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欣宜:我終於是一個singer 「香港歌手」的路 唱歌以外還需要什麼?

文章日期:2022年01月07日

【明報專訊】相隔5年,鄭欣宜再次獲得樂迷一人一票投選的「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的女歌手」獎項,對比上次獲獎,樂迷觀眾的反應大為不同,當年她被批評「消費亡母」和「消費脂肪」,今年不少網民和作家欣賞她的堅持,說她苦盡甘來。箇中改變,且聽鄭欣宜由5年前說起。

2016年度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叱咤頒獎禮),鄭欣宜的歌曲《女神》獲選為專業推介叱咤十大第三位,這首歌曲亦同時獲得樂迷投選的「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的歌曲大獎」。《女神》是四台冠軍歌,由填詞人黃偉文精心創作,「不要低頭/光環會掉下來/你是女神/不要為俗眼收斂色彩」唱到街知巷聞。在《女神》之前,還有作品《你瘦夠了嗎?》:「你瘦夠了嗎?當你吃飽飯就沒人愛嗎?」歌曲鼓勵聽眾毋須介懷身材,可以放膽做自己,一樣引來熱議。

如今回想5年前獲獎時刻,鄭欣宜剖白當時的心態︰「我想2016年那次,是首歌的魔力(讓我獲獎),當年出了《女神》,但我覺得我未準備好去接受(獎項)。」當晚首次上台發表得獎感言時,她戴上亡母沈殿霞的招牌眼鏡,訴說對亡母的思念和如何發憤圖強。但她現在回想說︰「我食不起這幾個獎的,真心。」

說自己食不起獎項,也是因為鄭欣宜留意到後續輿論,「大家的迴響告訴我,是呀,鄭欣宜你的確未準備好去接受這幾個獎」。當時記者譚蕙芸發表文章〈因女藝人欣宜「高調肥」捱轟,我重讀了約翰.伯格〉,記錄當時有人批評她「消費亡母」和「消費脂肪」,以及在頒獎台上提及介懷2005年飾演白雪公主親吻藝人吳卓羲、被形容為「死亡之吻」一事。

做綜藝拍YouTube 製造機會

獎項沒有成為鄭欣宜的「死亡之吻」,反讓她更努力︰「我覺得因為在這個時刻我跌一跌,讓我知道不是因為攞一個獎就『得咗』,不會有這一天的……更加肯定了我要繼續進步,繼續不斷學習,不斷為自己想做的事情,製造更多的機會出來。」原因很簡單,「我真的很喜歡唱歌」。

與上次獲獎一樣,鄭欣宜仍有介懷的事,今次獲獎她提到為了做「香港歌手鄭欣宜」,她拍戲、做綜藝,甚至曾扮演「魔人布歐」——在2014年一個無綫節目中扮演卡通人物,皮膚漆成粉紅色,口中塞滿棉花;她也提到拍YouTube時要把私密事如手術後影片等公開,但她說將來也願意繼續以音樂分享自己最私密的感受。

自2020年2月開始,鄭欣宜在YouTube頻道恆常發布影片,題材包括運動、化妝教學、工作、與朋友聚會等,有時一個月發布5條影片。很多人以為拍片很簡單,但她說︰「拍vlog你都要組織,你都要去應付,有時真的很累。但同時間我知道,這是一個很好的渠道去和我的支持者溝通、對話,讓他們認識另一面的我。」影片中,她常拿起鏡頭邊自拍邊說當下的感受,赤裸裸地分享日常生活,她的頻道自2021年下半年有超過10萬人訂閱。

由小到大鄭欣宜總在鎂光燈下被人凝視,約翰.伯格的凝視理論應用在她身上最適合不過。她父親是著名演員鄭少秋,母親是著名主持沈殿霞,父母離異,母親獨力將她撫養成人。鄭欣宜亦由小時候開始常在公開場合和電視節目亮相,觀眾對她評頭品足,星二代與肥胖身材遭無數人嘲笑和攻擊。而vlog成為鄭欣宜的出路,因為在屬於她的平台上,她可以進一步讓人看見八卦雜誌以外的自己。這也是男性凝視以外,女性作為漂亮景觀以外的鄭欣宜。

鄭欣宜說立體的形象讓她成為更好的歌手︰「我們唱歌就是講故事。如果我要你更加明白、了解我說的每一個故事,那可能你都要明白我是怎樣想的。」她認為歌曲最靚是字與字、句子與句子間的「空白」,聽眾和自己想像的事情會否一致,情感能否觸動聽眾,她如何做人處世亦會影響聽眾如何理解她的作品。勇敢掏心掏肺分享更多私密事,鄭欣宜認為那就是「Art」,是如何用自己的思考和感受讓聽眾有新想法,「我覺得我終於是一個artist,我終於是一個singer,因為我終於能夠改變大家對鄭欣宜的perspective」。

