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場加映:年度之歌?

文章日期:2021年12月19日

【明報專訊】一早就跟朋友說,12月19日,如果有街頭調查問投了票沒有,我會搶答,一早投了,也不怕向大家宣布,我跟葛珮帆一樣有4票。

一票林家謙,一票岑寧兒,一票C AllStar,一票《留下來的人》。告退。

投的自然是叱咤樂壇頒獎禮各項「我最喜愛」的獎項,執筆之際「我最喜愛的歌曲」五強出爐,MIRROR(姜濤、Anson Lo、Edan )佔三,張敬軒和MC張天賦各佔一首,C AllStar《留下來的人》七強止步,我跟朋友說,很失落,真心支持的名單,又入唔到閘。

今年選戰氣氛異常熾烈(講緊叱咤),自然是非多。網民發現MC的《記憶棉》在第49周播夠數卻沒上榜,指控商台做馬,大概反而助《記憶棉》躋身「我最喜愛」五強;投票期間流傳,疑似商台員工誤用專頁ACC分享投票走勢的帖文,嘲笑MIRROR配票失敗,商台雖然後來發聲明稱帖文屬失實內容,但網民怎會輕易放過?

我也有看看鏡粉的留言,群情洶湧,為免被誤會,先旨聲明:小弟絕非MIRROR黑粉——看完整套《調教你MIRROR》;頗喜歡Jer和Ian的歌曲;在《全民造星I》已開始留意帶傷上陣的Alton;看團歌MV有時會跟着跳兩下;就是AK在上屆叱咤頒獎禮黑面一幕,我也不覺得反感,他年初再推《黑之呼吸》,用作品反擊質疑,我表示欣賞。(題外話:生粉怎麼會推《三個字》?明明《黑之呼吸》更出色啊)。

鏡粉朋友說,MIRROR讓人重新關注香港流行文化了,叱咤選舉也因此變得空前激烈,是他們英雄造時勢呢。我說,怎麼倒果為因呢,是時代選中了MIRROR;香港人對這次選戰(講緊叱咤)如此狂熱,多少也是對投票有了更深更微妙的感受。

MIRROR爆紅,近因應追溯上一屆叱咤頒獎禮,團歌《IGNITED》奪專業推介第三位,Jer和Anson Lo分居新力軍金銅,姜濤掃兩個最喜愛大獎,一夜間引爆樂壇改朝換代的討論。那一夜之前,對不少港人來說,MIRROR只是一隊奇怪韓風男團,只認得姜濤一個。不過,為什麼唯獨2020年度的叱咤頒獎禮,得到如此大迴響?

這幾年起香港發生了什麼事,你知我知單眼佬都知。香港人,尤其年輕一輩政治熱情和本土意識,從2020年開始轉移至流行文化上,疫情下坐困愁城,本地娛樂更形重要,MIRROR是在流行樂壇受注視的時候被看見,並接收了香港人大部分無處可放的熱情。非MIRROR造時勢,是時代選中了MIRROR,可惜的是MIRROR三子打入五強的歌,似乎都沒有好好回應時代。

所謂年度之歌,經過這幾年的種種,難道真的覺得會是《Megahit》嗎?

2021年,是離別之年,朋友上周移民,往機場送機的那晚,「我最喜歡的歌曲」走到十強階段,一路聽着這10首歌,我在想,有幾多首真正能在這個時代感動人心呢?面對至親最愛,因為價值觀相異起衝突,我聽《俏郎君》,了解到兩個人再深愛對方,也有愛不能修補的裂縫。《Ciao》直接唱那些被時代拆散的人,只要活着去對抗世界荒誕,總有一日會再見。

離開的人與留下的人,各自走到自己的路上,依然希望「那日見」,《留下來的人》那句「即使費時一點/即使快樂不輕易/最後仍可遇見」,是今年最感動我的歌詞。

多年來也是RubberBand的歌迷,正正是他們的歌總是回應時代,不過最終選了《留下來的人》,主因是欣賞今年的C AllStar。不只是《留下來的人》,C AllStar今年多產,但幾乎沒一首歌令人失望,由四子重組推出《集合吧!地球保衛隊》來呼應達明一派《十個救火的少年》開始,就已經感到他們的用心,看他們每一首歌的MV,細味歌詞,他們在唱着香港人在大時代下不同的處境,每一首歌都希望給大家不同力量。

連《留下來的人》都留不下來,五強中的「時代曲」就只剩下《俏郎君》了。失落啊,失落是因為覺得「好歌冇好報」,失落是因為,MIRROR盛世,把努力回應時代的人給擠走了。

這場選舉(講緊叱咤)被質疑不公義,粉絲造票傳聞甚囂塵上,大家以為一人一票,其實是一號(電話號碼)一票,比的不只是粉絲動員力,更是粉絲的財力。有時希望商台也仿效一下香港政府「堵塞選舉漏洞」的魄力,自然也希望選民尊重民主精神,還是說其實各人對「民主」的理解,真的是「五光十色」?

我知道,希望在投選最喜歡歌曲之中體現民主精神,很傻,但我還是希望大家珍惜我們還可以參與的選舉,唔好搞爛個場。不論制度有幾多漏洞,以任何藉口破壞任何選舉的人,都可恨。

文˙森淼

編輯•歐陽德智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