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話題:選舉的詭異

文章日期:2021年12月19日

【明報專訊】在馬嶽、蔡子強、陳雋文新書《特區選舉:制度與投票行為》的發布會上,除了三位作者之外,還有幾個嘉賓,其中一個是林朝暉。林朝暉畢業於中大政政,做過中大學生會會長,也做過學聯,現為全國港澳研究會成員(沒錯,就是劉兆佳佳叔做副會長的全國港澳研究會)。他在發布會上講了幾句,重點大概是解釋完善選舉制度的原因,什麼「任何地方選舉民主化程度,較中央政府民主化程度為快,將必然出現分離主義……立法機關選舉民主化程度較行政機關快,必然出現不能調和關係」等等。聽到這裏,我覺得有點錯亂,聽不下去,先行告退。

首先,其實沒有人在發布會上問為什麼北京要完善選舉制度這個問題,林朝暉無端端在他老師們的一場新書發布會,為完善選舉制度護航,真是奇怪。第二,什麼叫地方選舉民主化程度較中央快?你是不是沒有讀過《中國的民主》?不知道什麼叫「全過程人民民主」?《中國的民主》,英國版本的譯名是《China:Democracy that Works》,中央的民主化程度按《中國的民主》的論調,是「科學有效」,怎會是比香港民主化程度慢?這是大逆不道。然而,這只是今次選舉種種詭異裏的其中一隅。

完善選舉制度,究竟完善了什麼是一大問題。其中一個完善了的地方,或許是等大家學識以和為貴,將贏輸放輕一點,讓大家享受參與的過程。這場選舉,無論結果如何,都是愛國者治港,誰勝誰負沒什麼緊要。香港人學習選舉制度其實異常有天分,舊時代的「港式比例代表制」,操作起來不易理解,但很多港人都明白制度如何運作,然後懂得策略性投票,跟家人商討如何配票,善用制度;到了今天新的選舉制法,傳媒又好市民又好,也極速掌握今次選舉的重點,就是將注意力投放在投票率而不是結果之上,什麼政綱呀候選人呀政黨呀,反正都是咖哩味朱古力跟朱古力味咖哩,都是啡色,都是濃味,冇乜分別啦。

將投票率放得如此重要,各界如此關注、遠超結果勝負,其實詭異。馬嶽說,這就像球迷入場但不是談論球場上輸贏,眼光不在場上球員而在看台人數,其實辛苦了候選人們苦撐場上的獨腳戲(但你們的努力,一定有回報的)。投票率高低本身,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看看有「異化及三種弊害」的美國民主(詳見中國外交部《美國民主情況報告》),國會中期選舉投票率長期偏低,不少時候連4成都不夠,難怪美國民主被評為「制度痼疾積重難返」。投票率低,在西方民主國家時有發生,我常常都說,以前住在英國,就算是大選當日,你都不會感受到絲毫選舉氣氛,不會知道是投票日。

今次選舉的詭異,除了對投票率的重視,還有提高投票率的各種方法,和很多選舉之前的言論,像什麼全勝是陷阱、「全勝即輸」等等,都難以理解。看到政府全力谷票扭盡六壬,一邊說低投票率也可能是好兆頭,一邊又全力叫人投票,然後還得到公共交通工具營辦商「自願」出資讓市民在投票日免費搭車,新奇有趣,理解不能。今天閘機全開,竟然令我想起英國,想起除夕夜的倫敦,地鐵通宵運作之餘,也同樣會閘機全開讓市民免費乘搭,讓所有人都有個Happy New Year。免費搭車和投票率之間如何產生正面的關係,恐怕超越政治學者的研究能力和想像,在此不贅,總之就是Happy Voting Day啦。

我其實一直有個比林鄭「得意想法」更得意的想法,覺得會比免費搭車和叫局長出來講什麼「雞髀西多」更有效谷票:如果投票率超過5成,消費券加碼$1000,超過6成就再加碼$2000,餘此類推,將投票率和消費券掛鈎。我從來都不低估香港人的團結,也不低估香港人對「着數」的重視,如果林鄭今早有讀敝欄,有心不怕遲,隨便使用這建議,投票率創歷史新高都有可能。真的,既然電子消費券已經研發了,派多幾次可以將成本攤分,而且消費券又可以振興經濟,如果做到投票率掛鈎消費券,就真的是完善選舉制度了。

一場沒有太多人關心輸贏的選舉,氣氛總是怪里怪氣。政壇選舉競爭不如以往激烈,結果無人重視,對於研究選舉、研究政治的人來說,其實是一種大失落。幸好有其他選舉補上,為市民帶來選舉的刺激,以及因為選舉結果而掀起的高興和失落。近年樂壇(以至娛樂圈)的頒獎制度跟香港選舉制度的發展各走極端,愈來愈着重普選而不是穩定指數,無論是叱咤頒獎禮,又或者是全民造星,最近都有投票,讓所有人都有機會選出我最喜愛的×××和選女團,乜都有得選。

當觀眾有得投票,而候選名單也是完全開放,我不見得有人會關心這些選舉的投票率高低,因為一場選舉一場投票,理論上,結果才是最重要。看看選前的罵戰、不同陣營的動員,所有人的投入,都是今天立法會選舉所欠缺的。

然而正正是這個時候,你就會發現民主其實不是什麼好東西,又或者如國務院發布的《中國的民主》裏面說的一樣:「一人一票……絕非民主的唯一和全部」。為什麼?明明柳應廷的《狂人日記》比Anson Lo的「俄屙俄屙俄屙」更值得成為「我最喜愛的歌曲」,卻連最後5強都不入……寫到這裏,可能得罪全港「神徒」,真的對不起了。雖然我支持的歌手,最終沒有選上,但至少都有得選;今時今日,可以投票給自己支持的人,已是不易,唯有明年繼續投票,是支持歌手,也是支持選出「我最喜愛的×××」的選舉制度。林朝暉兄,娛樂圈的民主化程度比立法機關民主化。

文˙亞然

編輯•歐陽德智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