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立:專訪DJ阿正 想和自己說聲「辛苦了」……可以再好一點

文章日期:2022年01月30日

【明報專訊】我認識有一些朋友,一談起903便會眉飛色舞,回憶湧現。但我自己本身卻好少聽電台。所以當ViuTV前年開播綜藝節目《膠戰》的時候,完全不知道「六膠」之一的阿正(黃正宜)是誰。但我想不少觀眾都和我一樣,看過幾集《膠戰》後,覺得阿正好正,玩遊戲時毫無包袱,癲癲哋,笑得好開心(尤其拍子game)。剛過去不久的叱咤頒獎禮,阿正負責其中一個環節宣布得獎者,卻又非常正經。今日《膠戰S2》播出最後一集,趁這個機會,我們來了解一下這位自稱有「勞碌命」的DJ,一路走來,如何蛻變。

「聽電台是好快樂的事」

今次影相的地點是中環街市,而訪問則在附近一間café。中環是阿正的因緣地,下文再詳述。我同阿正講:「實不相瞞,我都是看了《膠戰》方才知道有你這個人。」她說:「不出奇,好多人都是看了《膠戰》後聽番電台,我好開心㗎。」阿正真的細細個已經想做DJ。小學時,曾經因為看了歐陽震華的大台劇而想做談判專家,但只是想想而已。到了中二時,她已決定了大個要做DJ,要加入903電台。「因為那個時候迷上了電台囉,呢啲嘢我好直接的。為何特別想做903?其實都是因為903對於我而言,是一個有情意結的地方來的。細個就聽《架勢堂》呀、聽《森美移動》呀。」夜晚食完飯,又會拿着walkman在牀上聽《空中喱民》和《一八七二遊花園》等等。

對於學生阿正而言,聽電台是好快樂的事,而903的DJ都是好有型的人,有創意有才華,五花八門。她會化身「迷妹」,到處去追星。其中一個偶像是森美。某一次森美幫某連鎖便利店做代言人,阿正在宣傳期過後,走去問店員阿姐可否拿走剩下的宣傳品。另外她也迷上陳強。陳強出版的《黑紙》,阿正是忠實讀者。「我那個時候無太多零用錢啦,但每一個月出1張的時候,我真的會用50蚊去買50張返來,派畀friend睇。睇啦!佢哋好creative!」當時阿正覺得,如果能成為這班能人異士的一分子,「就好正喇」。

阿正的DJ夢,一直都好明確。「我成日都形容自己是豬來的,即是有時你想引隻豬行,你就釣啲嘢喺佢前面,可能釣一些零食,然後牠就會跟住跑。我係呢種人來的,一定要有啲嘢望住去跑嘅。」她是個乖學生,讀書專心,學業一直不錯,而嚴厲的阿爸想她讀法律。但阿正雖然乖,卻從來無想過要遵從父命,反而好早就想入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那時她想法比較直接,覺得如果要做電台,就應該要有新聞知識和學歷,所以讀新聞是理所當然的。到了高考放榜那天,成績非常不俗(「係考得好好嘅,我都唔怕認呀呢個(笑)。」)。正當阿爸以為個女要去讀法律的時候,阿正才告知,自己從來無把法律系放在選科列表中。就這樣,阿正順利走進中大校園。

曾任《大學線》執編 導師身上習操守

在新傳的日子裏,令阿正最深刻的經歷,其實就是開學第一個禮拜。當時學生發動大罷課。「站在一個好乖的妹妹的立場,就覺得:吓!?返學罷課!?唔得㗎,好曳㗎……」她上大學前,一直生活在同溫層內,同學都來自相近的背景,住在同區。中大為她帶來衝擊,開啟她的眼界,令她知道世界其實好大好開闊。「慢慢接觸多了就會知道,這些都是一個好正常去表達訴求的方式。都是大學開始,先至會識得話去遊行,行七一嗰啲。」除了社會參與,有兩位老師也令阿正非常深刻:陳惜姿和譚蕙芸。阿正當時是學院中文刊物《大學線》的執編,跟陳惜姿學習採訪和寫作。「我好鍾意她教如何寫人專(人物專訪)的,我是超級enjoy這一些課堂。她和Vivian譚蕙芸老師,我都有好深印象。因為我好鍾意聽她們講以前去採訪的故仔。譚蕙芸例如講她以前採訪鑽石能量水就最出名啦,icable的時候。我聽她們講故仔,我就覺得好正啦,因為她們有個求真的心,以及她們如何去處理成件事。」除了技巧外,她覺得更重要的,是學到相關操守。「她們有少少塑造到你個人,如何判斷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什麼是justice。」她負責《大學線》時,試過訪問九巴高層,感受到那些人的氣勢。「但我就會覺得:吖,你愈係咁,我就愈自己都要撐得行。」阿正覺得,如果自己不做DJ的話,其實是會做記者的。不過目標始終好明確。

