學校雖位處旺角鬧市,但校園內有很多樹木,在一個如此豐富的環境下,設計團隊善用空間與陽光,花心思設計,讓人能透過體育館和室內泳池的窗看到外面樹木,營造被樹包圍的氣氛。隨後為書院新翼建造的音樂廳,Billy想如果可以開幾扇窗,讓陽光透進來,學生在排練或舉行活動時能夠看到外面燦爛的陽光,會比傳統全密封設計更開心。這些新翼建築既富現代感,亦能與1920年代興建的舊校舍及周遭環境融合,塑造出獨一無二、讓學生自豪的空間。曾任港大客席助理教授的Billy表示,修讀建築最能夠訓練人的批判思考。設計沒有絕對的好與壞,要交出一個「過到自己過得人」的設計,也是一個了解自己的過程。他常常在學生交設計圖後,反問他們:「為什麼這裏是圓形不是方形?」他說,讀建築的人,要訓練的就是這種自省和批判思考,要清楚理解自己做決定背後的理由。這種訓練讓人終身受用。

《花樣年華》後街樓梯 夢幻又富味道

在建築上,影響Billy最深的是神級建築大師Le Corbusier,他也是印在1995年版10元瑞士法郎紙鈔上的人物,可見他受國家重視的程度。Billy興致勃勃分享:「我去歐洲、去印度看他的建築,在他的建築物裏行走,那個空間感是與別不同的,就像置身夢境般。那個空間是……我覺得根本不應該存在世上。」以印度Chandigarh為例,整個城市幾乎都由Le Corbusier設計,當中好幾個政府建築大樓也很美觀。方方正正的設計是Le Corbusier的特色,Billy笑言亦深受影響,作品都帶有這種工整特色,拔萃男書院的空間正嘗試借鏡Le Corbusier。

他認為現在的潮流就是以先進科技來炫耀,如果有些空間能用直線表達,為什麼要做成彎呢?「建築是營造空間能夠impress人」,讓人覺得「點解個空間可以咁勁㗎?原來世間上可以有咁樣嘅空間」。那香港有沒有一個地方令他有驚為天人的感覺?還是大家已經對這地方太熟悉和麻木?Billy笑言,他心目中的夢幻地方,是王家衛《花樣年華》戲中張曼玉與梁朝偉買雲吞麵那條後街樓梯。如此隱蔽又帶夢幻感,在戲劇效果下更顯味道,不過該位置在都市發展下已不再一樣。

iPad Pro走天下 享受科技方便

建築是破也是立的過程。Billy以前習慣隨身帶一本sketchbook,把當刻想到的寫畫下來,不一定是與建築有關的大事,「今晚食乜餸」的瑣碎事也會記下。「你看日本安藤忠雄的展覽,有時會有他的sketch展出,大多數這種sketch,都是手邊有什麼就用來寫寫畫畫,甚至是餐廳的餐紙巾也可以,用來記下靈感。」不過Billy笑言,現在除非是到工地遇到要立即畫下來溝通、修改的情况,否則他基本上是一部 iPad Pro走天下。

建築師的工作不單是設計,日常還有各種會議與電郵、電話來往,設計靈感有時會因為這些干擾而打亂,Billy會到附近咖啡店邊喝咖啡邊工作。回想以前做建築師畫圖,要有大大的工作枱、各種工具、大大張tracing paper,工作需坐在辦公室,無法享有這種隨時外出的自在與方便。現在他習慣使用iPad Pro,再配合名為Morpholio Trace的App來工作。Billy說時滔滔不絕,彷彿把工作工具變成男人的玩具。

「Tracing paper對一個建築師而言是神聖的,黃色一卷半透明的紙,從讀書時期就是好拍檔。這個Trace App很好玩,模擬了tracing paper的顏色,又可以選擇筆觸的粗幼等,徹底重現了建築師用紙筆畫圖做設計的經驗。加上平板電腦本身的性能,做設計時多開幾個layer都運作順暢,更省卻了傳統用紙筆畫圖畫錯少少要整幅重畫的痛苦,省時又輕便。」正如數碼相機菲林相機各有好處,「無法重來的東西有其值得紀念之處,而現代科技則是予人方便。一部平板機加一支觸控筆,我已經可以處理到一個design的初步方案,之後就可以交給同事去仔細畫建築圖,那我就可以處理前期部分」。

時代不斷轉變,Billy眼中的現代理想城市是怎樣?大家每天營營役役往返工作場所與居所,在辦公室上班的時候,家居的空間便閒置了,而放工之後,辦公室空間也沒有獲得好好利用,他認為是種空間的浪費。疫情下,大家習慣work from home,工作不一定要在辦公室完成,由一個proper office變成share office未嘗不可。當很多文件都電腦化,儲物櫃可以減少,騰出來的空間可改造成能讓人稍作歇息的共享空間,放下眼前工作,聚集交流。Billy表示,城市建築應當如此以人為本。

文:Selene Luk

編輯:梁小玲

美術:謝偉豪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 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