在「叱咤樂壇 Joy Joy Joyce Singing Party」現場,記者認識了兩名Fan Club代表Maggie和Queenie,她們分別由2008和2011年開始支持鄭欣宜,見證偶像常無緣無故被罵,被批評上次獲獎「紅隻歌」,到今年宣布「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的女歌手」前,在現場聽到觀眾歡呼「鄭欣宜」的名字,覺得人們真正懂得欣賞「鄭欣宜」,她們在台下淚流滿面。

歌迷由負數到正數

要做一個更立體的歌手,鄭欣宜常與樂迷互動,Maggie說鄭會聯絡她問見過一次的樂迷名字。她和Queenie表示,鄭欣宜覺得自己的歌迷由負數去到正數,所以她很珍惜支持者,會擁抱他們,開玩笑「串」他們,很真性情。在現場觀察,樂迷互相認得,恍如​​小社群;而受MIRROR影響,明星與粉絲關係也和以前不同,Maggie說本來鄭欣宜粉絲相對含蓄,但現時也願意舉牌、歡呼。在今年叱咤頒獎禮過後,她們新開的粉絲Telegram群組也由700多人上升到千多人。

Maggie和Queenie形容鄭欣宜是苦盡甘來,但苦盡甘來的前提是堅持。問鄭欣宜有沒有想過放棄,她說︰「當然有,好多次,不單是放棄唱歌這麼簡單,是真正的放棄,最徹底的放棄。」在以前的訪問中,她便提過自己曾患上抑鬱症與驚恐症,現時鄭欣宜很肯定地說︰「但是放棄了便輸了。我不一定要贏,但我好憎輸。」

堅持的時候,鄭欣宜說她會嘗試回想自己為什麼「開始」。獲獎翌日,她去了小時候成長的地方九龍城,「去了食牛肉餅,去了食酥皮蛋撻,去了九龍城街市後面那間上海舖買鹹鴨腎,去了我以前細個住的屋企外面觀望,去了屋企旁邊的公園仔,原來未拆喎,去了玩鞦韆」。說着便開始哽咽:「我好鍾意這一日呀,因為我很久都沒有做過這些事情了。」大概回顧童年對鄭欣宜也不是易事,她更發覺自己與5年前獲獎時不同︰「今年的我知道,我不可以忘記,而且不可以討厭我的過去。我要接受它,我要擁抱它,因為有它,才有今日的我。」她的眼淚落下來:「我想這就是成長吧。」

在獲得「叱咤樂壇女歌手金獎」時,她用盡力唱《先哭為敬》的歌詞︰「你我的昨夜熱情/縱是以眼淚作結/誰認過命。」這首歌陪伴記者度過多個夜晚,因為在大時代下的香港,自愛是一個難題。鄭欣宜會否覺得自己成功是因為社會風氣改變了?她表示風氣改變與自己無關,並為香港人愛批評藝人的風氣感心痛、肉赤︰「大家日常要有幾辛苦,才會儲存了這麼多不好的能量,以至要去罵一個人呢?我好愛這個地方,當時有這麼多不開心的人,我很不開心。」

盼樂壇百花齊放 變得更好

近年香港演藝圈的生態有所改變,鄭欣宜說自己入行時人們談論的是𡃁模,之後到韓星和KOL,反而這兩年傳統歌手機會多了。大概更多人認知到流行文化,特別是廣東歌承載大眾共同回憶,叱咤頒獎禮上就有談移民的Ciao和《風的形狀》。同時,雖然不多人有CD機,但願意收藏唱片的人多了,鄭欣宜新碟就在5日內售罄,她笑說將來希望可以出黑膠碟。

鄭欣宜在台上叫大家稱呼自己為「香港歌手」,認為音樂會放大每一個情緒,音樂的魔法可以讓聽眾在很短時間從谷底回到地面,她湊近錄音機說希望可以繼續遇到好歌,未來繼續為香港做音樂,當「香港歌手」百花齊放,「成個樂壇變得更好,那我才會變得更好!」鄭欣宜覺得她能自愛的話,其他人都做得到︰「我不是真的那麼叻,但我死堅持,我不願死咋嘛,哈哈!」粉絲們也說,鄭欣宜一出世就「畀人睇住」,這麼難她都做到自己,覺得自己也做得到。難怪鄭欣宜唱到這句時常哽咽︰「是這些結伴/讓我擁有過豐盛/以我沾濕的眼睛/對美好光景致敬。」

文:胡筱雯

編輯:蔡曉彤

美術:張欲琪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 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