阿正畢業後第一份工,就進了DBC。那時有位主持離職,DBC要急急找人,請了阿正。她後來知道,其實所有監製都不想請自己,但老闆拍板要請,可能是看中自己的學歷。幸好慢慢地也獲得認可。平生第一次開咪,就是負責通識新聞節目。「所以我人生第一個節目其實是講新聞的,超級不解。」雖然緊張,但又好爽。「有些事,你做了之後就會發覺:吖,這就是我想要的。第一次開咪就有如此感覺。」準備充足,發現自己真的做得到,心情興奮。而阿正也在五人中脫穎而出,之後便恆常開咪。可是好景不常,DBC不久就結業。阿正好記得宣布停業那一刻,自己正在做節目。「見到個電視機出了一行走馬燈:DBC宣布結業,下個月。但我開緊咪喎,又咁樣睇到喎。所以我直情係:吓……吓!?」

開咪中驟失業 兼職café遇轉機

失去了自己最喜愛的電台工作,阿正進入了一段頗艱難的人生階段。當時DBC的老闆幫員工line up,阿正獲推薦到一間production house工作。由小學、中學到大學畢業,她一直在追着電台夢跑。「突然之間所有嘢就冇晒啦,所有嘢唔跟自己plan,唔跟自己嘅目標。係覺得超級崩潰。」新公司的節奏與忙碌的電台完全不同,甚至其實無什麼工作要做,她完全無法適應。「我做了大概兩個月,就已經feel到自己好唔對路。」連身邊的朋友都發現,她好像不再笑。她知道當時的工作算是不錯的,起碼有糧出,而且頗悠閒,但就是不適合,而且未能接受到衝擊。一次在戲院看戲時,突然panic attack。「個人好凍、震、唞唔到氣。我就跑出戲院,然後就好凍好凍、好唔舒服好唔舒服,就去了麥記拿了杯暖水飲,咁就好番啲囉。」就此,阿正決定辭職,到café 兼職。

阿正與咖啡早在大學時就結緣。有一次她在台灣飲了一杯好好飲的咖啡後,便決定學習相關知識,到不同café打工學習。正因為覺得自己將來一定要做電台,所以更要在大學時不斷去做咖啡。而這些經歷,好巧妙地幫她走過艱難時刻。她大學part time時,有個師妹好迷茫想找兼職,阿正就請她到自己工作的café去。到阿正自己辭職後好迷茫的時候,這位師妹就請她到自己正在上班的café。同時間,阿正也開page拍片。既然無法上電台,就開自己的platform嘗試做類似事情。一切有如緣分一般。阿正工作的café在堅道,一日放工落山,在中環街市前過馬路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叫自己。回頭一望,原來是阿正在大學時的mentor DJ急急子。寒暄一會後,急急子告訴阿正,903正在收集新人的demo,但無錢的,問她有無興趣?「得!冇錢得㗎喇,唔使㗎喇,我想交㗎咋。就是如此開始交demo,交了三四個月。然後急急子同我講,話他們正在請撰稿員,但不開咪的,寫稿、寫劇的。你得唔得?得!入咗嚟先啦,梗係啦大佬!」當時面試過兩次,不斷等待。中間其實另有一份工作的offer,但阿正破釜沉舟,把offer推掉都要等903。「後尾我搲爛塊面,就問interview我的人:其實請唔請我㗎,唔請我呢,我真係冇錢喇,要開飯……」這個人就是林若寧,而大概兩個星期後,阿正獲聘進入903。回望這大半年的轉折期,阿正坦言當時真的好窮好難捱。「有一日我打開銀包,見到500蚊。我在中學之後,就無問過屋企攞錢㗎,因為我有做part time嘛。我feel到我阿媽應該都覺得我好唔對路、好唔掂,就塞咗500蚊畀我。」

再續電台夢 「點都頂硬上」

2017年5月,阿正終於如願進入903電台。但並非從此就一帆風順。阿正開始時負責寫劇,卻寫得不好,頗多劣評。(「係我一個人生創作嘅黑點。」)到了年尾,公司決定把該劇取消。那時主持西瓜離職,朝早空出了一個時段。公司便叫阿正嘗試。阿正寫劇期間,一直有持續交demo,似乎獲得認可。就這樣,阿正成為PA加主持。其實一般而言新人應該先嘗試周末節目,但阿正一開始就參與平日的節目,負責朝早7點至8點的時段,以及協助《早霸王》。2018年3月5日,阿正正式在903開咪。

