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薯:人生如戲還是人生如遊戲?

文章日期:2021年12月03日

【明報專訊】facebook改名做meta,發展元宇宙metaverse。簡單來說元宇宙的概念就是將虛擬世界與現實世界的界線徹底模糊,你的虛擬身分會在元宇宙中過現實生活——這不是什麼嶄新概念,早在不少遊戲中已經存在,像近20年前的Second Life或是現在仍然大受歡迎的Minecraft、Roblox甚至是Fortnite,其實已有元宇宙的概念。

在元宇宙中可做各種現實活動,例如看電視,那究竟你在看電視還是在玩遊戲?這深奧的問題不易答,正好facebook與Channel 4聯手把20多年前的英國電視節目GameMaster重新製作,正是探討這話題的最佳切入點。

GameMaster原版是英國首個有關電視遊戲的電視節目,總共7季,每集邀請不同素人及名人嘉賓嘗試不同遊戲的高難度挑戰。20多年前電視遊戲的地位和普及程度與今時今日相比已經完全不同,2021年電視遊戲工業是全球最賺錢的娛樂工業,遠超音樂及電影。雖以總收入計,電視工業還是最大,但電視遊戲工業的增長比起其他娛樂工業高得多,加上隨着電視遊戲愈來愈普及,電視遊戲有朝一日將成最大娛樂工業。

所以近年電視電影更積極與電視遊戲合作,同時推出更多改編自遊戲的電視電影,像Mortal Kombat、《超音鼠》、Pokemon或未來的Uncharted或《超級瑪利奧》,又或是Netflix推出遊戲串流,亦落力推出如Arcane等由大受歡迎遊戲衍生的電視劇。可以肯定地說,未來電視遊戲在流行文化的影響力會愈來愈大。

電視遊戲「電視電影化」

同一時間,畫面愈來愈逼真的電視遊戲亦不斷嘗試將電視遊戲的經驗變得更「電視電影化」,找電視電影演員做主角/配音的做法已十分普遍,像Death Stranding的主角Sam便是由Norman Reedus「演出」,角色的動作、聲音及樣貌均來自他。演員以外,遊戲亦愛模仿電視劇一集一集地體驗,像Life is Strange便是經典例子,一共5集,玩家替故事作出選擇,從而產生不同情節,要玩到第5集才看到結局。

將遊戲「電視電影化」,另一做法自然是用真人live-action來做遊戲,3年前Black Mirror的互動電影Bandersnatch做過類似實驗,最近在Steam及各家用機推出的新遊戲Bloodshore亦是另一互動電影/遊戲,故事是接近《魷魚遊戲》的「大屠殺」方程式,而劇情的推進則由玩家決定。

眾多例子都指向電視遊戲與電視電影的界線幾乎已不再存在,機迷再不是什麼特別族群,與看電視電影的人一樣,是他也是你和我,各媒介的體驗已經幾乎融為一體,一脈相連。像最近我最愛看的「電視台」,正正就是原本為遊戲迷而設的串流平台Twitch。

Twitch是「電視台」,有自己的TV App,打開電視就可以看到不同內容。Twitch與YouTube接近,但Twitch主要是給streamer作現場播放,設計比YouTube更互動。除了有睇人打機外,現在有愈來愈多不同類型、充滿創意的內容。今年最經典的要數Jerma985將他的生活變成The Sims,讓觀眾操控他每日的行動。其餘,不妨試試蘇格蘭喜劇家Limmy的單純傾談即興搞笑,或是人在日本的澳洲/英國人robcdee在東京走來走去的無聊見聞,又或是一些用虛擬人物與觀眾溝通的streamers,都是比起看平庸樣板劇更有趣的娛樂。

文:陳Damon(chandamon.com

[文化力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