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薯:在利物浦的「異類」美甲男

文章日期:2021年12月24日

【明報專訊】年末將至,誰又想到今年大家仍然要在疫情中過聖誕?難以跨過各國邊境,製作、拍攝電視的朋友今年仍然只可就地取材,在本地扮外國,就如Netflix大熱電視劇The Crown的製作團隊難以到港,乾脆將倫敦West End變身做1997年時的香港。雖然有不少瑕疵,但有招牌帶cyberpunk味道的大量霓虹招牌,加上現在幾乎在香港消失的小販檔,已令人看得滿懷安慰。至於我們沙發薯呢,沒法旅行,唯有繼續待在家中看電視。

立法會選舉沒什麼討論價值,今年幸好有MIRROR帶旺娛樂圈,又適逢年尾頒獎禮,所以這陣子香港人突然又八卦起來。當然,大家吃最多花生的當然是圍繞王力宏一家吧。愛理人家私生活,或者就是人類的本性,所以真人騷如The Real Housewives可以長做長有,全球各地都有自己版本,大家仍然看得津津有味。不過,這次要介紹的是BBC Three的紀錄片Nail Bar Boys,罕有地窺探在美甲店工作的男士生活。

歐洲美甲店的人氣或者未及香港,但仍然有一定捧場客,不少愛靚女士都會幫襯,時不時修甲。不過,歐洲美甲店通常都是東南亞人營運,美甲師亦主要是東南亞或東歐女士。不少英國美甲店為減輕開支都會剝削員工甚至用非法勞工,故常涉及人口販賣,所以美甲不是獲歌頌的行業,大眾的眼光亦是停留在新聞中看到的那些可憐非法女勞工的印象。

互相扶持勸戒賭

所以能夠在電視上看到Nail Bar Boys其實意義甚大,因為這不止是有關美甲店,而是有關一班男美甲師,應是首個探討在英第二代越南移民的英國電視節目。節目只有3集,講述6個在利物浦美甲店一起工作的年輕英國/越南男士。他們都是在學校表現不好,沒繼續學業,經親戚朋友介紹所以到美甲店工作。6人不止是同事,更是好朋友,互相扶持,十分有愛,像Bruno一直有賭博成癮的問題,最近他又開始用盡所有錢賭博,幸好被其他5人發現。他們原來各自都有賭癮問題,深明沉迷賭博的代價,所以他們用盡各種方法勸Bruno戒賭,做盡好友責任。

節目另一焦點是他們的戀愛生活。6人在情場上都沒有什麼好際遇,全是單身。東南亞男性在歐美一直不是特別吃香,女性的眼睛都集中在白人或黑人身上,這是已知的問題,有不少討論,所以這6個美甲男士還是單身絕不意外。歐美不特別覺得亞洲男生性感有型,其中一個原因當然是與媒體及流行文化有關。當電視電影都鮮有亞洲演員或角色,而每每亞洲人都擔演閒角,那大眾自然不會特別愛慕這社群吧。

節目當然亦有觸及身分認同的話題:Astro與Kenny二人雖然在利物浦出生,滿口典型利物浦Scouse口音,基本上不怎樣懂說越南話,一生只到過一次越南,但他們仍然不覺得自己是英國人。學術研究都指向通常第三代移民才會正式接受新的國民身分,在這個例子中正好應驗。

文:陳Damon(chandam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