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關系列:外傭管理:一個本社會同心同德的案例

文章日期:2021年12月12日

【明報專訊】香港繼續封關,廁所清潔工的工資雖然漲不上去(見上期程展緯〈屎,看見了彼此〉),外籍家庭傭工的待遇是毫無疑問顯著提升了。

這星期和一個朋友見面,聽說他家連月來請不到家傭,我知道他家急需要人手幫忙照顧家人,便聯繫朋友張小姐,看她能不能將家傭轉讓出來。張小姐9月出差,原計劃10月回港,誰知計劃趕不上變化,現如今恐怕要等過完年才能回來了。

她有一個現成的家傭每月5千工資住在家裏等她。見我詢問,張小姐非但不肯讓,還為我普及了外傭在過去兩年的行情。

怎麼算都划算

她說,外傭的短缺早在疫情開始已經初見端倪。在疫情尚不明朗時,香港僱主對外傭要求頗苛刻,放假也不准外傭出門的僱主比比皆是。不料這場疫情持續兩年還沒完,外傭的合約陸續到期,回鄉的大多有去無回。而要在疫情中新請一個外傭,隔離酒店、機票、中介費加起來可不是小數目。舉個例子,疫情之前,香港到菲律賓的往返機票只需千餘元,疫情中單程票就要3千多,遑論其它費用。此外還有更棘手的問題:若請來的外傭在隔離期間確診呢?抑或發現是新冠康復者呢?

張小姐年輕有為,獨居港島中產屋苑,自從過上有家傭的生活,她就堅定了一個信念:從此不過沒人伺候的苦日子。我們識於微時,以前去她家,只要她說做飯我就頭疼,兩人從一個鍋裏吃麵。後來她有了家傭,我常在下班後去她家吃飯,一餐飯動輒用10幾個碗盤還有兩副公筷。

她的前兩個菲傭都是以政府規定的最低工資聘請,因為她家既有工人房,而她一個星期又總有兩三天不在香港,家務量很有限。去年年初,她付費留家傭在家中放假,家傭也配合,後來大家都抗疫疲勞了,也就恢復常態。到今年合約期滿,家傭執意回鄉結婚。

「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是我肯定留在香港賺錢,現在不賺錢什麼時候賺?她走之前我左勸右勸也不肯打針,你想想菲律賓那種地方!我現在看她社交帳號,回去天天和朋友唱K呀,逛街呀,拍拖呀,好像沒事一樣,都不帶怕的。」

眼看這一個留不住,張小姐積極尋找下任。她在電梯裏聽鄰居說要移民,第一反應是預訂鄰居的家傭,殷勤甚備,終獲美人。可惜這個家傭入屋才幾天,張小姐就出差了,她倒是想得開:「我頂多白養她半年,怎麼算都划算。」

政策靈活 多部門合作

香港政府現在天天挨罵,被我意外發現一個不挨罵的工作表現,那就是外傭政策。本地社會在外傭管理上高度默契,可謂政通人和,百廢俱興。疫情以來,政府各部門通力合作,靈活調整相關政策,基本控制外傭人數的出入境規模乃至外傭人口的本地流動。

因為我沒請過外傭,也沒關心過這事,以下是我為了幫助自己理解,隨手羅列一個疫情以來相關事件時間表(極不完整,我太懶了):(見表一)

傳媒眼中的「外傭」

我在「慧科」搜索過去兩年本地傳媒關於「外傭」的報道,彈出上萬條,可見這是市民喜聞樂見話題。上文總結的所有政府動作,傳媒均廣泛、詳細、及時報道,就事論事,沒聲討和謾罵,語境幾乎全是從僱主角度出發,頂多呼籲一下僱主合理合法地剝削外傭。遇到因外傭引起的群組爆發或外來輸入,傳媒也不會眉飛色舞地描寫無關情節。以下列出幾個比較有代表性的新聞標題︰(見表二)

外傭在香港,行情是完全公開透明的,政府公報有他們每日來港的人數,入境處控制着她們的簽證,勞工處可以直接約見她們國家在香港的領事館,本地報紙時時關注她們的薪資水平,中介有她們的檔案。即使在疫情中,外傭如此渴市,在全社會同心同德的通力協作之下,外傭的薪酬仍然達不到本地其他法定勞動者的最低工資。香港人不會為此上街示威抗議,程展緯也不會為此寫信給羅致光。我想說的是,香港人一點也不傻,香港政府一點也不傻,只有民建聯,30年如一日的傻,以為自己現在還請得起內地人來香港伺候香港人。

(系列之三)

文˙王雅雋

編輯•歐陽德智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