屎!看見了彼此

文章日期:2021年12月05日

【明報專訊】陳帆局長,羅致光局長,

你好,我們很久沒有見面,客氣的說話不說了,我寫信給你們目的是想問為什麼你份工搞到我份工變成總是收到最低工資?

Update你我的近况,我最近到了港鐵當外判清潔工,其中一項工作是負責洗廁所,但「洗廁所」三個字實在太扁平,欠缺質感,距離我真實的工作太遠了,所以請容我較仔細地向你說我每天所見到的屎。

有的屎會落在地上;有的屎卻會塗滿了廁板;有的屎會黏貼在牆上,以自身的張力抵抗整個地球賦予的地心吸力,加上屎味、漂白水味和香精的混合空氣,成就了一個魔幻異化的工作空間,我起初會對那些缺公德市民的行為憤怒!但同時也體諒到一些行動不便的市民如廁的困難,他們不是有惡意,每次去廁所其實都是對他們的考驗。我個人不希望那些行動不便的人因怕去廁所而少了接觸社區,否則這就遠離我寫這信的原意,在公共的領域我們如何可看到彼此是一個延續要反思的問題,其實公共空間的日常運作就必然有這種厭惡工作的成本,但是在香港,為何這種厭惡工作總是只得到最低工資?這背後來自什麼的不公義制度?你們可有看到各自崗位上的彼此?

羅致光,你負責勞工政策,以不公義制度訂立最低工資標準,訂出一個不能夠支持生活的最低工資,民間勞工團體多次要求你訂立生活工資,就是透過勞動可獲得維持生活的尊嚴,這些意見你一直漠視。陳帆,你負責監管港鐵,港鐵以緊貼最低工資來發放厭惡性工作的薪酬,洗廁所抹屎為何只得最低工資?不單這樣,每加一次兩三蚊工資前,港鐵就削減人手,屯馬線小站中更3個人變成2人,大站由11人變9人……由開站到現在屯馬小站由最初7人減到2人!

羅致光,政府的外判標書由價低者得的政策經過多年民間勞工團體和工人團結爭取,引入了相對具保障的勞工政策,如約滿酬金、打風更補水、前線工人薪酬上升增加中標分數。但陳帆一直沒有在這段政府外判標書改革史中學習,或故意漠視,港鐵標書完全沒有關顧工人,放任外判公司剝削。厭惡性工作在外國絕不會只領取最低工資,這吸血鬼制度看準了這些弱勢社群的生活局限而壓低工資,剝削他們應有的勞動成果。

羅致光,我的同事不少是新移民、老人和因以往長期勞苦工作而身體嚴重勞損的工人,他們本來就應是政府有責任扶助的人,然而你們不單沒有扶助他們,還推他們進入這個剝削制度,他們貧窮不是因為沒有能力,而是這個政府製造了一個不公平的勞工制度。你設計什麼政府福利還不如給他們一個公平的制度,就是還他們的生活尊嚴!

羅致光,你知道嗎?食環現時的公廁服務員時薪已經超過50元,每一個超過300人次的食環廁所都會有一專責清潔的員工,然而陳帆你知道嗎?港鐵站內的清潔工除了洗廁所,還要清潔大堂、閘口、月台、升降機……也要負責清理突發嘔吐物和幫站長買飯,時薪卻只得37.5元!最低工資最高責任是港鐵外判工的特色!羅致光!你還記得2020年政府透過抗疫基金向全港清潔工發放每月1000元購買防疫用品,然而港鐵外判清潔工卻沒有份!每個港鐵站本來就是商場,卻不納入商業與住宅範疇,就這樣他們一蚊也不獲支援。疫情期間,過百萬流量的港鐵內緊守崗位的外判清潔工,只有最低工資,赤手空拳,有工友對我說疫情最嚴重的兩個月,市面缺口罩,公司也沒有派給他們,他們自購貴口罩打工!5元、6元一個,一日3個,這些保命的僅有裝備,就是他們半小時的時薪。

直到現在,他們每天只分到一個口罩(還要質量很差)!

我問你可有想像他們是如何度過那個疫情?

我和工友談到外判公司的孤寒算死草,總是大叫:「永順工友好!人工低,責任高!(植入式廣告)」

她們會說8號風10號風也要返工,講到明唔返當曠工!又無補水車費津貼!

我問她們公司可有獎賞?不同人都只是記得新年的5蚊開工紅包,真係硬嘢!

(聽說今年終於升到10蚊了!)

香港政府擁有港鐵75%股權,比國企還要高,然而我們看到,四分之三的政府就是一個缺陷的政府,缺去的四分之一就是全數應有的社會責任。

羅致光,2021年政府凍結了最低工資!就是宣布一直被政府剝削的港鐵清潔工,將要凍薪至2023年。陳帆,港鐵的人手終於不會再減了,因為再減就是零!這就是你們說的保就業計劃。

請立刻改革港鐵標書!監察外判公司剝削員工情况!立即改善港鐵外判清潔工待遇!

(為了增值自己,我最近加入了清潔服務業職工會和清潔工人職工會。感謝支援!)

程展緯

屯馬線走站清潔工

文、圖˙程展緯

編輯•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