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鑽石 中西合璧 珍稀粉鑽 演繹徽宗瑞鶴

文章日期:2021年12月22日

【明報專訊】聖誕和新年臨近,晚上各處都亮起閃爍燈飾,不少人趁這佳節揀選閃令令的珠寶鑽飾送給心愛的人。首飾除了價錢外,精巧的手工和獨特的設計意念,都能反映送禮者的心意。近年,粉紅鑽可算是收藏界的MIRROR,閃爍璀璨的吸引力令藏家和珠寶愛好者為之瘋狂。這期請來本地珠寶設計師,分享關於炙手可熱的粉紅鑽飾的有趣心得。

粉紅鑽的產量極有限,價值比白鑽更高。在拍場上現身的通常是大顆的頂級珍藏品款式,不過,當中亦有些較小巧和易於佩戴的款式,能夠走入收藏家的生活,貼身陪伴。良晨珠寶及日出金工的創辦人兼總監陳業是本港專業珠寶工匠,作品曾於香港國際珠寶展、瑞士巴塞爾珠寶展等亮相。最近在本港展覽中,展出一批逾100件獨一無二的阿蓋爾粉紅鑽巧作。

產量珍稀 價值遠超白鑽

「粉紅鑽的價格比白鑽高超過20倍,是世界上其中一款最罕有的鑽石。」陳業說,粉紅鑽主要在印度、巴西、非洲和印尼發現,在澳洲西部阿蓋爾礦場出現之前,產量一直稀缺。他指澳洲粉紅鑽在1980年代出現,當時衝擊整個鑽石市場,佔全球粉紅鑽產量的90%。它最醉人之處是特有的艷麗紫紅色,一躍成為鑽石愛好者新寵,自此成為市場最熾熱的新星。但自阿蓋爾礦場在2020年關閉後,粉紅鑽的供應變得緊張和更搶手。

澳洲阿蓋爾的粉紅鑽另一特點是體積較細小,超過70%的粉紅鑽小於0.15卡。相比起大體積的天王巨星級數巨鑽,阿蓋爾粉紅鑽只是小伙子。不過,當這些小伙子集合在一起、又被廣泛認同,則變得價值不菲,創造出奇蹟。花姐創造了MIRROR傳奇,珠寶工匠可算是阿蓋爾粉紅鑽奇蹟的「造星者」。

究竟工匠是如何釋放粉紅鑽的魅力?配襯哪些寶石、金屬,使用哪些鑲嵌方法最能表現其美態?陳業喜歡以不同大小和形狀的白鑽配襯粉紅鑽,以本地頂尖的鑲嵌工藝突出粉紅色;造型方面則以和諧、簡單的形態表達。「最新嘗試是加入翡翠,以翠綠色襯托粉紅色,帶出有趣的物料組合,也希望透過運用不同文化意義的原材料(中式的翡翠+西方的鑽石),碰撞出有趣的設計主題。」就像組合成員除了要有親民入屋的形象外,願意跟不同單位合作也是其吸引之處,似乎「造星」和「造飾」也有共通點。

冰種翡翠做羽毛 粉鑽點綴紅頂

在早前一個展覽中,陳業一款作品為珠寶界帶來驚喜。他在宋朝皇帝宋徽宗的畫作《瑞鶴圖》中取得靈感,設計了《端王的瑞鶴》系列。「當大家見證阿蓋爾粉紅鑽成為珠寶歷史重要的一章,呈現細小而價值不菲的原料時,我想起了宋朝皇帝宋徽宗。」宋徽宗同時是畫家、書法家、詩人、詞人和收藏家,陳業說皇帝crossover藝術家這個身分相當特別,引起他的興趣。「用宋徽宗創作的《瑞鶴圖》作為設計藍本最貼切不過。瑞鶴的紅頂正好可以用粉紅鑽表達,身上的羽毛可以用冰種翡翠表達。」在創作時,他有感皇帝也許會懷念即位前自由自在的感覺,因此以「端王」(宋徽宗登基前的封號)為題來命名這套瑞鶴,希望能表達出丹頂鶴自由自在飛翔的情景。

最近,MIRROR似乎有種點石成金的魔力,他們推銷的產品往往大受歡迎。而粉紅鑽配翡翠,亦可以令翡翠的傳統感覺轉化成新意。其實陳業早年已和翡翠結緣,其家人從事翡翠事業。他結合翡翠和鑽石,建立自己中西合璧的珠寶美學,但兩者始終有文化差異,過程中亦非一帆風順。「我喜愛研讀歷史和傳統文化,同時在創作和營商上勇於嘗試和革新,這是我平衡新舊的心法。困難應該是如何讓喜愛舊物的人接受新概念,如何讓只愛潮流的人認識傳統。我覺得這是永遠存在的矛盾,但堅持自我想法便可以克服。」

他的作品十分實用,有結婚和訂婚戒指、婚嫁首飾等。他自言自己的設計都是簡單易明白,卻充滿能量。「我希望交給觀眾和用家評價,相信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想法。」●

查詢:dawnjewellery.com/tc

文:呂一心

編輯:王翠麗

美術:謝偉豪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 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