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科學治國是求真,錯了怎樣辦?

文章日期:2022年02月06日

【明報專訊】在現代的政治世界,科學家可不是像電影般,只有末世來臨才會蹦跳出來,點出時局的兇險,拯救眾生。在日常的政府運作,少不了許多相關專家或者科學學者的建議,讓政府能夠推行客觀科學的政策或者措施,尤其在近年疫症橫行之時,更感到公共衛生的知識與權力之間的緊密關係。面對着來勢洶洶的疫情,眼不能見的病毒,無助的市民只能仰賴政府的應對措施。從控制人口流動,強制戴口罩或者打疫苗,甚至封市封城與強制隔離來減低疫情。如果科學治國是求真,錯了怎樣辦?

若然科學是尋真的學問,是不斷通過新的證據和觀察來驗證既有科學知識和學說的活動,科學家發現錯了怎樣辦?應該公開承認嗎?高官認錯會令政府威信大減,帶來下次選舉的危機嗎?

過去在全球推動強制口罩政令和疫苗工程,都是以科學掛帥,由一大班醫生科學家出面,論證口罩疫苗的必要性,從而使得相關政策帶有科學的客觀和權威。當然前幾年,美國政治的荒謬情况似乎是個明顯的反例,特朗普跟國立過敏與傳染病研究院總監福奇(Anthony Fauci)有過很戲劇性的衝突,特朗普甚至曾稱他為「災難」或者「蠢材」,又不斷傳播許多反智的講法如將消毒藥水注射到人體殺菌之類。但終究從福奇到張竹君或者袁國勇,公共衛生的科學界仍然是主理政府處理疫病的主要操作根據。

科學家承認抗疫時的誤判

但是,新冠肺炎沒有像SARS般,肆虐一個夏天便退潮了,反而變得愈來愈像季節性流感,每隔一段時間變種,然後在全球廣泛流行。如今我們都得學習跟新冠肺炎共存,以至於通過學習和觀察來適應,甚至改變自己當初的理解和判斷。最近英國《衛報》出了一篇題為〈科學家承認抗疫期間的誤判〉(scientists admit their Covid mistakes),由幾名科學家自述近兩年的反省,實在值得深思。倫敦帝國學院的傳染病權威Peter Openshaw教授直言,作為一個科學家,他曾經不認同以疫苗對抗新冠肺炎是有效之舉,始終在早期人體或者動物測試都沒法證明疫苗有效。但事實上疫苗確實廣泛有效,這是令他完全改變了當初的懷疑立場。如今他從數據結果的觀察,支持疫苗在全世界接種。同樣地,來自倫敦大學學院的Susan Michie教授也直認,她在抗疫初期依然很質疑強制戴口罩的作用,理由是人們通過手口接觸病毒的風險跟飛沫相若,而口罩並不能阻止人用受病毒污染的手接觸眼和口部,因此口罩的作用或者不如想像般大。但兩年下來,她不得不承認新冠肺炎的主要傳播方式是通過氣霧,因此一日疫病仍然存在,外科口罩仍然是最好的保護工具。

同時,另一名來自紐卡素大學的公共衛生教授Allyson Pollock也承認,當初英國實行全面封鎖式的抗疫措施是施藥過猛,事後看來是毫無必要。限定地區的限疫封鎖線或者仍然是有必要,尤其處於疫情最嚴峻時期。但是,一刀切式的全面封鎖便是過度擾民和影響社會穩定,因為在許多較為偏遠的地方,其實個案是十分少,甚至是沒有感染個案,但因為受限於全國性的政策而一同封城。同時,學校的長期停課也是對小孩影響甚大。當然,疫症爆發,學校作為眾多學生聚集的地方,停課似乎是唯一安全的選擇。但不管是在學習上,還是出於安全的考慮上,政府應該採取某些方式來確保學生得以在安全環境繼續學習,例如集合義工來幫忙小班教育,或建立類似非形式學校的方式取代停課,確保小孩的學習進度不會受嚴重干擾。

這在美國恐怕是更為明顯的問題,基於全國大規模停課,許多小孩因為無法在公共學校上堂,因而無法享用免費或低廉的午餐供應,令原本經濟負擔重的家庭,百上加斤。同時,因為許多家長需要外出工作,或在單親家庭中父親或母親無法在日間照顧停課的子女,須另聘保母回家照顧,這也是無數在職父母的壓力來源。Allyson Pollock認為在停課問題上,官民的討論完全被政治立場所主導,難以有效溝通,或透過觀察具體事實和影響來更正已有的相關教育措施,她對此感到十分惋惜。類似的情况也在Susan Michie教授身上發生。有次她獲邀到電視台講述防疫的相關資訊和科學知識時,她講到口罩的重要作用。而當節目主持問及口罩令應該何時結束時,她講了一句「可能會很長,甚至永久要戴口罩」,然後節目便結束了,隨之而來的是觀眾蜂擁的投訴和不滿。但Susan Michie其實還未講完,她還有講到許多條件和原則,例如感染數字或相關科學數據等必定影響口罩是否應該全面地在室內,甚至室外佩戴。但電視台沒有播放後面的解釋,使她在多月來備受攻擊。Netflix新片Don't Look Up的荒謬劇情,或許也不如現實般戲劇化。

如何令政府臣服於科學的權威

科學家無可避免需要按着既有的證據說話,一分的證據說一分的話,甚至不時出現新證據或現象而完全改變起初的立場或判斷。但是,政策和權力操作卻未必如此,上述幾名科學家或多或少會感受到科學和政治間的拉扯。如何令政府臣服於科學的權威,其實不是想像般理所當然,當科學界願意公開地承認錯判時,政府做得到嗎?當香港還會因為抗疫而選擇宰殺倉鼠,卻對高官生日會派對格外開恩,道歉還是天方夜譚嗎?還是馬克思的老話,教育者自身才是需要接受教育的一群。

(本網刊出的文章及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文˙李宇森

圖˙馮凱鍵

編輯•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