阿正負責幫《早霸王》內一個環節蒐集資料和寫稿。後來主持之一的森美覺得既然資料是阿正準備的,不如由她自己負責講。當時阿正自己剛剛開咪有新節目,又未上手,接近「冧檔」。「我係有啲驚做唔掂嘅,但就覺得係機會嚟㗎喎,點都頂硬上啦。所以就真係頂硬上話:好呀!做!有一下我係驚嘅,我話:但係大哥,我唔知道我做唔做到……『你有猶豫就唔好喇。』我做!」第一次和偶像森美和拍檔小儀開節目,阿正直頭不敢直視森美。「我係驚到唔係好記得要講嘢。因為你聽慣咗佢把聲,你聽慣咗佢做節目吖嘛,咁你係聽眾嚟㗎嘛。我係投入唔到。」而森美似乎對這位新人都有期望。一次他拿着阿正的稿,在公司的走廊跟她講了一個鐘頭。「條走廊係勁多人行過的,即是你會見到譬如Dear Jane路過,點頭,係呀,我畀人教訓緊。這些moment會不開心。但消化完之後就會覺得,好多謝他教我。」做電台,都是要面對公眾的,阿正其實都受過不少批評。開咪初期,網絡上劣評如潮。「在連登好多人鬧我。還有我之前寫過劇啦,都唔鍾意我啦。但我就唔知好死唔死,真係走去睇,睇完好唔開心。」加上非常勞累,阿正萌生過放棄的念頭,覺得自己可能真的不適合。「但到最後,我就會望番自己那條路。一路這樣走來,你不是現在才放棄呀嘛?最後你都只有做和不做兩個選擇,不做又太可惜喇,咁做啦。」就這樣,阿正開咪直到現在。

獲薦加入《膠戰》 癡女形象打開知名度

2019年年頭,阿正獲邀參與一套舞台劇《最好的時光》,飾演詼諧的角色,得到森美開咪讚賞。而這份喜感,在《膠戰》中開花結果。加入《膠戰》,全因一位舊同事引薦。這位同事從商台轉到ViuTV工作,加入了《膠戰》製作團隊。找主持的時候,就提議阿正。「那時監製、編審都不認識我,完全不認識。因為我又無做過電視嘛,只做過一次《造星》的評判,但評判你可以show到出來的都好少。她就介紹我去。然後不知道是否上網看過我的片或其他演出,都冇audition冇casting,就揀咗我。我覺得他們都好大膽囉,我邊位呀?好破格。」開初阿正都有點怕,因為覺得自己外在條件麻麻,但又覺得應該會好玩。而且經驗告訴她,如果有機會,就一定要試。不知頭不知路,就開了第一個production meeting,原來是玩遊戲的。「但係啲遊戲又好雞㗎喎。試game嘅時候,我勁擔心。」幸好開拍不久,6位主持便熟絡起來,成為朋友,愈玩愈開心。而《膠戰》播出後,大獲好評,認識阿正的人亦不斷增加。「我真的好感謝這位舊同事Fian,超級感謝她,拍完season 1之後,我send message跟她說,我話我真的感謝你,如果不是你介紹,我真係唔會畀更多嘅人見到。」幕前的阿正,是一個「癡女」,癲喪搞笑。怕不怕被定型?阿正覺得「癡女」確實是自己的一個面向,是真實的。而且她相信可以有其他渠道,令人看到她各種面向,包括她其實有「毒」的時候,也可以好認真。「你話驚唔驚?都唔驚嘅。總有機會大家會慢慢接受到,人是好立體的,有好多面向的。」

今年2月,阿正要踏入29歲了。回顧過去走過的路,阿正坦言覺得好攰。「我回望過去,就覺得好似長期都好努力地追趕緊一些目標。都想同自己講一句:辛苦喇。我個人好奇怪呀,成日都覺得未夠好,可以再好一點。如何可以好一點呢?但我成日就忘記了,其實我已經盡了力。其實我都已經好努力㗎喇,其實我都唔錯㗎喇。好少讚自己囉。如果要我回望呢,我會讚吓自己:竟然咁都可以捱得過,繼續堅持都幾犀利。」展望未來,阿正覺得自己應該會繼續有很多事情想嘗試,繼續癲癲哋。她怕死,因為有好多事情未做,又未歎過。或許可以試試新範疇,例如拍劇,總之不要無聊。「所以希望10年後嘅自己未死囉,身體健康。咁我先至可以做更多嘅嘢。」

後記

阿正近排在看《粉雄救兵》。其中一集,主角是一位60多歲的女士,不願意接納自己老去,不肯脫掉假髮。剛好拍攝期間遇上疫情非常嚴峻的時刻,要暫停錄影。攝製隊一年過後再去探望主角。她終於除掉了假髮,但同時間,自己經營的酒吧生意大受打擊,丈夫和女婿也在一年內先後離世。「跟住我睇到嗰刻,忍唔住喊。覺得原來人生真的可以好無常。」主角和女兒本來關係不好,但彼此放下心結,攜手共渡難關。「所以我覺得當下真的好重要,還有要愛自己。我覺得好多時候都忘記了要愛自己。」

文˙莫哲暐

圖˙黃志東

編輯•歐陽德智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