例外的兩制

文章日期:2022年01月16日

【明報專訊】如果按照內地官場的規矩,港府很多高官早就被炒了。大概自2019年反修例風波以來、尤其是2020年疫情爆發以來,很多熟悉中港兩地政治文化的人都如此感慨。守土不盡責、做事無擔當,如果不是「一國兩制的優越性」,成為這些忠誠廢物的「保護傘」,他們早就烏紗不保。

最好的樣板,就是前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如果說2019年的反修例風波暴露了中聯辦長期以來香港工作的失誤,但王志民當時到任才兩年,這期間除了講過些「行埋一齊」之類的冷笑話,官聲並不算太差,只不過風頭火勢時坐正三煞位,被調往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還熬到頭髮全白(據說後來染回黑髮)。他的前任張曉明,也被從港澳辦主任降為副主任,全國政協副主席夏寶龍空降做了港澳辦主任,中央的香港工作架構也從此改變。

回過頭想想,造成反修例風波的原因,是港府責任更大,還是中聯辦、港澳辦責任大?為什麼中聯辦、港澳辦因此就要換帥,乃至整體內部「大換血」?正如筆者在此前的文章中所說,有些地方的吏治就是比另一些地方更嚴——廣州市砍幾棵榕樹就有10人被問責,原本是「明日之星」的市委書記,也去了省人大任閒職。

那港府做了什麼調動?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聶德權改掌公務員事務局,算不算「削權」?政務司長張建宗在「健康沒問題」的情况下離任,換上「武官」李家超,算不算「問責」?似乎都不算,聶德權還在防疫事務上大權在握,張建宗也收穫了林鄭滿滿的「感謝」。

哪像內地的官員被問責,先開個全省(或全市)領導幹部大會通報批評,講一通深刻檢討、堅決杜絕、落實整改、堵塞漏洞。然後被免職(或降職)的官員從此政治死亡,就算隔數月、數年轉任新職,也會被輿論盯上。君不見曾因處理SARS不力而引咎辭職的北京市長孟學農,到國務院南水北調辦公室「過冷河」4年,復出擔任山西省長後又因2008年襄汾潰壩意外而黯然下台;之後他到中直機關工委、全國政協任職,每逢兩會,都有好事記者認出他,追問他「N起N落」的傷心事。

在香港恰恰相反,從第一屆特首董建華開始,每個特首都經歷過民望急跌、街頭示威、要求其「下台」的時刻。如果北京判定社會運動不是因為他們的施政失誤,而是因為「境外勢力」破壞,那麼他們就自動成了與「境外勢力」鬥爭的好同志(畢竟還被制裁了),中央當然要全力支持。

不僅現在要支持,未來也要支持:林鄭月娥在本屆任期僅剩半年時提出政府部門大改組,被外界認為尋求連任味濃,包括她《施政報告》中的北部都會區等宏圖大計,都似是想要擼起袖子再大展拳腳。無論「梁粉」張志剛在專欄如何氣得跳腳,建制陣營內部如何對林鄭不滿,她只需要四個字:「中央支持」。

當然,下屆特首還有一個重要任務,就是廿三條立法。在《港區國安法》生效的背景下,廿三條立法難度應比往日降低不少。不過始終有前車之鑑,要完成立法未必是一帆風順,在本港可能會引發民意繼續向下,在國際上或者會招致反彈。其他人大概是「明知山有虎」,還是讓「好打得」的林鄭去啃了這塊硬骨頭,反正無論是民望低還是被制裁,在她身上都是既成事實。

這種情形讓筆者想起2009年的新疆「七五」騷亂,時任自治區黨委書記王樂泉自然要為此負責,但他並非即時去職,而是到了2010年才被調回北京,其職務由張春賢接替。當時坊間普遍認為,馬上撤換王樂泉亦不利於新疆幹部隊伍穩定,而他也需要做完「善後」才走,不能為繼任者留下爛攤子。

從這角度想,會不會林鄭其實是需要為反修例風波負責的,只不過她要做完「善後」——完成廿三條立法,或者也可以叫做戴罪立功,總之不能再拖到下一任——而要完成這一步,她首先需要連任。當她做多一個任期,年事已高的董伯伯也是時候卸去全國政協副主席一職,空缺就可由她頂上,排名位於梁振英之後。如果她不連任,又不像曾蔭權那樣有罪在身,那她還要不要像董、梁那樣做「國家領導人」?那就頗費一番思量了。

「洪門宴」事件爆出

不過,「洪門宴」事件突然爆出,香港官場醜態畢露,不僅在市民面前,也在中央面前。如果換人只不過是用一班忠誠廢物換另一班忠誠廢物,那離中央的對香港的期望還差很遠。非建制陣營固然對事件大加撻伐、或是尖酸挖苦,建制陣營內部也十分不滿,尤其是播疫導致「通關」一推再推,那可是建制派念茲在茲的「頭等大事」。

有趣的是,內地傳統傳媒對「洪門宴」事件幾乎絕口不提,唯一有報道過事件的,竟是《人民日報》社旗下的《環球時報》。不過報道也沒有提洪為民,而是說「10名港府官員出席私人聚會」。至於誰誰誰攬女唱歌、誰誰誰在竹篙灣破口大罵,這些一概不報。林鄭既表示要調查事件,但被傳媒追問民政事務局長徐英偉會是否需要引咎辭職,她又迴避不答。

大概她心裏已經有了對徐英偉等人的處理方案,只是還未有下最終定論。香港人在看,中央也在看,如果她不是大刀闊斧,大概中央也很難「收貨」,那她原本看似順理成章的連任之路,突然就起了波折。是不是炒了徐英偉等人、她完成切割,就可以繼續當無事發生過?最好是,或者大家都假裝是。但如果是,她為什麼不早點下這個決定?

要知道,「洪門宴」如果發生在內地,屬於情節嚴重、影響惡劣的「窩案」,幾乎可算「塌方」,這種情形下還按兵不動,是想留着徐英偉過完農曆新年嗎?好在是「一國兩制」,否則國家領導人的批示可能已經發到,各級公務員要「學懂弄通」箇中精神了。

(本網刊出的文章及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文˙余衡方

編輯•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